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失聯後,我在荒野集結隊友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幾天,嫌疑車輛一直停在世紀水匯的停車場,世紀水匯是當地比較豪華的一個溫泉酒店,洗浴、住宿一條龍的那種場所。

886包間內。

四個人光着膀子正坐在麻將機邊搓麻將,打的正爽呢,聽到門鈴聲響起來,坐在東家的光膀花臂男用命令的語氣對北邊的男子說道:「外賣到了,去開門。」

那人起身嘟囔道:「都他媽的輸錢了,還使喚我。」

光膀花臂男呵斥道:「別他媽逼逼,讓你去就去。」

這人走到門口剛剛把門打開一條縫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撞擊力,那扇實木門直接重重的撞在了他的頭上,男子捂着頭後退了兩步,還沒等站穩呢,蒼雲峰已經衝上前,右手抓着男子的頭髮,用力撞在右側的牆上,只聽到「哐」的一聲,牆上就出現了一片血霧,男子也隨着昏死過去倒在了地上。

所有動作在電光石火間完成,前後不到三秒鐘,坐在麻將桌邊的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蒼雲峰已經沖了過來,他抓起桌面的玻璃煙灰缸,狠狠的拍在花臂男的頭頂,煙灰缸應聲破碎,花臂男捂着頭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滾。

另外兩人站起來準備反抗,跟在蒼雲峰身後的溪玥和李璐已經來到桌邊,一個是特警一個是女兵,他們怎麼可能有反抗的機會?

溪玥見到了朗卓拉姆的屍體,知道朗卓拉姆死的有多慘,這一刻,她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泄了出來,一個完美的過背摔將男子按在地上,絲毫不留情面的將男子兩條手臂折到背後,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男子趴在地上痛苦的張嘴大叫,溪玥抽出身上的一把刀,將刀刃插在男子的嘴裏,被割斷了舌頭的男子嘴裏開始淌血,再也叫不出聲來,鮮血從他的嗓子里噴湧出來,喉嚨處發出咕嚕咕嚕嗆血的聲音,兩條腿在不停的亂登,被掰斷的兩條手臂卻一點力都使不上,身體在地上抽搐。

這一幕把另外一個男子嚇到了,他被李璐摔翻在地面後立即求饒道:「別動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你們是誰?要幹什麼?是不是找錯人了?」

見男子求饒,李璐沒有下死手,單膝跪在男子的背上,將男子的雙臂拉扯到背後,簡簡單單的將肩膀處拉扯脫臼,讓男子暫時失去了反抗能力,男子知道亂叫就要被割舌頭了,即便是疼的渾身冒汗,他硬是忍住沒叫出聲來。

花臂男用兩隻手支撐着身體不斷的後退,驚恐的看着蒼雲峰問道:「哥……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不認識你們啊。」

蒼雲峰一步步走向後退的花臂男,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問道:「想活命么?」

花臂男的腦袋像個磕頭蟲,上下點頭的同時還訕笑着問道:「哥,什麼事啊,怎麼見面就這樣呢?」

此時的花臂男已經退到了牆角,背靠着牆壁再無退路,蒼雲峰坐在床邊,隨手拿起了床頭柜上的一個錢包,翻開裏面發現了一張身份證,正是花臂男的,「胡志勇,就是你了。」

胡志勇趕緊應聲道:「不是我……是他……」說著,花臂男把手指向了李璐控制的男子,「他是胡志勇,大哥您……」

蒼雲峰把錢包丟在一邊,問道:「王海在哪?」

「王海?」胡志勇假裝不認識,「我不認識王海,你找錯人了吧,我們這裡沒有叫王海的,你一定是……」

蒼雲峰並沒有給他把話說完的機會,抓起床頭柜上的一個空啤酒瓶,直接拍在了花臂男的頭頂,酒瓶應聲破碎,蒼雲峰拿着破碎的酒瓶對着男子的喉嚨就刺了下去,男子還想繼續說話已經沒有機會了,鮮血順着插在喉嚨上半截啤酒瓶流淌下來。

