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3章 網上的偷拍被自己遇到了在線免費閱讀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4章 普信女玩的就是花樣多在線免費閱讀

程木再也沒有遇到便宜的死魚。

無奈,他只能買了一點便宜的蔬菜,匆忙回家。

回到家,剛做好飯,和剛剛出差回來的室友剛子享用着晚飯。

剛子不停地安慰着程木,不要 為了網上的辱罵心情抑鬱。

這時,有人就在敲門。

程木開門一看,整個人的臉如同便秘一樣難看。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被嚇跑的黎落。

黎落提着兩條大鯉魚,笑呵呵的進入了程木的家裡。

「程律師,又見面了。」

程木嘴角抽搐了幾下。

其實,他是一點都不想見到黎落的。

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用了什麼辦法,還真的找到他的家裏面來的。

「程木,誰啊?我怎麼聽見了女人的聲音。」

剛子端着飯碗出了廚房,他一眼便瞧見了黎落。

「卧槽,程木,你他媽今天走狗屎運了,名聲好了一些,還有個漂亮妹子找你。」

黎落瞪了剛子一眼,而後帶着微笑的看向程木。

「程律師,你看看你現在的熱度擠下去了熱吧和分冪家族。」

黎落掏出手機,為程木找到了今天中午的視頻。

程木瞥了一眼,五百萬瀏覽量,恐怖如斯。

繼續往下看,評論區裏面兩極分化。

一方是怒罵蘇蘇賤人的,另一方則是懷疑劇本,炒作。

「呦呵,粉絲有三十萬,原來你是個女網紅啊 ,這還有好幾個人私信你帶貨。
。」

剛子把臉湊過來盯着視頻,豎起來了一個大拇指。

程木點頭,短視頻的確很掙錢,看來他也要把自己的賬號運作起來了。

即使不帶貨,也能搞個直播連麥接幾個單子做做。

「我要吃飯了,如果沒有事情的話,請你離開。」

程木進入廚房掏出一碗米飯,坐在餐桌上,香噴噴的吃了起來。

看的黎落肚子咕嚕嚕叫了起來。

「程律師,我也餓了,有沒有我的一份,」黎落委屈巴巴的看着程木,指了指桌子上面的飯菜。

程木瞄了一眼黎落,言簡意賅道:「沒有。」

剛子驚訝的看着程木,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句話:「程木,木,這是。是美。」

被落了面子的黎落深呼一口氣。

而後掏出鏡子瞧着自己的臉,她的顏值沒有下降啊!

眼前的臭男人怎麼對她如此粗魯,三番兩次落她面子。

黎落握着拳頭,強扯出一抹微笑,她從包裏面掏出了一個牛皮袋子。

「程律師,這是我找了許久才搜集到的狗咬女童案件的證據,給你了。」

瞬間,剛子感覺手中的飯菜不香了。

他剛回來,屌絲室友就有了女舔狗了,他的心裏不舒服啊!

俗話說得好,不怕隊友窮,就怕隊友比自己先富起來。

程木放下碗筷,接過牛皮袋子,狐疑的看了一眼黎落,而後打開了。

裏面的東西讓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黎落這個女人除了長得好看,找證據這一塊也不賴。

牛皮袋子裏面的證據加上系統,足以讓他明天完勝官司。

「謝了。」

收起來了證據,程木對黎落好感度上升了一點。

可是她的下一句話直接讓程木撤回了好感度。

「程律師,你能和我拍視頻告訴我今天中午的事情,你是怎麼做到的嗎?」

「不能。」

黎落懵圈了,這和她計劃裏面的不一樣啊。

「如果官司贏了,我會給你證據的費用的,現在請你離開我家。」

黎落望着程木,氣的眼淚直打轉。

她這一輩子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委屈。

「程木,你欺人太甚了。」

說完,黎落雙眼通紅,委屈的跑出了家門。

「程木,你不要,你給我也行啊?怎麼就讓小姑娘跑了。」剛子羨慕嫉妒的望着程木,發酸道。

程木冷哼一聲,拿起碗筷,笑着搖頭,「她,你可把握不住啊,一個不小心你就成了下頭男。」

匆匆吃過晚飯,程木便把自己關在卧室裏面,研究明天的案件。

……

程木起床的時候,剛子開着他的車去上班了。

他隨意扒拉了幾口飯,穿好衣服,帶上口罩和帽子,拿好證據,便去趕公交。

很不巧,他趕上了早高峰。

車上接踵摩肩,空氣沉悶,面前的女生香水味又刺鼻,臭的程木連連反胃。

他的胳膊無意觸碰到了女生的肩膀,惹得女生不悅的瞪了程木一眼,嘴裏嘀嘀咕咕:「什麼人?變態。」

程木嘴角抽搐了一下,儘力讓自己遠離女生。

他掏出手機查看着抖因上的視頻。

女童母親又在搞事情了,擺出來了小女童的視頻,明裡暗裡罵著被告人。

程木正想查看評論區,公交車忽然急剎。

手機被迫脫離了手掌。

急得程木瞪大了眼珠子,這踏馬的可是斥巨資買的一千五的手機啊,別碎了。

程木大腦一下子放空,身體做出本能反應,去用手接住手機。

可惜,手還是短了一截子,手機好巧不巧的摔在了女生裙子底下。

「啊……變態啊!」

尖叫聲響徹整個公交車站。

頓時,公交車上的乘客紛紛看向程木這邊。

「你這個死變態竟然偷拍我,噁心下頭,怎麼不去死啊?」

女生紮起頭髮,擼起袖子,指着程木的鼻子大罵特罵。

「不,不,不是,我沒有偷拍,這是公交車的問題。」

女生冷哼一聲,憤怒的盯着程木,「瞎說,我遇到的偷拍男十個裏面有八個和你說辭一樣,果然,男人都該死。」

此話一落入程木的耳朵裏面,程木便明白眼前的女生是個經典xxn。

「沒有,女士,你看我的手機相冊,什麼都沒有啊?」

為了自證清白,程木主動打開相冊,讓女生查看。

女生粗粗的掃視了一眼,沒有發現她的照片。

她又不信邪的翻找**相冊,依舊是沒有她的照片。

女生不樂意了,她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變態男,怎麼能輕易放其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