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若是曾經。

我看到她這副模樣,必定是流着口水像個哈巴狗一樣過去討她歡心。

但現在。

我看着,只覺得噁心反胃還想吐。

她眨了眨眼,朝着我拋了一個媚眼:「阿豪,躲什麼呢,過來啊,你不是向舅舅們抱怨,連我的手都沒有摸過呢,現在給我抹油吧。」

她的小姐妹塞了一罐梔子花香味的身體油到了我的手上。

還囑咐我說:「不光慕雅要抹油,我們身上,你也順帶幫抹一抹吧。」

她們說這個話的時候,十二分的不情願一百二十分的不甘心。

好像我給她們抹油,就是在玷污她們一樣。

我抿了抿唇,眉頭緊蹙起來。

白慕雅已經有幾分不耐了:「阿豪,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已經跟你很客氣了,讓你摸不說,還讓我的小姐妹也給你摸。」

「但是我警告你,摸可以,但別的心思別再想了。」

「抹完油,我和小姐妹們要一起泡溫泉,溫泉泡好,我們還要吃海鮮大餐。」

「對了,這次我們過來的時候,網貸了不少錢,你記得幫我們還上。」

「等着一切做完,我再考慮是不是要跟你和好!另外結婚的事情,舅舅他們覺得五千萬太少了,讓你再加一些,我覺得乾脆給他們一人一個億好了,反正都是一家人。」

她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而我恍若又變成了曾經趴在白慕雅身邊的一條狗。

白慕雅的小姐妹們也聲聲嘲弄着:

「阿豪,慕雅這次跟你和好不惜坐了三個小時的飛機,你該知足了。」

「還有我們這一身比基尼,可都是為了你穿的。」

「這次別再惹慕雅生氣了,好好聽話!你肯定能幸福的。」

「慕雅都鬆口了,只要你表現的好,以後可以讓你在下面。」

我望着面前的一群女人,毫不客氣將手上的身體油扔在了地上。

然後大步走向了一旁的酒店安防。

不一會兒,酒店安防人員就走到了白慕雅以及小姐妹的面前,詢問是否有酒店房卡。

這一幫潑皮無賴根本就沒有錢訂酒店,何來房卡呢。

此刻也不過是打扮的人模狗樣混進來的罷了。

白慕雅面對保安詢問,臉色一暗。

隨即又看向了我,讓我給她們去訂酒店。

我冷笑:「好啊, 讓我訂酒店也可以,給錢吧。」

白慕雅一愣:「你說什麼?」

「你想訂酒店不花錢嗎?這裡是海邊的酒店,一晚上要兩千塊,你們十來個人,一晚上就是兩萬塊!」

「怎麼,給不起錢啊!給不起錢住什麼酒店啊,出去睡馬路咯!」

「我見過臉皮厚的,真沒見過你們這個厚臉皮的!你們身上的衣服不會也是直接去酒店商店裡拿的吧,掛的誰的名字啊,別一個堂堂酒店出現盜刷盜竊的現象啊!」

安防人員聽到我這麼一說。

看待白慕雅等人的眼神更加警惕起來。

終於在安保反覆要白慕雅拿出房卡但白慕雅拿不出來的條件下,安保直接將白慕雅一群人趕出了酒店。

趕出酒店之前,她們身上的比基尼自然是都被扒下來了的。

我坐在監控室里,便看着她們一群人當場產生了矛盾。

白慕雅的小姐妹紛紛指責白慕雅剛才對我的態度不好。

白慕雅也責怪她那群小姐妹沒把我當一個人在看待。

雙方開始了罵戰。

但罵到最後,白慕雅終究是知道自己在我心裏的分量今非昔比了,自己這幫小姐妹也只會拖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