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拉姆的母親推開門,看到是蒼雲峰高興的不得了,熱情的招呼蒼雲峰進屋,並且把他安排在了客廳的主位。

原本準備擠牛奶的洛桑多吉也不去了,坐下來招呼蒼雲峰,陪蒼雲峰聊天,他誤以為蒼雲峰是要去拉薩的,便對拉姆的母親說道:「你去把家裡的牛肉乾都裝起來,還有那幾罐上好的酥油都打包……對了,還有上周我趕集時買的奶糖,全都包起來給雲峰帶去拉薩。」說完之後,洛桑多吉又看向蒼雲峰,對蒼雲峰說道:「麻煩你去拉薩見到朗卓拉姆和王海的時候,把這些拿給他們,拉姆從小就喜歡吃奶糖,她小的時候買上一塊奶糖太費勁了,一年能見到一兩次都不容易了。」

聽到這話,蒼雲峰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在眼眶裏面打圈圈,他忍着悲傷低聲說道:「拉姆……拉姆和王海失聯了……」

聽到這個消息時,空氣都變得凝固了,兩位老人愣在原地,表現的不知所措。

幾秒鐘之後,洛桑多吉回過神,看向蒼雲峰問道:「王海和拉姆不是在拉薩開店么?怎麼失聯了呢?」

蒼雲峰把羅布泊發現女屍的事說了一遍,最後道歉說道:「大叔,對不起,一大早帶來這樣的消息,對不起,我是來接你們跟我去格爾木做檢驗的,現在也不能確定那具女屍就是拉姆……對不起……」

拉姆的母親聽到這,便雙手快速攢動手裡的佛珠,嘴裏快速的念着佛經,臉上出現了焦灼的神色,藏族人幾乎是手不離佛珠,遇見什麼事都是習慣性的念幾句佛經祈福平安,這也是拉姆的母親此刻唯一能做的了。

洛桑多吉深吸一口氣後沮喪的對拉姆的母親說道:「瓊瑪,你在家裡照看這些氂牛,我和雲峰去看一看。」

拉姆的母親已經被這個消息嚇出了眼淚,她抬起右手,用布滿皺紋的手背在臉上抹了一下,看着洛桑多吉說道:「你等等我,我去拿奶糖,把奶糖帶着,如果是拉姆……」

後面的話,她沒能說完全。

簡單的準備後,蒼雲峰帶着洛桑多吉從察瓦龍鄉折返回大理,附近最近的機場是西藏林芝機場,但是到林芝機場駕車需要17個小時才能抵達,而折返回大理,雖然路程長一些,但是可以走高速,只需要10個小時就能抵達。

在回大理的路上,洛桑多吉坐在副駕駛對蒼雲峰說道:「雲峰啊,你別自責,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都是上天的安排,前世種下的因,這一世收回果,活着就是一場修行。」

蒼雲峰默默無言,現在唯有祈禱這就是一場誤會。

從昨天下午接到電話一直到今天晚上抵達大理機場,蒼雲峰連續開車超過一天一夜,趕到大理後乘坐飛機先回到昆明轉機,當天只能買到昆明飛西寧的航班,到西寧之後要等到次日上午11點才有西寧飛格爾木的航班。為了能儘快抵達格爾木,蒼雲峰聯繫了在西寧開燒烤店的李璐,麻煩李璐準備一輛車,連夜前往格爾木。

在飛機上,蒼雲峰簡單的休息了幾個小時,抵達西寧已經是深夜一點了。李璐提前租了一輛別克GL8在機場等着,為的就是讓拉姆的父親坐在後排可以以一個舒服的姿勢睡一會兒。

洛桑多吉見到李璐後,客氣的說道:「孩子,麻煩你了。」

李璐趕緊說道:「叔,您太客氣了,我們九隊不說這些客氣話,您再辛苦一下,車上給您準備了一些吃的,吃完了您睡一覺,天亮之前我們就到格爾木了。」

蒼雲峰問道:「紅牛買了么?」

「一箱。」說完之後,李璐又對蒼雲峰說道:「玥姐說你開車已經一天一夜了,一會兒上車你先睡會兒,我來開車。」

蒼雲峰道:「我在飛機上斷斷續續的睡了兩個小時,這會兒還有點精神,我先開,等我累了再換你。」

「那也行,我剛好有事和你說。」

三個人來到停車場後,李璐準備幫洛桑多吉把背包放在後備箱,被洛桑多吉回絕了,他看着李璐說道:「包里有奶糖,我抱着就行了。」

李璐愣了一下,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完全沒明白奶糖是怎麼回事。

蒼雲峰見狀,便對李璐說道:「你先上車吧。」然後他走到後排,對洛桑多吉說道:「叔,你坐那邊的椅子,可以把靠背放倒休息一下,包放在這邊的椅子上就行。」

洛桑多吉道:「不礙事,我抱着就行。」在他看來,趕集時買的奶糖,是帶給女兒的禮物,珍貴到捨不得放手的地步,在確定女兒離世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把這奶糖放手的。

