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四合院:何大清長子抗美援朝回來了全文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邦子,這次回來不走了吧?」三太公眼帶希翼的問着。話語聲打斷了何雨邦的回憶。

何雨邦「三太公,我從部隊退伍了,這次回來就不走了。」拉着三太公的手也緊了緊。

三太公臉上的笑容蕩漾了開來。笑着說「不走了好,國家建立了,世道也太平了。是應該安定下來了。」從亂世走過來的人都期盼那份太平,見過那段歲月的殘酷,對新時代的安定與平穩那是從心底的高興與滿足。

「唉,是要安定下來咯,我還想讓三太公給我帶孩子了。這次回來就接二丫回家。」何雨邦看着三太公欲言又止的表情說出了這句讓三太公如釋重負的話。

三太公高興的眉眼都跳動了起家「好、好、好,二丫等了你這麼多年也算苦盡甘來。只是這些年確實苦了這個丫頭,不過這也算守得雲開見月明。你是個有大本事的,我把二丫交給了你,我這把老骨頭就是死也可以瞑目了。也算對二丫父母有了交代。」

何雨邦「三太公,高興的日子可不興這麼說!明天我就接你去我那裡住,有點事還要借用你老的身份辦了。等我過幾天把事情理順就來接二丫。」

浩叔這會接過話頭「三太公要享福咯,以後呀,好日子還長着了,你老可要保重身體。等着二丫給你多生幾個大胖小子。」

這會的三太公好似已經看到了大胖小子繞膝的場景,樂的啊見牙不見眼。嘴裏面喃喃道「好呀,好呀」

何雨邦看到三太公精神有點萎靡了。拍拍他的手說道:「三太公,時間不早了,先休息,有事明天說。我讓寶啟帶我去房間就好。」

三太公「唉,你也早點睡吧,估計趕路也累了。」

扶三太公躺下,幫他蓋好被子才讓寶啟帶他來到到西廂房。寶啟一邊打開房門一邊說道「邦子哥,這房間一直都是二丫姑姑在住着。你離開後,村裡人閑話多。姑姑大半時間住在單位宿舍里,過幾天都會回來打掃一次。我要來打掃姑姑還罵我。」

寶啟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想起了小時候姑姑一欺負自己,自己就哭着鼻子找邦子哥告狀的事情。每到這個時候邦子哥總能從身上拿出些好吃的東西給自己。

邦子打量了一下房間里的布置,才看着寶啟開口「你個王八羔子,轉眼也這麼大了,怎麼還像小時候一樣愛告狀。」說著伸手進大衣口袋裡掏出了一塊機械手錶,遞給寶啟「給,這麼大個人了,也不能像小時候一樣吃糖,給你這個吧。」

寶啟看到這麼精緻的手錶,頓時手足無措起來。60年代初期一塊手錶那可是大件,所謂的「三轉一響」裏面就有手錶。還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何雨邦看着面前這個當年流着鼻涕跟在自己身後,像個小尾巴一樣的孩子現在都知道害羞了。虎着臉說道「怎麼?我給你的你還嫌棄了?」說著就把手錶扔了過去。

寶啟手忙腳亂的趕快接住,生怕掉地上摔壞了。接好了才磕巴着說道:「不…不是…邦子哥,這…這太貴重了,讓太公知道又要說我了。」

何雨邦提溜着寶啟的後衣領把他趕出房間說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塊手錶。明天我去跟三太公說。趕快滾去睡覺。」粗暴的推了寶啟一把,關上房門後房間里到處仔細看了看。

房間有個二十來平米,對門的左角放着一個雕花的老式架子床,正對門的角落上靠牆放着老式書桌,桌上整齊的筆墨紙硯收拾的規規整整,桌前整齊的放着一把太師椅。靠着架子床立着一個衣櫥,幾根小圓凳散落在房間里。因為經常擦拭的緣故,所有的木製傢具都已經包漿,光可鑒人。架子床上鋪着大紅的被褥,只是米黃色的窗帘跟這個時代有點格格不入。

看着房間里的這些東西,不多不少都是自己離開時的樣子。何雨邦腦海中浮現出那個笑起來總是喜歡眯眼的女孩,女孩眼角的痣卻越發的清晰了。何雨邦扯起了嘴角,臉上那條猙獰的疤都溫柔了起來。

躺在床上想起了那時在莊子上的時光。因為莊子在四九城邊上,見過了小矮子軍的殘忍。家家戶戶都有人參加了敵後抗戰,在四九城周邊跟鬼子打游擊,戰場殘酷,槍炮無眼。每家每戶都有人犧牲在鬼子的槍下,三太公4個兒子,7個孫子都死在了鬼子的手裡。那時受大環境影響,有時連屍骨都不能收拾。左家主脈現在就剩下二丫跟寶啟兩個苗苗。建國後**統計功勞,村子裏家家有烈士,戶戶有軍功。是四九城首屈一指的烈士村。說到西直門外左家莊,京城裡沒有人不豎著大拇指說一句「爺們」。

