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10章 用逼兜征服你在線免費閱讀_伊小小說
◈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9章 安豐手機一點在線免費閱讀

網暴我?反手送你一對銀手鐲第10章 用逼兜征服你在線免費閱讀

梨落打開車鑰匙,加上油門就開竄。

她的背影漸漸的遠去,直到消失在盡頭。

程木這才把目光放到手中的牛皮袋子上面。

牛皮袋子裏面裝着十幾張照片。

主人公是蘇蘇和梨落。

看完了照片,程木冷笑一聲。

蘇蘇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剛子,走了,去南環大學,見見蘇蘇去。」

剛子驚訝的咦了一聲,「你和蘇蘇和好了?」

程木沒有回話,而是把油門提到高了一些。

中午十二點,程木和剛子出現在南環大學食堂門口。

十二點十五分,蘇蘇從食堂裏面走了出來。

和上次在食堂門口見面不同,這一次,蘇蘇是孤身一人,周圍沒有室友環繞。

「蘇蘇,過來。」

程木的聲音讓蘇蘇身體一顫,瞳孔瞬間放大。

她微微看向前方的程木,雙腳不停使喚的打着哆嗦。

眼前的男人就是個惡魔,他會妖術,能讓自己聽從他的命令。

上次,她報警說程木會妖術,警察轉身把她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裏面,她整整被折磨了三天,天天打鎮定劑。

直到後來,李雙雙把她從精神病醫院裏面接出來,苦日子才結束了。

「蘇蘇,過來,我有事情找你。」

程木見蘇蘇沒有反應,聲音拔高了一度。

蘇蘇打了一個冷顫,小心翼翼的朝着程木走去。

「你,你找我幹什麼?」

程木懶得和她說廢話,直接把照片甩到了蘇蘇的臉上,「認得照片上面的人嗎?說說她找你幹什麼了?」

蘇蘇撿起地上的照片,疑惑的開口道:「她是李雙雙,我的表妹,目前在一家網紅公司實習,她找我是詢問離職的事情的。」

離職的事情?果然這事情真的被程木猜中了。

這裏面鐵定有蘇蘇這個女人一腳。

「然後呢?」

程木看了蘇蘇一眼,頓時,蘇蘇被嚇的打了個冷顫。

下一秒鐘,她把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部說了出來。

「對了,過幾天咱們法庭上面見,你這幾天安豐手機一點。」

說著,程木把口袋裏面的錄音筆掏了出來,在蘇蘇面前晃了幾下。

隨後,他便離開了。

他一走,蘇蘇整個人癱在了地上,額頭上面的汗珠子一粒粒的往下落。

蘇蘇驚慌失措的給輔導員發消息,說生病要回家幾天。

毫無疑問,請假被輔導員駁回了。

得到了蘇蘇這邊的證據,程木和剛子鬆了一口氣。

……

開庭的時間也確定下來了,就在後天早上。

李雙雙和蘇蘇也收到了法院的開庭傳票了。

蘇蘇嚇得連課都不去上了,天天躲在宿舍裏面。

至於李雙雙則是牛逼哄哄的又發了個視頻,聲稱剛子惡人先告狀。

這一個視頻,直接送了程木和剛子以及剛子的公司一個大熱門。

剛子公司第一時間發了個視頻通告。

說自己得知此事第一時間把剛子開除了,並且還在通告中怒罵剛子和程木的道德品質。

剛子的公司都出面怒罵兩人了,那些毫無關係的鍵盤俠們更是放開了手,罵的那叫一個歡實。

[不要臉,李雙雙的公司乾的好。]

[看那個剛子的照片,多老實的

面相啊,結果乾出這種事情。]

[就應該讓程木和剛子的老媽試試性騷擾。]

[程木最喜歡惡人先告狀了。]

【辱罵點+100】

【辱罵點+100】

【辱罵點+100】

……

辱罵的聲音高達一萬多人,這一波富貴屬實是落到了程木的頭上。

姓名:蘇木

年齡:26

職業:律師。

辱罵點:14000點。

1400辱罵點,足夠程木教訓蘇蘇和李雙雙十次了。

網上的辱罵聲音都這麼高了。

現實生活裏面,剛子和程木的出息的的確確還是受到了一點影響的。

走在街上,無時無刻會被人認出來,在背後指指點點。

倒霉的時候,還會被扔臭垃圾。

面對這些惡言惡行動,程木不屑一顧,依舊是每天風雨無阻去上班。

公司的同事們紛紛疏遠了程木,認為這傢伙肯定栽了。

現在這網絡風頭,男女對立本就是熱火話題。

x騷擾這玩意就是正中靶心了,正常律師能不接此事件就不接。

程木可好,上趕着去接手。

同事們都覺得程木腦子有病。

歐文也不理解他這種行為。

好幾次,歐文看見程木欲言又止。

直到開庭前一天,歐文看見程木在整理資料,他忍不住了

「程木啊,你聽我一句勸,這事件不對勁,你別碰了。」

程木想都沒有想直接搖頭,微笑的對着歐文回復道:「我必須要處理這個事件,受害者是我多年的好友,於情於理我都要幫助他。」

一聽程木這麼說,歐文也不再相勸了。

「唉,年輕人就是自信狂妄啊!」

距離開庭還有十個小時,李雙雙發佈了最後一條視頻。

視頻中,她曬出來了自己被勾壞的**,以及剛子送給她的**照片。

視頻之中她還說剛子多次騷擾她。告訴老闆,老闆不管,這次忍無可忍了才發到網上,希望得到大家關注。

頓時,全體網友憤怒了。

[這事情竟然是真的?]

[看那個**裂口那麼大,肯定是手撕出來的。]

[嘶,兄弟我以為這是污衊,沒有想到你真幹了。]

[我找到了程木的車,等着,我現在就給他扎胎去。]

【辱罵點+100】

……

距離開庭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

程木和剛子洗漱完,吃了一頓精緻的麵條,便匆匆忙忙的帶好證據,出了門。

一出門,程木看見自己的車,忍不住的爆了個粗口。

「踏馬的,還真給老子扎了車胎啊!」

剛子見狀,立馬掏出手機打車。

心裏對程木感激不盡。

這幾天,程木的所作所為,受到的謾罵與侮辱,他都看在眼裡。

「程木,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