上車之後,蒼雲峰開車沿着京藏高速前往格爾木,坐在副駕駛的李璐對蒼雲峰說道:「王海和拉姆失聯之前來過一趟西寧,在我哥的燒烤店吃了一頓燒烤,監控錄像拍下了所有人的臉,包括他們那五輛車,如果確定這具屍體是拉姆的,我們就可以通過監控拍的車牌去報案,請求警方的幫助了。」

蒼雲峰一邊開車一邊感嘆道:「希望這只是巧合,虛驚一場。」

李璐繼續說道:「現在雖然還不能報警請求警察幫忙尋找那些車和人,但是我已經發朋友圈了,請朋友們幫忙留意那幾輛車和那些人,如果在西寧境內發現這些車、這些人,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聯繫我們的。」

「嗯,挺好,提前準備吧。」

蒼雲峰開了三個小時的車,李璐就陪着他聊了三個小時,聊起了九隊解散後的這幾年大家的變化、聊起來生活的瑣碎、聊起來曾經的九隊……那些人,那些事。

清晨七點,李璐將車停在了溪玥住的酒店停車場,溪玥從酒店裏面出來接應,把洛桑多吉安頓在提前預定好的房間內,讓他先休息兩個小時,等警察上班了,就帶他過去。

安頓好老人後,三人來到溪玥的房間,李璐看向溪玥問道:「這具女屍真有可能是拉姆的么?」

「嗯。」溪玥應了一聲,對李璐說道:「概率很大,甚至可以說,基本上確定,雲峰的名牌就是最好的證據,王海不可能把這東西掛在其他女孩的身上。」

聽到這,李璐深吸一口氣,感嘆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九隊的其他人知道么?」

「目前就我們三個人知道,沒確定屍體是不是拉姆,就沒想驚擾大家,畢竟九隊的任何人聽到這樣的消息,都會跟着着急。」

「也對,誰知道了能不跟着着急呢……」話還沒說完呢,李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從包里拿出手機,一邊拿一邊疑惑的說道:「這個時間怎麼會有人給我打電話呢,奇怪!」

蒼雲峰和溪玥見李璐有電話,暫時的保持沉默,李璐也沒見外,當著兩人的面接聽,問道:「你可真早啊……」

「這不是起來晨跑嘛,無意間看到了你私信讓我留意的那幾輛車,就停在世紀水匯的停車場呢。」

聽到這個消息,李璐緊張了,蒼雲峰和溪玥也跟着緊張起來,兩人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大聲,生怕錯過電話里的聲音。

李璐激動的問道:「是五輛車么?全都在么?」

電話那邊的人回答道:「就看到兩個,白色的豐田,這是普拉多還是陸巡啊,我也不認識啊。」

「不重要,你幫我核對一下車牌,是不是我朋友圈發出來的那幾個。」

「是,確定就是你發給我的車牌,不確定我也會給你打電話。」

「謝謝、謝謝。」李璐連聲道謝,「我在西寧呢,等我回格爾木當面道謝。」

「你客氣了,一點小事而已,下次到你這吃燒烤給打個折啊。」

「下次免單。」

「開玩笑的,你忙吧,我繼續晨跑。」

掛斷電話後,李璐看向蒼雲峰和溪玥說道:「有朋友在西寧發現了車隊的兩輛車,剛剛打電話說的就是這個事。」

溪玥冷靜果斷的說道:「不管這具屍體是不是拉姆,我們都必須立即對這兩輛車進行跟蹤,王海和拉姆現在失蹤了,肯定和他們有關係。如果這具屍體真的是我們的隊員朗卓拉姆……」

後面的話,溪玥沒有說下去,即便是她不說,李璐和蒼雲峰也知道該怎麼辦了。

蒼雲峰開口道:「這樣吧,溪玥你留在格爾木,我現在和李璐折返回西寧,她一個人開車我不放心,咱們有什麼情況隨時聯繫。」

李璐拒絕道:「天亮了,格爾木有飛西寧的航班,這輛車留在這給你們先用着,西寧那邊我熟,等一下我就聯繫西寧那邊的朋友幫忙盯着這兩輛車。」

溪玥提醒道:「在不確定屍體是拉姆之前,不要驚動他們,DNA比對結果應該很快就出來。」

李璐問道:「如果結果出來確認是拉姆記得告訴我,我報警。」

「不——」蒼雲峰冷着臉,不帶任何語氣的說道:「如果確定是拉姆,那就用我們九隊自己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報警……那太便宜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