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四合院:何大清長子抗美援朝回來了全文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人生但苦無妨,良人當歸即好。

對左寶琪而言何雨邦是她生命里永恆的那抹色彩。若不是何雨邦從小鬼子手裡救下了即將被抓走的她,即使只是想想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也能讓人不寒而慄。因為你不能指望畜牲有良知。

何雨邦從床上坐起來伸出了手。大名左寶琪的二丫一如當初的默契,彎下腰把頭伸了過來,讓自己的臉貼在何雨邦的手心。

何雨邦摩挲着夢裡回想萬千的臉龐。「二丫瘦咯,一起去吃飯吧,別餓到三太公。老人年紀大了,要顧着點。」

本來已經閉着眼睛的二丫起身就拿起了掛在衣櫥上的衣服,還是十多年前那樣伺候着何雨邦穿上了衣褲。誰能想到此時這個面色柔軟,溫柔體貼的小女人會是城東區糧食局的副局長。跟平時工作中鐵面無私,雷厲風行判若兩人。要是讓熟識的下屬看到不得嚇死。

等何雨邦拉着二丫的手,來到正房大客廳吃飯的時候三太公已經坐在了桌子旁。吃飯的桌子是一張1米2見方的四方桌,四個桌腿的空隙中掛着開口的帘子。桌子下是寶啟早上一起來就弄好的火盆,大冬天再冷的天,坐在桌邊也會暖和。

看着何雨邦拉着二丫的手,三太公如釋重負的笑了起來「二丫喲,你總算是等到了哦。」

二丫聽到爺爺的話,眉眼彎彎的扯起了嘴角。臉上沒有了往日的悲苦,不再是十幾年如一日的冷色。等何雨邦在爺爺一邊坐下才放開攥得緊緊的手,說道:「爺爺,邦哥,我去端麵條。」

心裏有你的人,做事總是能讓你那麼慰貼。待二丫很快端過來的托盤上有三大碗麵條,托盤上還放着一小蝶油潑辣椒面。何雨邦看着托盤已經放到了桌上,才伸手拿起一碗裏面卧了個土雞蛋的麵條,先放在三太公面前。接着自己才拿起一碗放在桌上,接過二丫遞過來的辣椒面才問道:「寶啟了,怎麼不過來吃飯?」

「早上一起來就拿着一塊手錶出去得瑟去了。別管他,餓了自己會找地方吃東西。」二丫回了一句話。

三太公「手錶?邦子給的?寶啟還小,拿這麼貴重的東西給他幹啥?別磕了碰了。」

何雨邦把辣椒倒進碗里拌了幾下,吃過一口麵條才說道:「沒事,不是什麼稀罕東西。寶啟也不小了,穩重了。」

聽到何雨邦這麼說,二丫跟三太公就沒有再說什麼。三個人安靜的吃完麵條。

吃完面,三太公等二丫收拾好碗筷坐過來之後才叼着煙斗開口問道:「邦子退伍回來工作有安排嗎?」

何雨邦知道是老人在關心自己。「三太公,這次我是轉業回來的,過幾天開工了還要去部里問一下才知道會安置到哪裡。」

老人也不清楚退伍跟轉業有什麼區別,但是也聽出了會安排工作,這就放心了。吧嗒着抽了一口煙欲言又止。

何雨邦明白老人想問什麼。也沒有等三太公開口便搶先說道:「爺爺,我跟二丫的婚事你別急,過了年,正月16我就過來接二丫回去。你看成么?」

三太公抬頭看了看二丫。只見二丫只是坐在那裡,一雙眼睛就那樣靜靜的看着何雨邦,此時無言早已勝過一切。

三太公這才轉過眼神看着何雨邦說「你們兩個的事情,你們自己看着安排就好。我就等着喝你們敬我的那杯酒。雖然說你們早就定了親,但是這些年二丫也不容易。」

二丫聽到爺爺這樣說,搖了搖頭開口說道「爺爺,我願意,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邦子哥。」

三太公看着已經二十五歲的孫女,要是在太平時節孩子早就會打醬油了。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二丫的父母,罵了句「這該死的世道!」

何雨邦從口袋裡掏出一包大前門香煙,因為知道三太公抽不慣捲煙也就沒有敬煙給老人。自顧自的抽出一支點上開口說道:「爺爺,那時你擔心有人被敵人抓了扛不住拷打會吐露出我的信息,也就沒有問我的具體情況,我也就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家就在東城區南鑼鼓巷95號大院。我父親叫何大清,是個櫥子,家傳的是官府譚家菜。母親姓丁,生下了我們三兄妹。我在家排行老大,下面還有弟弟妹妹。母親生小妹的時候難產過世了,我們三兄妹一直跟着父親在北京城討生活。」