蒼雲峰轉身看向倒在地上的男子,輕描淡寫的說道:「他說話的機會用完了,該輪到你了,你知道王海么?」

這一幕可嚇壞了趴在地上的胡志勇,直接嚇到小便失禁,顫抖着小聲哀求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別殺我……我知道王海……」

蒼雲峰起身走向麻將桌邊,蹲下來抓起胡志勇的頭髮,看着胡志勇的臉問道:「王海在哪?」

「我……我不知道在哪……」說完這句不知道後,胡志勇有點焦急了,他害怕蒼雲峰弄死他,用極快的語速繼續說道:「我真不知道王海在哪,我知道其他的,你問點其他的吧,我知道什麼我都說,不知道我也不亂說。」

也正是這幾句話,讓蒼雲峰暫時留住了他的小命,他盯着胡志勇的眼睛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王海為什麼會和你們在一起?你們把王海帶去什麼地方了?朗卓拉姆是誰折磨死的?」

胡志勇用顫抖的聲音快速回答道:「我們是替皇甫陵做事的,王海是強哥找的隨隊汽車修理工,我們按強哥的要求在這裡等着接物資,朗卓拉姆的死和我們沒關係,是強哥乾的,是皇甫強幹的。」

聽名字就知道,皇甫陵和皇甫強是兄弟,蒼雲峰繼續問道:「皇甫陵和皇甫強是兩兄弟么?他們是幹什麼的?有照片么?」

胡志勇道:「我們沒見過皇甫陵,只聽過這個名字,強哥的照片我也沒有,我們很少拍照。」

李璐從兜里掏出手機,打開一張視頻截圖問道:「這裏面有皇甫強么?」

胡志勇激動的說道:「第三個,右邊第三個就是皇甫強,帶白色棒球帽的那個。」

李璐收回手機,將手機上的照片放大,想要看清皇甫強的臉,但是視頻截圖的清晰度有限,只能回去再想辦法。

蒼雲峰繼續剛剛的話題問道:「朗卓拉姆是怎麼死的?皇甫強為什麼要殺她?」

胡志勇結結巴巴的說道:「她……她是被燒死的……強哥……不……皇甫強殺她,是覺得她是個累贅,礙事……」

「礙事?」蒼雲峰實在是沒辦法接受這個借口,「你告訴我她怎麼就礙事了?」

胡志勇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們就是負責運送物資的,那天從裏面出來一個女的,就是這個拉姆,我記得前幾天她和王海一起進去的,好像是王海在裏面出事了,她要出來找什麼東西,我們在接應點接到了這個女的,強哥看她長得好看,就要那個什麼……這女的反抗惹怒了強哥,然後就……。」

蒼雲峰的手在顫抖,他逼着自己不要衝動的一下弄死了胡志勇,繼續問道:「然後呢?王海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王海去哪裡了,我們就是負責運送物資的,沒進去過裏面。」

溪玥實在沒辦法接受這個理由,她憤怒的質問道:「你們就那麼殘忍的把拉姆給殺了……」

胡志勇極力撇清責任道:「不是我殺的,真不是我殺的,是皇甫強動的手,她在那女的身上捅了好幾刀,後來又覺得留全屍會被人發現,索性就在她的身上澆了汽油,想銷毀屍體。」

「那是屍體么……那是屍體么?」蒼雲峰憤怒到顫抖的聲音斥責道:「那是一個被你們虐殺了很多刀還沒死去的女孩,你們是在她沒死的時候就點燃了她……是不是……我問你是不是?」

胡志勇急切的說道:「是皇甫強幹的,不是我……火是他點的。」

「那汽油是你澆在她身上的了?」

「我……大哥你饒了我吧,是皇甫強讓我澆的……是他……」

就在這時,第一個開門被蒼雲峰抓頭髮裝暈的男子突然醒了過來,他從地上起身向門口的方向跑去,想要趁人不注意開門逃走。開門的聲音被蒼雲峰三人聽到,此時想要過去抓人已經來不及了,男子已經打開了門,只差一個身位就逃到走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