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聊起正事,九隊的成員幾乎都是一秒進入狀態,李璐主動請纓道:「西寧這邊我比較熟,電話交給我,一旦有什麼情況,我可以在第一時間去處理。」

蒼雲峰道:「這個事只能交給你來做了,我和溪玥要趕回昆明,九隊重組我們得有自己的窩,溪玥已經通知老唐他們了,送拉姆回家後,我們就在昆明匯合,重整隊伍後立即趕過來和你匯合,西寧這邊有什麼消息,你得多辛苦辛苦,回到昆明沒什麼事了,我安排兩個人過來配合你。」

王騰道:「峰哥你那邊人手不夠用就不用安排人過來了,璐璐忙不過來還有我呢。」

溪玥有點尷尬的說道:「不是我們不信任你,而是我們做的事……嗯……有時候是見不得光的,比如這兩輛車,就是搶回來的,你懂我說的意思吧,要不是璐璐說開來你這裡,我們都不好意思過來請你幫忙。」

王騰聽後特別感動的說道:「玥姐你知道嘛,璐璐能讓你把車開過來,那就是沒把我當外人,我雖然是個小人物,沒什麼能耐,但是你們看得起我,我就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何況我和璐璐這關係,璐璐你說,是這回事吧。」

李璐對溪玥說道:「玥姐你別客氣,西寧這邊我和王騰先盯着,有什麼事我們保持聯繫。」

「那行,麻煩你們了,明天一早我和雲峰就飛回昆明了,儘快把隊伍整備起來,就來和你們匯合。」

西寧這邊的事安排妥當之後,次日清晨蒼雲峰和溪玥就飛回了昆明,剛剛下飛機,大山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對蒼雲峰說道:「峰哥,我們的倉庫被人開了,裏面的裝備都不見了,好像是公司內部人做的。」

聽到這話的蒼雲峰立即意識到問題不對,在電話里對大山說道:「我和溪玥現在去公司,你先別聲張,等我問清楚再說,下午兩點告訴所有人公司集合。

荒野俱樂部是一家戶外探險俱樂部,主要給客戶提供戶外探險的服務,提供領隊、提供保障、提供路線邀約客戶參與等等。而溪玥帶領的「九隊」曾經是俱樂部最優秀的保障團隊,沒有之一。

荒野俱樂部的總部在南市區靠近滇池邊的位置,這裡曾經是一所學校,後來學校搬遷,投資人把這裡買下來改建成了俱樂部的總部。

公司內。

人送外號「守財奴」的錢經理正坐在寫字檯內把玩着手串抽着煙,蒼雲峰和溪玥兩人毫無徵兆的「闖」了進來,守財奴看到兩人時特別震驚,本能的把手伸向桌面的打火機和香煙,問道:「什麼風把你倆給吹來了?」

說這話的時候,「守財奴」假裝不經意的拉開了寫字檯的抽屜,準備把煙和打火機放在抽屜內。

眼尖的蒼雲峰開口道:「至於么?見到我來你就藏煙,我能抽你幾根煙啊?」

守財奴見自己的小動作被拆穿,臉上立即堆笑,眼角滿是皺紋,他訕笑着說道:「哪有這個意思啊,這不是準備給你散煙嘛。」

來到寫字檯邊的蒼雲峰直接把手伸向守財奴,從他手裡拿過軟中華和打火機,把煙叼在唇邊點燃後熟練的將打火機揣到了自己兜里……蹭神果然名不虛傳。

守財奴已經不知道被蒼雲峰順走多少個打火機了,守財奴正要開口索要打火機呢,但是蒼雲峰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面不改色的坐在了寫字檯前的椅子上,翹着二郎腿的說道:「你丫的別裝了,老唐前兩天就和你說了吧,我們九隊要回歸處理點事情,還請你行個方便,給我們安排幾間宿舍……對了,當時我們九隊解散的時候,還剩下很多裝備沒有處理,當時我們給公司交了三年的倉庫租金,那些裝備你沒給我動吧?」

說起那些裝備,守財奴瞬間心虛,根本不敢提打火機的事了,岔開話題說道:「宿舍的事好辦,空着的宿舍你們自己選就行了,給你們提供四間宿舍夠了吧,都是四人間的。」

「可以,四間宿舍夠了,我繼續回我之前的宿舍,和狗哥一起睡去,狗哥還是一個人住呢么?」

狗哥是公司的飼養員,負責飼養和訓練搜救犬的,曾經和蒼雲峰住一個宿舍,那宿舍裏面只有狗哥和蒼雲峰兩個人。狗哥接近四十歲了,一直沒結婚,狗哥認為現在的女人心眼太多,他這種老實人容易被騙,女人和狗之間,他更喜歡狗。

守財奴說道:「你走之後,狗哥一直都是自己睡一個宿舍,你想回去和狗哥一起睡,那你就去吧,溪玥同意么?」

溪玥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樣最好了,和他一起睡就是折磨,半夜打呼嚕的聲音震天響,早就想分居了,一直沒有適合的理由,我現在有點同情狗哥了。」

守財奴笑道:「你們倆真有意思,快午飯時間了,最近咱們公司的伙食不錯,快去吃飯吧。」

蒼雲峰道:「不着急吃飯,那個倉庫鑰匙在誰那?我們下午要盤點一下裝備。」

守財奴搪塞道:「不急不急,先吃飯,吃了飯再整這些。」說到這,守財奴就從自己的椅子上起身,要親自帶着蒼雲峰和溪玥去餐廳吃午飯,「刷我的飯卡,今天中午我請客。」

蒼雲峰道:「你請客啊,那咱出去吃吧。」

守財奴臉色驟變,去外面吃一頓飯,那可是要花不少錢的,精於算計的他急忙找借口說道:「外面的東西不幹凈,咱還是吃公司的吧,公司的好吃,走啦,走啦,去餐廳。」

公司的餐廳伙食的確不錯,早中晚三餐都是自助的,三人在去餐廳的路上遇見了幾個老熟人,知道蒼雲峰和九隊的,都是主動打個招呼,關係熟一點年長的就親切的叫一聲「雲峰」、「溪玥」,不熟的都客氣的叫一聲「峰哥」、「玥姐」,言語間都是客客氣氣的。

