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殺戮戰場我能複製對方天賦的小說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狂亂香,氣味香甜。

普通人聞了可以加快血液循環,短暫地提升攻擊力。

若是躁狂症的患者聞了,則會讓其陷入狂躁當中,喪失理智。

一毫升,abc塊錢。

小小的一瓶狂亂香,就花了蘇牧存了十多年的壓歲錢。

好在,效果還算不錯。

當蘇牧睜開雙眼的時候。

眼前已經是一片黑漆漆的空間。

在這片空間的正**。

有着一枚金色的光球。

在蘇牧的注視之下,那枚金色的光球,飛快地朝着他的方向飛去。

下一刻,融入了他的體內。

也就在金色光球融入他的體內的那一瞬間。

他的腦海中多出了一段信息。

【SSS級天賦:死亡回檔十二小時】

【死亡回檔十二小時:每一次死亡,都能夠回檔到十二小時之前,但是每一次回檔都會對精神力有一定的損耗,若在精神力不夠強大的時候回檔太多次,容易造成精神崩潰。】

他複製了陳斌的SSS級天賦!

也就在他成功複製了陳斌的SSS級天賦之後。

他忽然感覺自己全身上下似乎被一股力量給吸引。

他的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

等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

映入眼帘的,是他無比熟悉的房間。

沒有猶豫。

蘇牧一把抓起床頭的鬧鐘。

六月七日!凌晨一點零七分!

他們覺醒天賦的日子是六月七日的中午十二點!

再加上覺醒天賦損耗的時間,他在小樹林等待的時間。

也就是說,他真的回檔到了他死亡前的十二個小時。

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倦怠感襲來。

蘇牧知道,這就是使用死亡回檔十二小時的副作用。

自己的精神力會有一定的損耗。

甚至於此刻,他還隱約能夠記得,自己死亡時,那把匕首,刺進身體裏面的那種劇烈的疼痛感。

一股熱流從自己的腹部流出,彷彿全身的力量,都在逐漸消失一般。

「那就是死亡的感覺么?」

蘇牧苦笑。

不過現在還不是他回味的時候。

他從床底摸出那本羊皮套子的日記本。

快步來到桌子前。

打開檯燈,翻開日記本。

果然,之前還翻不開的下一頁,又可以翻開了。

「如果你能夠順利看到這句話,那麼說明,你已經根據我提供的信息成功被陳斌殺死,並且複製到了陳斌的天賦。」

「既然如此,我們就該開始執行第二步,在陳斌覺醒天賦之前,殺了他。」

「你也知道,陳斌的天賦是死亡回檔十二小時,如果他覺醒了天賦再殺他,那麼他就很難殺死了,所以要殺他,必須要在他覺醒天賦之前。」

「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前和你講了一下陳斌未來的事情的原因,讓你減輕一些心理負擔,畢竟,你是第一次殺人,再提醒你一遍,你要記得,你接下來要殺死的,是一個未來會遺禍人族的人族叛徒,你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保護人族,保護,你的家人。」

蘇牧不得不承認,未來的自己,的確是最了解他的人,短短几句話之間,便已經幫他做好了心理建設。

他長呼一口氣。

繼續閱讀起日記本。

「要殺死陳斌,而且是在人族後方,對於你一個還沒有覺醒天賦的普通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幸好,這人族後方,也並非想像中的那麼安寧,你,可以藉助其他人的力量。」

蘇牧快速看完了日記本上的內容。

死亡回檔十二小時的副作用,讓他的額頭冒出了些許汗滴,這種精神力上的損耗,除了一些精神方面的藥品之外,最好的恢復方式就是好好地睡上一覺,不過現在,並不是睡覺的時候。

蘇牧快速拿出一張嶄新的白紙,撕下一角,用紅筆塗寫了一個圖案之後, 小心地折成了一個心形。

隨後又從自己的床底下裝衣服的箱子里翻出一套全黑的衣服,一副口罩和一頂鴨舌帽,快速換上之後,沒有選擇從正門離開,而是打開窗戶,從窗戶翻到了外面。

他們家在二樓,所以從窗戶出去,倒也不算是太危險。

離開家後,蘇牧很快按照日記本中的說法,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地鐵站。

現在雖然是晚上,但是地鐵站的人流量依然很多。

蘇牧來到地鐵站二號出口。

在二號出口處,有着一個書報亭。

不過現在因為是晚上的緣故,所以書報亭,已經關門了。

不過蘇牧卻並沒有在意。

而是快速將心形紙塞進了書報亭的鐵皮門下面。

又對着書報亭的鐵皮門,敲擊了幾下。

做完這一切之後,蘇牧快步離開。

就在蘇牧離開之後大概半個小時的樣子。

書報亭的鐵皮門忽然打開了一個極小的口子。

一把就將那張心形紙給拿了進去。

此刻的蘇牧,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

之前的衣服口罩還有帽子這些東西,被他在外面找了一處河流,直接給丟了。

回到房間之後的蘇牧,才算是終於鬆了一口氣。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明天,他估計就見不到陳斌這個人了。

方才他所採取的方式,根據日記本上所說的,乃是拜異教在人族後方的一種極其隱秘的聯繫方式。

只有拜異教的高層才會知曉。

拜異教,是一群不看好人族,企圖通過投靠異族來獲取強大的力量,保全自身的人族叛徒。

他們當中的不少人,都活躍在人族後方。

時常為萬族在人族後方暗殺一些人族的天才又或是製造一些事端。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蘇牧他們老師讓他們不要泄露自己的天賦的原因。

人族不是沒有想過要肅清這些活躍在後方的拜異教。

只是這些拜異教,本身就是人族,隱藏在人族後方極難發現,有些甚至隱藏了十幾二十年,平常的生活就和普通人無異。

想要肅清,相當的困難。

躺在床上。

蘇牧的心情有些複雜。

第一次殺人,雖然是藉助他人之手殺人,殺的還是未來的人族叛徒。

但是心裏面那種奇怪的感覺,卻是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

這估計也是為什麼未來的自己不在日記本裏面透露太多的東西吧?

蘇牧搖頭苦笑。

為了不讓自己多想。

蘇牧強迫自己去想日記本上的內容。

根據日記本上所說,等明天,啊不,是今天白天,自己再次覺醒天賦之後,下一頁,才會開啟。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自己再次覺醒的時候,應該會覺醒兩個天賦。

想着想着,蘇牧沉沉睡去。

「馬上就要覺醒天賦了,牧哥,你激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