何雨邦臉在煙霧繚繞中看起來布滿了思念「43年之前我們一家都住在東交民巷那邊,因為世道不太平在43年初搬去了南鑼鼓巷。住進了南鑼鼓巷95號院的中院正房。我父親本來一直在做口子廚,後來結識了軋鋼廠的婁半城婁老闆才得以進了軋鋼廠做廚師,日子才算安定下來。」

三太公跟二丫也是從那個時代過來的,知道那是一個人吃人的時代,風雨飄搖,民不聊生不足以描述那段悲慘的時間。所以都沒有打斷何雨邦的述說,只是安靜的聽着。

何雨邦接著說了起來「本來日子這樣還能過得下去。44年我母親生小妹的時候,由於胎位不正而導致難產血崩。母親在最後關頭拼儘力氣生下小妹後撒手而去。父親何大清悲痛欲絕後也只能帶着我們三兄弟過活。」

從煙盒裡掏出煙續上,說到這裡何雨邦神情變得憤恨起來。「若不是該死的小鬼子,世道也不會這麼艱難,母親去逝留下小妹嗷嗷待哺。小妹還在襁褓中只能吃母乳,父親拿着東西到處求人換取一點好心人的奶水,這樣艱難養活小妹。看着父親每天艱難度日我才萌生上山抓野兔的念頭,誰知遇到了野狼。一番掙扎逃出生天才遇到了三太公。」

三太公聽何雨邦說到這裡開口勸解道「你父親是個負責任的,是個四九城的爺們。現在苦難都過去了,偉人帶領我們建立了這個新時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何雨邦聽到三太公的安慰才直起了低下去身子「是呀,偉人帶領我們建立了新中國,趕走了小鬼子跟光頭黨。本來大家都可以齊心協力共同建設新中國,但是有人就是要做一些畜牲不如的事呀。」

三太公聽到這裡明白了,這是何雨邦家裡出事了。二丫也握緊了拳頭,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三太公是個多智的長者,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見過各種骯髒陰暗,陰謀詭計,也了解何雨邦。

三太公開口問道「這是要我這把老骨頭出點力,有什麼事就說。我這把老骨頭還能為你們遮點風,擋點雨。」

二丫這時也顧不上別的開口說道:「我現在在區里糧食局上班,也認識些人。我這裡還有張叔跟於爺爺的聯繫電話。他們兩個都在部里做事,人脈肯定更廣。」

何雨邦看着焦急的二丫開口勸解道「沒這麼為難,沒有必要麻煩張叔他們。我已經跟我老首長說過了,老首長讓我自己放手處理。」

安撫好二丫後,何雨邦才把四合院內各路牛鬼蛇神幹得缺德事,跟三太公跟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自己的猜測,還有前世看過的電視小說劇情,都說了。

三太公聽到這件事,臉上倒是沒有什麼表情,但是何雨邦了解三太公。老人臉色平靜,內心已經怒火衝天了「這不就是舊社會的製造絕戶,然後吃絕戶么。好啊,好啊,…在偉人的帶領下我們推翻了三座大山,人民當家做主的時代,居然還有喝人血的事情發生。」看着門外的雪已經停了,三太公轉頭對二丫說「去叫寶啟套牛車,我們去東城區公安局。我倒要問問小徐這個局長是怎麼幹得!」

套好牛車來到東城區公安局,時間已經是接近下午一點了。當時東城區公安局局長徐向東正在值班,聽到門衛說三太公趕着牛車來了的時候。嚇了一大跳,要知道三太公的牛車那可是抗戰有功之物,偉人都題詞「紅輝滿載」誇讚過的。北京城周邊多少部隊同志,包括自己在那個艱難的抗戰時期吃過三太公用牛車運送的物資。三太公一直把牛車當寶貝珍惜的,今天居然出動了牛車。看來事情小不了。

徐向東聽到通報後奔着門口就去了,生怕晚了。跑到牛車前面,也沒有管跟在牛車旁扶着車的何雨邦跟二丫,擠開牽牛的寶啟,接過牽牛繩。一邊牽着牛往裡走,一邊回過頭打問起來「三太公,有事你讓人捎句話過來,我去找你就好了。怎麼這個時間天氣還出門。」

三太公等下了牛車才指着何雨邦說道:「這是當年跟我一起的邦子,今天是他的事。你們公安局今天必須給我把事情辦了,你們要是辦不了,我就去海子里找領導來辦。」

徐向前嚇得臉都白了,焦急的搖着手「不至於,三太公不至於。這事肯定能辦。」說完才請三太公帶人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何雨邦把事情說清楚,告訴局長此事說已經上報了老首長跟街道辦王姨,並把他們的態度轉告了一下後。徐局長知道該怎麼做了。

大年夜,晚上時間8點左右。等何雨邦把一切事情理順後,跟徐局長帶領的4個人來到四合院門口,街道辦王姨已經帶着軋鋼廠領導來了,一起的還有人民日報的記者,軍屬辦的工作人員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