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第4章

整個客廳陷入沉寂。

周雪更是瞪大眸子,嘴裏足夠塞下一枚鴨蛋。

惠然這也太草率了吧,和自己姐姐搶姐夫?

要是傳出去,以後還怎麼在公司混?

「胡鬧!」

李雲海臉色鐵青,立即上前把李惠然給拽了回來。

李家婚約白紙黑字非常清楚,上面的署名是李惠寧。

他巴不得李惠寧嫁給陳南,要是嫁給王家大少,大哥的公司拿到十個億投資,便能立刻上市。

到時候,整個李家的資源也都將傾向大哥。

而他們一家,也將徹底失去翻身的機會。

「我沒有胡鬧,大姐剛才說了誰愛嫁誰嫁!」

「我們李家有婚約在先,總不能出爾反爾吧?」

李惠然甩開父親的手,語氣無比堅定。

「你…」

李雲海揚起手,恨不得一巴掌把女兒扇醒。

他力爭家產,還不是為了這個寶貝女兒,這妮子怎麼就想不明白呢?

「雲海,你先冷靜冷靜!」

李雲山剛才還想着如何幫女兒脫身,現在李惠然主動站出來,自然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他圓潤的臉上堆滿笑容:「惠然也是為了父親的面子着想,婚約是老爺子定下的,我女兒嫁入王家,李家定會受益匪淺,而你女兒嫁給陳南,老爺子的顏面也保住了,豈不是兩全其美?」

「我覺得雲山的想法很不錯!」

「是啊,我也支持雲山!」

「都是一家人,我們應該和平相處嘛!」

一群李家親戚紛紛點頭附和。

畢竟李惠寧若是嫁入王家,拿到那十個億投資,他們的命運也會隨之改變。

李雲海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婚約上明明寫着李惠寧的名字,憑什麼讓自己女兒嫁給陳南?

李惠然看出父親的滿臉不情願,她低聲祈求道:「爸爸,你相信我一次,就這一次,只要我嫁給陳南,爺爺一定會扶持我們家的公司!」

她始終相信自己的想法,爺爺是為了陳南才對大姐百依百順。

如果自己嫁給陳南,她們一家一定會受到爺爺重視。

李雲海看着女兒那認真的雙眸,苦澀道:「小然,這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這可是關係到你一輩子幸福的終身大事啊!」

「女兒的幸福讓她自己選擇就行了,你瞎操哪門子心?」

這時,一名身穿旗袍,雍容華貴的婦女走了過來,她拉住李惠然的手說道:「媽支持你的決定,你的眼光肯定比媽好!」

說著,還瞪了李雲海一眼。

她曾經也是江州豪門望族的掌上明珠。

跟了李雲海,遭到家族遺棄,本以為李雲海能做出一番事業,不料碌碌無為了大半輩子。

她看出陳南身上有種出塵的氣質,老爺子說他是人中龍鳳,那必然有他的道理。

所以,她非常支持女兒的這個決定。

李雲海聽出妻子奚落自己,乾瘦的臉變成豬肝色,半晌也憋不出一個字兒。

「還是我媽好!」

李惠然開心的抱住母親胳膊。

李老爺子總算緩過神來,他緩緩看向李雲山父女倆,恨鐵不成鋼道:「給你們機會你們不要,你們…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

後悔將女兒嫁給這個山野村夫?

李雲山心中暗笑,隨即漫不經心道:「我們都是為家族着想,既然小侄女已經答應嫁給陳南了,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吧!」

語氣帶着七分威嚴,彷彿他才是李家的家主。

李老爺子大限將至,已無力與李雲山一家爭辯,他滿臉愧疚的看向陳南,哆嗦着嘴唇道:「小南…你看這…」

瞬間,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陳南。

尤其是李雲山,更是開口說道:「惠然經營着一家製藥集團,雖說經營不善,連續兩個季度虧損,但好歹每個月還有十來萬收入,你和他結婚,以後也不愁吃穿!」

言外之意是讓陳南別不識好歹。

陳南滿臉鬱悶之色,自己本來是娶李家大小姐,現在怎麼變成要娶小 姨子了?

李老爺子以為陳南不好做選擇,便沉聲說道:「小南,你不要有壓力,隨便挑一個,無論挑中誰,老頭子我豁出這條命也必須讓你們成婚!」

陳南看了一眼李惠寧,只見她眼裡滿是厭惡之色,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一隻剛從屎里爬出來的蒼蠅一般。

反觀李惠然,眼神凈澈,隱隱夾雜着一絲希冀。

論姿色,兩人相差無幾,李惠然不施粉黛,身上多出一種自然美?

論品德,李惠寧比李惠然相差十萬八千里。

李惠然目不轉睛盯着陳南,還握緊粉拳晃了晃,好像在威脅陳南必須選自己。

陳南嘴角上揚,看向老爺子道:「師命難違,若不是有這份婚約,或許我也不會叨擾李家,師傅讓我待老爺子如長輩,所以我選擇聽老爺子的!」

他把決定權交給了老爺子,畢竟婚約是老爺子和師傅定下的,就算要更改,也得由老爺子來做決定。

李老爺剛才注意到了陳南看兩個孫女的眼神。

他看出陳南在李惠然身上多停留了一陣,而且兩人似乎還有些交集。

讓惠寧嫁給陳南估計不太可能,除非自己以死相逼。

陳南讓自己來幫他做選擇,這是給自己留面子,這小子很懂人情世故啊。

沉默片刻,李老爺子看向李惠然道:「惠然,你和陳南去領證吧!」

此言一出,李雲山一家如釋重負。

這份婚約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就連女兒和王家少爺的戀情也不敢公之於眾。

今天,他們終於解脫了。

李惠然此時卻是有些木然,心裏極其複雜。

剛才又擔心陳南選了大姐,現在爺爺把自己和陳南撮合在一起,她反而有些迷茫。

從未談過戀愛的自己,突然就有了男人。

以後兩人該如何相處?

自己這算是為了利益才要嫁給他的嗎?

「另外…」

「我在御龍灣買了一套海景別墅,以後這套別墅就是惠然和陳南的新房!」

李老爺子扭頭看向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張律師,回頭把房產證名字改一下!」

張律師似笑非笑的看了李雲山和李惠寧一眼,應道:「好的,董事長!」

「御龍灣?」

「老爺子居然在御龍灣買了房子?」

「雲山虧大發了啊!」

一眾親戚交頭接耳。

御龍灣是御龍集團的產業,其房價三十萬一平,與湯臣不相上下。

老爺子這是把所有積蓄用來給惠寧置辦新房了?

「爸…您…您什麼時候在御龍灣買了房子?」

李雲海臉都綠了。

江州御龍灣早就被達官貴族搶購一空,隨便一套別墅都價值數億。

近些年公司不太景氣,老爺子的積蓄頂破天五個億。

他這真是把所有積蓄都用來買房了啊!

李惠寧臉色一沉,當即說道:「爺爺,房產證上肯定是我的名字吧?」

「張律師,名字不用更換了,你把房產證交給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