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為師最近福至心靈,需前往南海之極突破桎梏,不知歸期。」

「你上山修鍊十五年有餘,神功已成,莫要荒廢。」

「為師與江州李懷乃是故交,早年替你與李家大小姐定下婚約,你見此信可下山完婚,婚後定要侍李老爺子如師如父,不可輕視!」

「若仙路不通李家尚可保你一生無憂……」

天元山顛,陳南看着石桌上的書信,下面壓着一塊玉佩。

他無父無母,自幼跟跟隨師父在山上修鍊,老人家待自己如同親子。

師父突破桎梏便是羽化飛升之際。

沒想到他老人家臨走前還將自己的終身大事安排的明明白白。

陳南鼻子一酸,眼裡泛起了淚花兒。

既然師父有命,他不敢不從。

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將小院再次打掃一遍,連磕了三個響頭,朝着山下走去。

……

天元山密 林之中,一道人影快如閃電,在山林之中閃轉騰挪。

人影縱身一躍,身輕如燕,落在了盤山公路上。

陳南正了正衣襟,面不紅氣不喘,抬頭看了眼晌午的太陽。

雖然天元山與江州市比鄰,但要想跑到江州,估計得到半夜。

滴…滴滴!

就在這時,遠處一輛轎車疾馳而來。

陳南嘴角一揚,站在馬路中間連連招手。

「嘎吱……」

急促的剎車聲響起,小轎車差點就撞到他。

車門猛地推開,一名身穿夾克的女子怒氣沖沖的下車。

陳南剛想打招呼,女人便怒聲喝道:「你瘋啦?站在馬路中間,想死啊?」

陳南尷尬的解釋道:「這位美女,別激動。你是去江州的吧?我想搭個順風車。」

「搭你妹的順風車,滾一邊去。」周雪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我是真的有急事,想搭個車。」

陳南連忙從兜里掏出幾張皺巴巴的鈔票:「我可以給錢……」

這三十塊錢可是他一半身家。

「誰差你那幾個臭錢啊?」

周雪剛想開罵,車裡卻是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算了,讓他上車吧,我們不要浪費時間!」

副駕駛的李惠然柳眉倒蹙,自己本來就趕時間,偏偏還在路上遇到麻煩。

這小子腦袋好像不太靈光,不讓他上車,不知道得墨跡到什麼時候。

周雪看了眼李惠然,瞪了一眼陳南:「也就我閨蜜好說話……」

陳南掃了一眼副駕駛的女人。

烏黑的披肩長發肆意散開,肌膚白 皙如雪,眸如秋水美如畫,一身藍色連衣裙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

「看什麼看?趕緊上車…」周雪見陳南大量閨蜜,當即厲聲呵斥。

「多謝,多謝!」

陳南回過神,也沒在意這母老虎,連忙鑽進後排又順手帶上車門。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一腳油門駛向江州。

透過後視鏡,看着一身粗布麻衣的陳南,周雪皺着眉頭問道:「你是天元山上的人?」

陳南禮貌的點了點頭:「嗯嗯,我從小就在山上,跟師父一起住,平時種種地,幫別人處理一些棘手的事件。」

「那你不在山上好好種地,去江州干屁?」

陳南嘿嘿一笑:「我這次下山是去找我的未婚妻。」

聞聽此言,李惠然和周雪目光齊齊看向後視鏡。

「哈哈……」

周雪毫無顧忌的笑出聲:「就你這樣還有未婚妻?」

陳南正色道:「當然,我不僅有未婚妻,而且對方還是李家大小姐!」

「什麼?」

周雪猛打方向盤,差點撞到了護欄上。

「你少胡說八道,李家大小姐怎麼可能是你未婚妻?」

周雪瞄向旁邊的李惠然。

後者也是一臉疑惑。

「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說的都是事實!」

陳南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山下村裡的二狗子,畢生夢想就是考好點的大學,然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而這一夢想,自己輕而易舉達到了。

一直未開口的李惠然啞然笑道:「李家大小姐不可能嫁給你的!」

陳南一愣:「為什麼?」

「等你到了李家,你就知道了!」李惠然輕笑一聲。

李家大小姐是誰?

那不就是自己大姐嗎?

如今正與江州第一豪門王家大少爺戀愛,可謂風光無限,怎麼可能看上這樣一個土包子?

想到此處,李惠然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同樣是李家之女,自己卻跟大姐天差地別。

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多麼優秀卻還是被調到外地,遠離李家中心。

最好的資源永遠都是大姐的,就算她不學無術,依舊是公司高層。

如今爺爺病重,一旦駕鶴西去,大伯便會全權接管李家。

而自己,將永無翻身之日。

「嘭……」

一聲巨響。

小轎車瞬間失衡。

周雪急忙踩下剎車穩住了轎車。

李惠然心有餘悸道:「怎麼回事?」

周雪下車檢查一圈,皺眉道:「爆胎了,不知道哪個王八蛋在路上灑了釘子!」

坐在後排的陳南望向窗外:「那些人是你們的朋友嗎?」

周雪和李惠然抬頭望去,心中頓時一緊。

荒無人煙的公路上,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壯漢,手持鐵棍,緩緩走來。

足足二十多人。

很快,一群人已經來到車前。

李惠然絲毫不慌,下車與周雪站在一起,又看向那群人質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對方並未回答,而是形成了合圍之勢,將小轎車圍在中間。

李惠然十分淡定的退後。

周雪緩緩脫下夾克外套摔在地上。

一雙丹鳳眼凝這群人,冷哼道:「找死。!」

下一秒,她便一個箭步沖向人群。

陳南劍眉倒蹙:「讓她回來…」

周雪呼吸周天是三段,應該是練過內家功夫,但這群黑衣人呼吸周天是四段,實力比周雪更強。

李惠然抬手打斷道:「小雪曾拿過武術冠軍,你不必擔心。」

「你老實待在車裡,不要亂動,這裡沒你的事。」

話音剛落,只聽一聲悶響,周雪便發出一聲慘叫。

整個人被帶頭的黑衣大漢捏住了脖頸,猛地一砸。

「啊……噗……」

周雪口鼻流血,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這……這怎麼可能?」

剛才還鎮定自若的李惠然,頓時感覺寒意席捲全身。

周雪是自己的閨蜜兼保鏢,江州市武術冠軍。

然而,此刻僅僅一個照面,便被對方打廢?

江州誰有能力派出這麼多高手?

還沒等她想明白,一名黑衣人從身後襲來,掐住了她的脖頸。

強大的壓力讓她直接跪在了地上。

帶頭的黑衣人從袖口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寒芒閃過,李惠然顫抖的咽了口唾沫:「等一下……能讓我死個明白嗎?是我大伯派你們來的嗎?」

「等你死了自然就知道了。」黑衣人聲音冰冷。

看着對方毫無感情的眼神,李惠然死死咬着嘴唇,眼神充滿了不甘。

她不甘心就這樣死了,自己還有好多事情沒做,還沒結婚,還沒給父母養老送終……

可她現在毫無反抗之力。

鋒利的匕首越來越近,她絕望的閉上雙眼。

「諸位,能不能給我面子,把人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