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失聯後,我在荒野集結隊友 第3章_伊小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溪玥緊繃的神經並沒有任何的放鬆,拿着電話低聲說道:「死者是個女性,年紀在27歲左右,身高大概170……」

聽到這些,蒼雲峰已經有些惴惴不安了,因為這些信息都指向一個人,那就是王海的老婆朗卓拉姆,朗卓拉姆也是荒野九隊中的一員。

溪玥忍着悲痛繼續說道:「屍體身上……有……12處刀傷……然而……」說到這的時候,溪玥已經忍不住開始哽咽起來,「最殘忍的是……這12處刀傷……竟然沒有致命傷,她……她是被活活燒死的……我不敢想……她……生前承受了多少折磨……」

蒼雲峰情不自禁的左手握起拳頭,整條手臂青筋暴起,在這種情況下,他仍舊用顫抖的右手拿着手機,忍着悲痛安撫溪玥說道:「別往壞處想……這個屍體不一定是拉姆的。」說出口的話,蒼雲峰都覺得有些違心。

溪玥哭泣着說道:「刑警發現的名牌我看到了,就是你的那塊,這個名牌是掛在屍體的脖子上的,名牌甚至是鑲嵌在燒焦的肉中……這說明,名牌是在人活着的時候就帶在脖子上的,兇手把汽油澆在她身上放火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這個名牌,兇手是要毀屍滅跡啊!」

蒼雲峰的嘴角抽動,因為憤怒,雙眼眼白充血布滿血絲,看起來兩個眼睛都是紅的,他想不明白,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要在女孩子身上捅下12刀還不讓她死,必須在身上澆上汽油活活燒死,這是何等殘忍?那一刻,女孩子得是多麼的恐懼與絕望?

此時此刻,即便是在暴怒的邊緣,蒼雲峰仍舊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安慰溪玥說道:「別這麼悲觀……DNA鑒定結果出來之前,我們都不能確定這個屍體就是拉姆。」

溪玥忍着悲痛,哽咽着說道:「你去察瓦龍鄉吧,你把拉姆的家人帶過來做DNA採樣對比吧……最好不是她……我多麼希望不是她啊!」

蒼雲峰道:「知道了,我連夜趕過去,從大理到察瓦龍鄉600公里,天亮之前我會出現在拉姆家裡的。」

想到蒼雲峰要連夜開車,溪玥又有些心疼了,對蒼雲峰說道:「別太累了,到了察瓦龍之後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嗯,我現在出發。」

掛斷電話後,溪玥深呼吸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這一具被燒焦的屍體明顯是有「毀屍滅跡」的嫌疑,不想讓人發現死者的真正身份。

女警孫靜安慰溪玥說道:「在沒確定死者身份之前,你也不用太悲傷,凡事都往好的方面想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們都是什麼人,來塔里木盆地幹什麼,但是我得警告你們一句,遠離塔里木,別靠近那片絕境。」

溪玥猛然將頭轉向孫靜,盯着孫靜的眼睛問道:「你口中的『絕境』是什麼地方?那裡有什麼?」

孫靜警覺的提防着溪玥問道:「你打聽『絕境』幹什麼?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溪玥很隱晦的回答道:「我們曾經是一家荒野俱樂部的探險隊,負責給客戶提供出行保障的,登山、下海、高原無人區穿越,甚至接過國家地質勘探隊保障服務。兩年前隊伍解散,隊員各奔東西,有退休養老的、有娶妻生子的,之後我們就沒聚過。」

溪玥說的這些是事實,但這些只是很淺的事實,曾經的九隊有什麼樣的背景、什麼樣的故事,她隻字不提!因為和這個小警察提起曾經那些輝煌的歲月,完全沒必要,對方很可能認為她是在吹牛。

聽完溪玥的介紹,孫靜若有所思的說道:「既然你們曾經是做這行的!你今天提到的王海和朗卓拉姆都是你們的人?」

「王海和朗卓拉姆都是我們九隊的成員,王海主要負責車輛的維修、改裝。朗卓拉姆是藏族姑娘,加入九隊之後和王海相戀,九隊解散之後,兩人在拉薩開了一家汽車改裝、維修、租賃的店。」

孫靜果斷說道:「你們這種人出現在這裡,事情就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是的。」溪玥也認可孫靜的猜測,開口道:「當蒼雲峰的名牌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事情就已經變得的不簡單了。半個月前王海來昆明找過蒼雲峰,要走了這塊名牌。」

「王海為什麼會來這裡?是有人找他當領隊?還是當探險隊的保障?他重操舊業了?」

「我不知道,在找到王海之前,我沒辦法回答你這些問題。」

孫靜聽後便沒再追問,起身對溪玥說道:「今天就到這吧,你找個酒店休息一下,電話保持開機,讓我們能隨時聯繫到你,等蒼雲峰把朗卓拉姆的家人帶來做DNA採樣對比後,我們再繼續下面的審理。」

溪玥回到酒店後點開了微信,發現「荒野九隊」的群里有零星的幾條聊天記錄,第一條還是蒼雲峰詢問誰有王海和朗卓拉姆的消息?最後一次聯繫他們倆是什麼時候?

