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5章 最後一刻趕上了在線免費閱讀_伊小小說
◈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4章 普信女玩的就是花樣多在線免費閱讀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5章 最後一刻趕上了在線免費閱讀

女生抬頭挺胸,眼睛死死盯着程木,右手拍了拍胸膛

掃視一下四周,大聲吵吵道:「我李雙雙保證,你肯定偷拍我了,用不知名的手段把照片隱藏起來了。」

程木被不要臉的話語給氣的笑出來了聲音。

他搖着頭,一臉無藥可救道:「李雙雙,誰給你的臉覺得自己很漂亮啊?讓我去偷拍你?」

頓時,李雙雙雙臉通紅,尷尬的僵在原地,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話。

眾人看了看程木,又瞄了一眼李雙雙,紛紛點頭認可程木的話。

「是啊?小姑娘,你長的也不咋地啊,要饅頭沒有饅頭,要屁股沒有屁股的,臉上還長了一堆痘痘。」

「所以這女人又是個小仙女了。」

「普信女一個,長的那樣子,se狼看了都倒胃口。」

……

旁邊不嫌棄事情大的哥們還把這一幕記錄了下來,想着偷偷發到網上,火一把。

李雙雙不知所措的低着頭,她長得的確不好看,但是眼前的男人太不解風情了吧。

大庭廣眾之下,擋着一整個公交車的人說她丑。

太丟人了,丟人到家了啊!

李雙雙深呼一口氣,大腦快速運轉起來。

作為一個專業的小仙女,抓偷拍什麼情況沒有遇到過啊!

眼前的男人不算是刺頭。

李雙雙抬起頭,對着程木冷笑一聲。指着他的鼻子,厲聲呵斥道:「你的手機相冊裏面有一個大媽三十多張照片,全是偷拍的,你連大媽都不放過,怎麼可能不偷拍我?」

大媽?程木有一點懵逼,他喜歡青澀的、半熟半青、熟透的,唯獨不喜歡熟過頭的。

他喜歡大媽,他自己都不知道。

程木帶着內心的疑惑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相冊,翻了一遍又一遍。

終於,他找到了李雙雙口中的大媽,那不是別人,正是原告人。

這些全是他這兩天找到的一點證據。

「怎麼不說話了啊?被我說中了吧?下流噁心。」

「你不僅僅喜歡偷拍,還是一個死變態,身體散發著惡臭的變態,連屎都不如。」

【辱罵點+100】

李雙雙說的話難聽至極,眾人一下子倒戈,開始罵著程木。

【辱罵點+100】

【辱罵點+100】

……

拍視頻的哥們也把手機轉向程木,期待着程木的反擊。

「李雙雙,你那個學校的?你們學校就是這樣教你說話的是吧?你知不知道你人身攻擊我了,我可以去告你的。」

程木徹底被惹毛了,眼前的女人也是個神經病。

「我那個學校關你什麼事情?你敢不敢承認你的手機相冊裏面有三十多張大媽的照片,全是你偷拍的?」

他的照片的確是偷拍的,這毋庸置疑,但照片還真不是他拍的。

「有大媽照片,不是我偷拍的。」

頓時,眾人愣住了,三兩成群,小聲討論起程木。

更是有等不及的哥們直接把錄好的視頻發到了抖因上面。

連後續都懶得拍了。

李雙雙輕微抖動了一下耳朵,聽着周圍的議論聲音,掏出手機對着程木直接咔嚓一下。

下一秒鐘,直接安排抖因。

「哼,對付你這種人,就應該把你發到抖因上面,讓大家見見你的真面目。」

現在的小仙女是一個比一個極端,對付小仙女,平常手段不頂用,只能採取非常手段了。

姓名:蘇木

年齡:26

職業:律師。

負面情緒:4000點。

是否兌換?

「兌換。」

程木整理了一下髮型,把手機塞進口袋裏面,對着李雙雙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我的手機裏面有大媽,難道你的手機裏面就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嗎?把你的手機裏面的秘密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命令已下達,李雙雙身體像是過電了一樣顫抖了幾下。

下一刻,她便把手機鎖屏密碼打開,找到相冊。

一張張李雙雙和不同的男人在床上衣不蔽體的照片被放了出來。

她為了讓大家都看清楚照片,還特意把手機舉的高高的,來迴轉圈。

眾人驚呼一聲,老人連忙捂住自己孩子的眼睛,嘴裏一直嘟嘟囔囔着:「不能看,不能看,看了長眼瘡。」

而女人們則是嬌羞的低下頭,時不時的偷偷瞄一眼照片,腦子長知識了。

最為大膽的還是男人們,一個個掏出手機咔咔咔的拍個不停。

「嘶,果然人不可貌相啊,李雙雙這麼清純的姑娘,還和三個黑人一起去酒吧。」

「唉,現在這年頭,好姑娘不可遇不可求了。」

「嘖嘖嘖,快看,快看,她換了,這怎麼還有視頻啊,卧槽,這就是那種高端人士的hq群吧?」

視頻的流出讓程木心裏不太舒服,眼前的女人太噁心。

程木難受的下了公交車。

李雙雙的事情,最終以公交車司機找來了警察把其帶走,圍觀的群眾這才失落的下車。

……

A城市南環區基層法院,審判員坐在最高座位上面,掃視着下方的原告處和被告處。

「被告人何玉婷,女,1989年1月22出生。」

說到這,審判長停頓了一會。

「2023年十月二十號,何玉婷家中金毛在院子裏面玩耍,咬到了原告人的女兒,原告指出何玉婷的金毛不栓繩子,屬於不文明養狗,咬到女兒,應該賠償三百萬元。」

「請被告人辯護人發言。」

何玉婷坐在被告人椅子上面。

焦急的看着身旁空蕩蕩的椅子,雙腿不停的顫抖着。

她後悔相信南環第二大律所了,這也太不靠譜了,程木律師說好的準時到。

結果都一點了,程木還沒有到達法庭。

「我家的狗沒有咬她的孩子。」

無奈之下,何玉婷只好自己衝上前,大喊了一句。

原告辯護人周志成瞧了一眼何玉婷身旁的空椅子,心理狂喜。

還是他聰明,提前找人辦好了程木那個蠢貨,讓他都不敢在法庭露面了。

有了這一次的案件,他成為南環第二律所的正式律師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而程木依舊是裏面的一個實習律師。

「被告,我看你的辯護人沒有到?你可以選擇起訴程木,他臨陣退縮丟了我們南環第二大律師所的臉了。」

周志成雙眼寒意逼人,怒氣沖沖的開口道。

何玉婷紅着眼睛,無奈的嘆口氣,起訴談何容易啊,花費太高了。

底下旁聽人員聽聞周志成的話,這才發現貼着程木兩個字的椅子是空的。

「我的媽,真的沒有來啊。」

「網上還給他洗白啊,今天他不敢來不就驗證了心虛嗎?」

「嘖嘖嘖,以後家裡要是出什麼事情,避雷程木,職業道德太差了。」

【辱罵點+100】

【辱罵點+100】

…..

底下的旁聽們一個個的小聲接頭交耳,吐槽着程木。

「肅靜,被告辯護人沒有到場屬於場外話,被告退庭後可以選擇起訴。」

審判長神情嚴肅的敲了敲小法錘。

「等一等,案件還沒有結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