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殺戮戰場:我能複製對方天賦!結局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激動?沒什麼好激動的。」

蘇牧打了個哈欠。

還是熟悉的話語。

學校的操場上,排滿了高三的學生。

一個個都在排隊等着做天賦覺醒。

唯一不同的是。

今天沒看到那個染着一頭金髮的陳斌。

就在蘇牧一行人等待着覺醒天賦的時候。

他們的班主任有些焦急地接了個電話,便快步離開了操場,片刻之後,才又臉色凝重地回到操場上。

「所有五班的同學,等覺醒完了之後,先回班級,我有點事情要說。」

見到班主任有些嚴肅的表情。

五班的同學都有些疑惑地開始議論起來。

「牧哥,你說老班他要說啥事啊?看他的表情好像不大好的樣子。」

黎向東有些好奇地湊到蘇牧身邊。

蘇牧聞言搖了搖頭:「不清楚,估計是有關天賦方面的事情吧?」

他自然知道八成是和陳斌有關,只是,他不能說出來。

很快,就輪到蘇牧覺醒了。

再次走進黑色球體一般的天賦覺醒機器,蘇牧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將手放在儀器上面。

下一刻。

兩道信息出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EX級天賦:死後複製】

【SSS級天賦:死亡回檔十二小時】

成功了!

蘇牧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沒有等儀器負責人叫他,他徑直走出了天賦覺醒器。

在外面稍微等了一下黎向東。

便和黎向東一起朝着五班的方向走去。

等他們兩個走到教室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坐在了座位上。

大家都在議論班主任為什麼忽然要將他們叫回辦公室。

「你們說,老班會不會是要給我們傳授一些特別的煉體術或是呼吸法什麼的?學校圖書館裏面的那些煉體術和呼吸法都是最普通的,要是老班可以給我們開個小灶就好了。」

「想多了你,老班既然留在人族後方的高中教書,自己的實力估計也就是武徒七八重的樣子,哪有什麼好的煉體術和呼吸法。」

「我也就是幻想一下嘛,武道一途,除了天賦之外,關乎我們實力最重要的因素無非那麼幾個,煉體術,呼吸法還有武技,武技我們現在還不是武者學不了,煉體術和呼吸法就是我們唯一能夠爭取的了。」

「你要真想要好點的煉體術和呼吸法,最好讓你家花點錢去市場上買點去,也就十幾二十萬,但是比學校裏面的高了至少一個檔次。」

「聊偏了不是,咱們不是討論老班么?我倒是有個發現?」

「怎麼說?」

「你們沒發現,今天覺醒天賦的時候,陳斌沒來么?」

正聊着。

班主任已經走進了教室。

頓時整個教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只見走進教室的班主任表情嚴肅。

他快速掃視了一下教室里的同學。

在確認沒有少人之後。

這才開口道:「同學們,接下來,我要說一件很悲痛的事情。」

「就在剛剛,我得到消息,咱們班的同學陳斌,在今天凌晨的時候,遭遇了拜異教的襲擊,不幸離世。」

班主任的話音剛落下。

下面的同學便再也忍不住開始議論起來。

男生更多的是驚愕。

而女生則是難免有些傷感。

對於同學們的反應,班主任早有預料。

也沒有立馬就制止大家,而是大概等了一會兒。

然後才道:「好了,大家安靜一下。」

「陳斌同學的事情,大家都很遺憾,但是遺憾歸遺憾。」

「往事不可追,來事猶可鑒。」

「我要囑咐你們的是,除了要時刻警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攻打過來的萬族,還要時刻警惕隱藏在我們人族內部的叛徒!人奸!」

「保護好自己,才能夠為人族貢獻力量,才不會讓你的家人朋友傷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你擁有足夠的實力,那麼那些躲在暗處的蛀蟲,才沒辦法來傷害你!」

「今天回去之後,有條件的可以讓家裡人幫忙買適合自己的煉體術和呼吸法,沒有條件的,修鍊學校圖書館的煉體術和呼吸法也是可以的,另外,血食這邊也要準備好。」

「大家努力提升實力,在這六個月的時間裏,學校也會儘可能地幫助大家,每個人每個月將會得到學校發放的一千元補助,雖然不多,但是也能夠滿足最低的血食要求了。」

「除此之外,學校還設置了獎學金,每個月都會對大家的修鍊進度進行測試,根據表現會依次發放一等獎學金三萬,二等獎學金兩萬,和三等獎學金一萬,還有一次性特殊獎學金十萬元,用於獎勵特別優秀的學生。」

「各位,我希望大家記住,一些讓大家注意安全的建議只能幫助你們降低遇到危險的可能,真正能夠幫助到你們的,只有你們自己的實力。」

「好了,話說到這裡也差不多了,最後提醒一下大家,明天大家會進行第一次氣血值測試,不要遲到了。」

說完話。

班主任也沒有在教室裏面過多停留。

快步走出教室。

他一走,整個教室一下子就炸開鍋了。

「陳斌死了!」

雖然在班上陳斌的人緣並不好,和他玩的好的就那麼幾個,但是好歹也是朝夕相處的同學,就這樣死在了拜異教的手中,難免會有些唏噓。

蘇牧也是如此。

雖然是他藉助拜異教的手,殺死陳斌的。

雖然,他知道陳斌是未來的人族叛徒。

但他畢竟只是一個高三學生,就在前幾天,他最大的夢想還是考上一個好點的大學,然後給家裡換上一套大房子,帶家人過上好日子。

可是現在,他卻背負上了一個阻止人族滅亡的重任,更是親手藉助拜異教的手殺了自己的同學。

他內心的掙扎恐怕沒人能夠理解。

但是他並不後悔。

他清楚的知道,為什麼未來的自己要讓自己殺了陳斌。

陳斌是未來的人族叛徒不錯,但還有更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陳斌和他一樣擁有死亡回檔。

如果不殺死陳斌,那麼也就意味着,如果將來陳斌背叛了人族,並且知道了他的存在,那麼就有可能通過回檔回到覺醒天賦前的十二小時。

那麼到時候,死的就有可能是他了。

只有殺了還未覺醒的陳斌,讓陳斌的時間線終止於此,才能夠徹底抹除所有的後患。

所以,陳斌必須死。

陳斌的死,對於蘇牧來說,就像是往水裡丟了塊石頭。

雖然盪起了陣陣漣漪,但很快又回歸平靜。

蘇牧現在更加在意的,是日記本下一頁的內容。

「牧哥!去上網不?嘿嘿好不容易覺醒了天賦,放鬆一下!」

「不了,我着急回家,先走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