下面零星幾條聊天記錄,這幾個人都表示最近沒聯繫過王海。

但是在20分鐘前,九隊成員李璐在內部群里回了一條消息:大概是十天前,王海路過西寧,來我哥這裡吃了頓飯,第二天就走了。

李璐也是九隊的一員,九隊解散之後,李璐回到西寧照顧執行任務落下殘疾的哥哥,幫哥哥和嫂子照顧燒烤店的生意。

溪玥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李璐詢問情況,電話中,李璐回憶道:「當時王海是帶着一個車隊過來的,發生什麼事了么?」

「王海和拉姆失蹤了,現在聯繫不到,我懷疑拉姆遇害了。」

聽到這,李璐突然就不淡定了,追問道:「什麼情況?」

溪玥把王海找蒼雲峰要走名牌的事說了一遍,然後說道:「燒焦的女屍,極有可能就是拉姆,雲峰的名牌就是最好的證明。」

「你等等我,我去調取監控,我哥的燒烤店內和門口全都有監控,運氣好應該還能找得到當時的視頻。」

「那你快去,越早越好,我等你消息。」

西寧,斌子燒烤店內。

李璐掛斷電話就來到收銀台內操作電腦,將幾個攝像頭的畫面全都調了出來,好在硬盤足夠大,很快就找到了當天的視頻。

視頻中記錄了當天的情況,一共有5輛豐田越野車停在燒烤店的門口,王海和朗卓拉姆開着其中的一輛車,另外8個人分別乘坐另外4輛車。

調取視頻後,李璐將視頻打包上傳到百度網盤,創建了一個下載鏈接分享給溪玥,同時打電話給溪玥說道:「我找到當天的視頻了,視頻鏈接也發給你了,你自己看一下。」

溪玥激動的說道:「太好了,王海來你哥這裡吃燒烤的時候你在么?」

「我在,當時我還想和王海、拉姆聊幾句呢,但是王海卻故意裝出和我不太熟的樣子,拉姆都沒和我聊天,就去包間裏面坐着了。剛剛我回看視頻,發現王海在包間裏面不停的對那些人說我哥這裡的燒烤好吃,每次路過西寧都要來吃一頓,他甚至把我哥燒烤店裡所有貴的東西全都點了,而且點的分量很大。」

溪玥分析道:「王海應該是在帶隊,順便給你哥介紹點生意,所以他才裝作和你們不熟。」

李璐道:「是這樣的,第二天早上王海就離開西寧了,臨走的時候還發信息說有空再過來找我們聚一聚。」

「然後就沒消息了?」

「沒了,要不是峰哥在群里發信息,我都不知道王海和拉姆失聯了。」

「我先去看視頻,晚點聯繫。」

「峰哥在哪?」

「他在去察瓦龍的路上,明天天亮之前能到拉姆家,準備帶拉姆的家人來格爾木做DNA採樣對比,確定那具女屍的身份。」說到這,溪玥輕嘆用祈禱的語氣說道:「千萬不要是拉姆啊!」

「玥姐保持聯繫,有什麼需要隨時說。」

G219國道上。

蒼雲峰獨自開着破舊皮實的豐田老80正在從雲南大理前往察瓦龍鄉,夕陽的餘暉照射在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臉上卻掛着兩條已經風乾的淚痕。

從天亮到天黑,再從天黑到東邊的天空出現魚肚白。

蒼雲峰一整夜沒休息終於在天亮前趕到了察瓦龍鄉,朗卓拉姆的家就住在這裡,察瓦龍鄉隸屬於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察隅縣,東南與雲南省德欽縣、貢山縣相鄰,整個鄉常住人口只有幾千人,算是比較大的一個鄉,也是著名進藏路線「丙察察」的必經之路,(丙察察:丙中洛、察瓦龍、察隅)。

來到察瓦龍鄉的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起來,蒼雲峰把車停在路邊靠在椅背上點了根煙,不知道怎麼開口去和拉姆的父母講這件事,很少有緊張情緒的蒼雲峰在這一刻也變得焦灼不安,他暴躁的將手裡沒抽完的煙丟出窗外,雙手抓緊了方向盤目視前方練習道:「叔,我過來是想和你說一件事,朗姆她……」

說到這,蒼雲峰又說不下去了,抬起手就給自己一個耳光,打的那叫一個狠。

拉姆家的院子內,幾頭年邁的老氂牛齊刷刷的轉過頭,看着路邊的一人一車。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窗外的地面已經堆滿了「煙屁」,蒼雲峰身上的煙都被他霍霍完了,煩躁的時候就想點一根煙,點煙之後就琢磨怎麼開口,發現不滿意卡殼就暴躁的將煙丟出窗外。

突然,拉姆家的屋門打開了,朗姆父親洛桑多吉穿着羊皮做成的馬甲從裏面走出來,看到門口停着那輛老80十分意外,他原本是想出去放牛的,看到這輛車後,他趕緊打開院子的門走向車旁。

蒼雲峰看到洛桑多吉走出來,也顧不上琢磨着怎麼開口了,推開車門下車迎上去。

洛桑多吉臉上堆滿了欣喜,上前問道:「雲峰你怎麼在這呢?又要去拉薩么?」

蒼雲峰慌慌張張的說道:「額……是……額……」

洛桑多吉也不管蒼雲峰是不是要去拉薩了,拉着他的手熱情的說道:「你是不是開夜車了?還沒吃早飯吧?先來家裡吃東西。」拉着蒼雲峰走進院子的時候,他興奮的高聲喊道:「瓊瑪、瓊瑪,你快看看是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