取餐之後,三人找了個長桌坐下,蒼雲峰又一次追問道:「倉庫的鑰匙在哪?我們下午要過去盤點一下裝備。」

身為職業經理人的守財奴沒辦法了,只好坦誠道:「那個……嗯……怎麼說呢,就是……哪個隊伍都有難的時候,裝備購買不及時,你們九隊的裝備……嗯……借出去了。」

「哦。」蒼雲峰應了一聲,低頭喝了口湯後說道:「沒事,都是一個公司的隊伍,相互之間借裝備應急很正常,是誰借去了,讓他們還回來就行。」

守財奴見蒼雲峰沒生氣,便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打完電話後對蒼雲峰和溪玥說道:「兩年前,你們倆任性的解散九隊,大家各奔東西,可把我苦壞了,慕名而來的國內外探險家特別多,點名要九隊提供保障,我實在沒辦法,為了公司的名義,重新找了一支隊伍,按照編製,成了公司的新九隊,你們的裝備就是借給他們用了。」

溪玥聽出來這話不對勁了,皺眉道:「合著你的意思是,新九隊把我們九隊取代了,直接就用了我們之前的裝備,是吧?」

守財奴訕笑道:「借用、借用,新九隊也不能取代你們,就是臨時用一下『九隊』這個數字而已。」

蒼雲峰早就知道這個守財奴是什麼樣的人,對於他做出這樣的事也不算太意外,總不能因為這點事翻臉,只能用暗示的方式損守財奴說道:「一邊收着我們九隊的倉庫租金,一邊把我們的裝備給新九隊用,這種事也就你能做的出來。」

守財奴心虛的賠笑道:「放着也是放着嘛。」

這時,餐廳外面進來一隊人,大概有二十多個,穿着統一的迷彩短袖,短袖的背後就印刻着「九隊」兩個字,隊長鄧宏斌年齡和蒼雲峰差不多,他進入餐廳後就四處張望,發現守財奴之後就一路小跑過來了,臨近桌邊的時候還故意喘粗氣,對守財奴說道:「錢總,有什麼事么?接到你的電話,我就迫不及待的帶隊跑過來了。」

這明顯是故意裝出來的喘粗氣,以此來表示他對守財奴的重視。

守財奴介紹道:「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蒼雲峰和溪玥,曾經九隊的核心人物,隊長是溪玥。」介紹完這邊,守財奴又介紹道:「這位是新九隊的隊長,鄧宏斌,你們多熟悉熟悉。」

聽到這兩個名字後,鄧宏斌秒變小迷弟,臉上堆着笑假裝作很崇拜的樣子說道:「早就聽說過你們的大名了,峰哥和玥姐的名字簡直是如雷貫耳,今天終於見面了,我三生有幸啊……」

溪玥完全不知道鄧宏斌嘴裏這些恭維的客道話是從哪本書上背下來的,總之就是怎麼好聽怎麼說。守財奴讓這樣的人當「新九隊」的隊長也不奇怪,在這個圈子裡,單單是「荒野九隊」這個名字就足以多收一倍的勞務費。

蒼雲峰實在是聽不習慣這種奉承的說辭,甚至有些討厭,對這個鄧宏斌並沒有什麼好的印象,就在這時,一個穿着迷彩短袖的「新九隊」成員端着一個餐盤過來,將餐盤放在守財奴的身邊,又折返回去。

鄧宏斌坐在餐盤前,與守財奴並肩,他看着對面的蒼雲峰和溪玥,帶着炫耀的說道:「沒辦法,隊員知道我喜歡吃什麼,每天都搶着給我打飯,說了多少次了,他們就是不聽。」

這話,聽的溪玥有些噁心。

守財奴同樣給足了鄧宏斌面子,對蒼雲峰和溪玥說道:「宏斌相當優秀呢,這兩年的時間進入羌塘、阿爾金山七八次,給公司創造了大幾百萬的營業額,隊伍有二十多個人,相當的團結。」

溪玥並沒有評價什麼,她關心的只有裝備,見守財奴不提裝備的事,便看着鄧宏斌親自問道:「鄧隊長我聽錢總說我們的裝備被你借用了,現在我們回來了,麻煩你把裝備還給我們吧。」

聽到這話的鄧宏斌當時就愣住了,隨後把頭轉向了守財奴,守財奴立即撇清責任說道:「你看我幹嘛?當時是你帶隊要去羌塘,臨時租借倉庫的裝備,我只答應借給你了,可沒說送給你,現在他們回來了,你得還了。」

鄧宏斌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表情,然後抱怨道:「要不是公司統一採購的裝備質量太差,我至於借用嘛。」

守財奴反駁道:「別人都用的好好的,就你覺得質量差。」

鄧宏斌以前是不敢頂撞守財奴的,但是這兩年給公司賺到錢了,所以他還是嘴巴硬了一點,也僅僅是一點而已,找完守財奴的原因後,他又看向蒼雲峰和溪玥,訕笑着說道:「你們的裝備也不是很好,用的時候有很大損耗,上個月有根繩索斷了,差點把我們的隊員給摔死,我就不和你們計較了……要不這樣,我給你們五千塊錢,裝備就算賣給我們了,你看你們剛回來,哪好意思第一次見面就搶我們的裝備,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