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劉雨桐看着一次白林答應的爽快,心裏難免有些詫異,要知道,以往這種時候,陳程打電話來找她的時候,白林都是死活不肯,這次怎麼這麼大方?

但是劉雨桐沒有細想,只留下了一句:「愛你寶貝,等我回來再陪你。」之後就轉身匆匆離去了。

白林聽着劉雨桐那冠冕堂皇的話,心裏莫名的直犯噁心。

愛?

白林譏笑了一下,這個詞在以往他聽來,是多麼的熱切,是多麼的悅耳。

但是現在,他只覺得無盡的噁心。

一個明知道有男朋友卻不懂得和異性保持距離的人,一個明知道對方有男朋友卻又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各種冠冕堂皇的借口將別人叫走的人。

他們誰配說出這個愛字?

不過這都無所謂了。

八年的時間,在劉雨桐一次次的二選一的選擇當中堅定的選擇陳程的這八年時間,早已經將白林所有的愛和熱情消耗的一乾二淨。

「為什麼我總要試圖留住我根本留不住的人呢?」白林看着手中的花束,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是啊,為什麼呢?

前世劉雨桐一次次的選擇都早就告訴他,劉雨桐心裏沒有半點他的位置,每一次的紀念日,每一次的重要日她都會被陳程一個電話叫走,最後回來的時候倒顯得像是陳程對他這個「敗犬」的施捨一樣。

即使這樣白林竟然還次次自我PUA極力的維持着這段早就該四分五裂的感情。

想到這裡,白林都忍不住想給自己兩巴掌。

「真特么賤!」

白林低罵一句,隨後走到路邊的垃圾桶邊,將藏花束裏面的那條昂貴的項鏈取了出來,隨後隨手將花束丟在了垃圾桶的腳下。

轉身正準備離開時,剛走沒兩步身後卻響起了一道聲音。

「那個,同學,這束花你不要了嗎?」

那道聲音很好聽,像是動漫裏面的女主角,一時之間竟讓白林產生了一種進入動漫劇情的錯覺。

他轉身,就看見一個女孩站在他剛剛丟棄的花束旁邊看着自己。

「不要了。」白林雲淡風輕的搖了搖頭,他不想和不認識的人過多交流,轉身就要繼續離去。

但是這時候女孩的聲音卻又再次傳來。

「那這個我可以拿走嗎?」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女孩說出來之後,整個人立刻面露尷尬之色。

而白林則是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撿別人丟棄的花?

這是個什麼新的遊戲嗎?

前世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劉雨桐的身上,幾乎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狀態,對這種行為表示深深的不理解。

女孩看見白林臉上的差異表情,瞬間意識到對方好像誤會了什麼,趕緊擺手解釋道:「不、不是的,我聽我舍友說,這種別人不要的話,可以撿走賣給一些地方,能得錢得。」

白林聽完若有所思得點了點頭。

想不到還有這種產業鏈啊……

難怪前世情人節七夕節和各種亂七八糟得節日之後,學校前一天晚上垃圾堆旁邊被扔得到處都是得花第二天就十分神奇得消失了。

白林還以為是學校得保潔效率高呢。

原來是被撿走了啊!

要是這麼說的話,好像以後七夕情人節過後,有空出來看看樂子撿撿花賺賺外快也是個不錯得選擇誒。

當然這只是玩笑話,畢竟他白林並不差錢,也還沒有到要出來撿花賺外快得地步。

白林可是有着自己的事業的,一邊作為業餘畫手一邊寫小說,每個月的收入並不低,說是財富自由一點也不過分。

白林又看向女孩問道:「那這些花一般都是賣去哪裡的?」

女孩聞言下意識的愣了愣,還以為白林聽了她剛剛的話是要把花撿回去自己賣了。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是第一次出來撿這個東西,回去之後還要問問我的舍友呢。」女孩搖搖頭道:「如果你要賣的話,我現在打個電話幫你問問?」

女孩說著,拿出手機就要給舍友撥打電話。

白林見狀趕緊將女孩的動作攔了下來:「不用麻煩了,扔了的東西我肯定是不要的了,你如果要的話就拿走好了,我剛剛只是好奇隨便問問。」

「這、這樣啊……」

女孩心裏鬆了一口氣,還以為白林要把這個花撿回去自己賣了呢。

不過其實白林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其實也無可厚非,畢竟那也是白林自己花錢買的,如果沒送出去,想要轉手賣掉回點血其實也是情理之中。

白林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眼神有些微妙。

花……

撿花……

這兩個詞總感覺好像對應了記憶當中的某件被自己水過鴨背的,比較轟動的事情……

但是到底是什麼呢……

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

想了好一會,終於想起來了。

一個女生因為撿花去賣,遭到了某個沸羊羊的帶頭網暴,最後承受不住壓力跳了樓。

那件事情當時鬧得就挺大的,當年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一個沸羊羊在情人節這天給女神送了一個蛋糕和一束花,但是這兩樣東西毫無例外的都被扔掉並且被人撿走了。

蛋糕出現在了某體育生的寢室當中,而花,則是出現在了一個女生的手中,最後轉手賣給了洗浴中心。

當那個沸羊羊得知之後,勃然大怒,但是第一時間竟然不是找到女神詢問,而是將矛頭對準了撿走他東西的人。

當得知蛋糕已經被體育生撿走分了吃掉之後,那個沸羊羊因為某些原因也不敢得罪他們,最後將矛頭對準了那個聽別人說撿花可以賣來賺錢並且學着別人這麼做的女孩身上,最後煽動了對這個女孩的網暴。

最後導致了女孩的跳樓。

可能女孩直到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就是撿了一束花,為什麼就遭到了那些人的網暴。

這件事情當時白林也有所耳聞,但是也只是像大部分人一樣,對那個沸羊羊進行了道德的譴責之後,漸漸的忘卻了這件事。

聽別人說可以撿花去賣的最後遭到網暴的女孩……

而那個因為網暴而跳樓的女孩,據說還是他們這一屆的年級第一。

白林下意識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眼中似有一絲驚愕閃過。

該不會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