44年的時候,母親生下小妹何雨水,因為難產過世。12歲的何雨邦看着父親到處求爺爺告奶奶拿着肉食跟別人換取一點奶水,艱難的養活小妹。萌生了上山抓野兔的念頭,誰知道遇到了離群的獨狼。仗着父親是廚師不缺吃食,長得比同齡人健壯,才經過一番九死一生逃出狼口。精疲力盡倒在路邊,被去給游擊隊送東西三太公撿到帶回莊子救了回來。

也算因禍得福,在一番生死經歷中覺醒了第一世記憶。當時莊子上的日子過得苦,應該說當時全國百姓都過得凄惶,兵荒馬亂,朝不保夕。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招了天災人禍,更多的可能是兵災。左家莊在三太公的教導下還會經常偷摸着給山裡的游擊隊送些吃食和藥品,有時還會兼職聯絡員。

何雨邦身體恢復過來就央求着三太公每次去送東西的時候都帶上他。慢慢的就跟周邊的游擊隊還有城裡的秘密戰線的同志們混熟了。或許是因為覺醒了前世宿慧的緣故,何雨邦的體質越來越好,13歲不到的孩子已經有千斤巨力。自從何雨邦確認了自己體質提高了以後,四九城周邊的野物就遭殃了。只要是能吃得,不管是小的山雞麻雀,還是大的豺狼虎豹都是何雨邦的狩獵對象。不管在哪裡,打到了就就近送到周邊游擊隊的手中。四九城周邊部隊都知道了何雨邦這號人。

何雨邦更是用一身巨力跟與野獸搏殺練出來的搏擊術收服了四九城裡的各種三教九流的人物。利用他們收集,傳遞了很多情報,救下了我黨的很多同志。

時間就這樣在何雨邦的忙忙碌碌中來到了47年。鬼子被趕跑了,光頭軍又來了。在這期間何雨邦又從腦海中記起了更多的事。原來何雨邦因為一個家傳的印鈕從地球穿越到這個四合院世界已經經歷過三次穿越了,有身穿,也有魂穿。第一次是魂穿到了平行大明時期。在那個平行的大明經歷了從泥腿子到被封異姓王的傳奇人生。第二世又是魂穿到胎兒時期,這一世穿到了一個修鍊世界,家裡居然是一個修鍊大家族。在那個世界生活了兩千多年,準備歷劫飛升時被天雷劈死了。又被那個破印鈕帶去了一個核武爆發後的末世世界,本着來也來了的心態,收集了一大批亂七八糟的科技。在核武末世閑得無聊瞎幾把搞把世界玩完了就被帶到了四合院世界裏。終於感到這是離自己第一世最近的時代,決定一定要實現每個炎黃子孫的大國夢。

當何雨邦下定決心打了些獵物往家裡送的時候,遇到了父親何大清蒸好包子讓弟弟何雨柱去賣包子。何雨邦決定跟弟弟一起去,誰知道去的時候好好的,回不來了。

賣包子的途中果然遇到了亂兵搶奪,為了引開亂兵讓弟弟何雨柱帶着包子跑路。甩掉亂兵的時候已經出了四九城。眼看着到了昌平一帶,乾脆打點獵物去找游擊隊。到了游擊隊根據地,被游擊隊的領導火急火燎的派去華東送一個緊急情報,就在送信的途中遇到了當時在華野第九縱隊的許上將許叔。

沒想到再次回到四九城已經是13年後了。16歲訂婚的女子還在等着自己,看着房間的擺設就知道初心不變,嘴角揚起的笑容收都收不住。

以三太公在四九城的名望,壓制住四合院的牛鬼蛇神妥妥的。想着想着聞着被褥上魂牽夢縈的氣味就睡了過去。

或許是熟悉的氛圍讓何雨邦的心安定了下來,第二天早上睡過了頭,被炸醬麵的香味叫了起來。

時間已經快九點了。感覺床邊站着個人,何雨邦睜開眼就見到了那個眉眼彎彎的女子。

本應是鵝蛋圓臉的女子,或許是這兩年食物短缺的緣故都有點脫相了,但是那雙烏黑明媚的雙眼還是記憶中的一如當初,眉角的黑痣恰到好處的點在了何雨邦的心上。

眼前的人不是那種一眼就很驚艷,讓人看了就會被吸引住的女子。她就如那種陳酒需要去品,歷久彌香。

一切都如相伴多年的兩個人就這樣微笑着看着彼此互道「你回來了」「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