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白林回頭歪着腦袋看着眼前的兩人,滿臉的問號。

什麼叫我都過來找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白林此時覺得是非常的莫名其妙,明明是你跑過來質問我,現在問我想怎麼樣?

此時因為剛剛劉雨桐的怒喝,周圍不少人已經聚集了過來,加上劉雨桐本身在歷史系的知名度本身也不低,一開始她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其實早就已經成為了這裡的關注焦點。

「劉雨桐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那麼大的火氣?」

「聽說是兩人昨天鬧了矛盾,白林今天把她晾在這裡好久了,生氣了。」

「我聽說,好像昨天晚上是白林和劉雨桐在一起的紀念日,然後那個陳程一個電話把劉雨桐叫走了,白林應該是因為這件事情生氣了。」

「怎麼又是這個陳程?這個人怎麼這麼賤啊?」

「有些人被全班——哦,不對,是全班孤立是沒有原因的,明知道人家有男朋友還搞這一出,白公子沒把他打一頓都算輕的了。」

「也就白林脾氣好次次順着,換做我我早就把他打一頓了。」

……

周圍看戲的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着,但是身處輿論中心的三人此時並沒有理會那些討論。

白林在想着怎麼快點擺脫這倆人跑出去玩,而劉雨桐現在是一肚子氣沒有地方發泄,像是個隨時可能一點就炸的火藥桶。

而陳程呢?看着情緒已經到達頂峰的劉雨桐心中暗喜,一臉得意的看着白林。

白林看着這倆人,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什麼我想怎麼樣?我今天早上說的還不夠清楚嗎?分手,咱倆黃了!」

白林語氣稀鬆平常,就像是在說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樣。

但是相比之下,劉雨桐則是渾身顫抖着,看着眼前的白林。

「你要和我分手?為什麼?憑什麼?!」

劉雨桐大聲的喊道,聲音有一些歇斯底里。

「我都已經跟你解釋了,陳程需要幫助,我作為朋友去幫一下他無可厚非!你就因為這點事情和我分手?!一個紀念日而已沒了再補辦一個不就是了嗎?非要鬧得這麼大嗎?」

她歇斯底里的吼着,說出來的話震驚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炸裂的發言。

白林綳不住了。

一個紀念日是可有可無,如果你真的有急事的話,白林大可以大方的放你離開,大不了時候補辦。

但是你劉雨桐的急事是什麼?

在三周年紀念日這天跑去照顧別的男生,而那個男生僅僅是一個手臂擦傷就讓你照顧了一個晚上!

想到這白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種卑劣的手法,還在上小學的小學生都能看出來,陳程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就是你劉雨桐不知道。

還是你是在揣着明白裝糊塗?

「對啊,不是你說的嗎?我小氣啊,我受不了所以分手啊,你現在可以找一個可以接受你去找別的男生過夜的男朋友了!你看,這不是很好嗎?我獲得了自由,你能找一個大方的男朋友,雙贏啊!」

而此時陳程又上前,看似勸解,實則火上澆油的說道:「對啊,白林哥,你都和雨桐姐在一起三年了,這件事情確實錯在我的身上,但是你也不應該為了這點小事跟語桐姐分手啊。」

白林淡淡的瞥了一眼陳程,目光滿是不屑,這樣的眼神看的陳程很是不舒服。

他覺得,他是被像一個垃圾一樣被白林給鄙視了。

事實上,對於陳程這樣一個爛人,在白林眼裡確實就和垃圾沒什麼兩樣。

「嗯,確實是小事,每一次的紀念日,節日都把別人的女朋友叫走,然後等到最後的時候才像是施捨一樣把人還回來,這樣做是不是能夠滿足你的某些不正當的快感啊?」

白林看着陳程,一臉人畜無害和稀鬆平常的語氣說道,隨即他的語氣變重了一些,明顯是帶上了一絲怒意:「是不是別人不說話,都當別人是傻子?」

聽到這裡的劉雨桐此時又跳出來了,攔在陳程面前,指着白林的鼻子就是一通質問:「白林!陳程再怎麼說也是和你一起長大的,你怎麼能用這麼惡毒的話來揣測他?!他需要幫助在你眼裡怎辦么就成了滿足自己惡趣味的卑劣行為了?」

這時候陳程又裝出一副大度的樣子,對着劉雨桐勸慰道:「沒事的,語桐姐,白林哥心裏不舒服,讓他說我兩句我也沒關係的。」

「撲哧!」

白林看着眼前一唱一和的兩人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對啊,我知道陳程腎虛是不是就需要別人照顧啊,所以我為了照顧他,特地和你分的手啊!這樣你就不用顧及我可以隨時照顧他了!我都做出了這麼多讓步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白林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看着眼前的兩人,最後一句「你還想讓我怎麼樣啊」一擊必殺,直接噎死了兩個人。

陳程被白林這樣當眾羞辱,心中早就已經堆積了一肚子的火氣了,但是劉雨桐在這裡,他也不好表現出來。

白林看着陳程那副吃癟的表情,並沒有像每次陳程看見自己吃癟的時候一樣表現出得意的樣子。

他現在的心情無比淡漠,對眼前這兩個死纏爛打的傢伙,他早就已經沒有了對他們表現出任何情緒的必要了。

或者說,他們不配了。

白林收斂起來剛剛那副假裝的痛心疾首的樣子,臉上恢復了面對兩人的淡漠,隨後轉身就走。

完全不再理會身後的兩人和周圍的眾人。

劉雨桐看着白林離去的時候淡漠的背影,心像是被一把剪刀一樣一刀一刀的不斷的刮著。

此時滿腔的委屈充滿了她的內心。

為什麼。

為什麼他要這麼對我?

我不就是去照顧了一下陳誠嗎?

他犯得着為了一點小事不顧及自己的顏面,就這樣把她丟在這裡還要和她分手嗎?

劉雨桐突然身子一軟,像是全身上下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樣,頹然的癱坐在地上。

而陳程則是陰沉着臉看着白林的背影,內心的怒火扭曲了他病態蒼白的臉,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

這件事情很快通過網絡傳遍了整個學校。

並且還有人上傳了整個過程的視頻,視頻裏面的聲音也十分清晰,讓學校的學生們都看見了劉雨桐和陳程的那副嘴臉。

一時之間,劉雨桐和陳程成了學校裏面的眾矢之的,成了討論和嘲諷的中心。

尤其是陳程,他本身茶里茶氣的性格在班級裏面樹敵頗多,但是因為是同班同學的原因很多人並沒有挑明了和陳程鬧翻。

但是這件事情鬧起來之後,陳程則是遭到了最多的嘲諷。

「天啊,世界上怎麼有這種綠茶男啊!」

「好噁心啊這種人,這不是故意拆散別人感情嗎?真不知道這種人的父母是怎麼教的。」

而白林也從一開始有人嘲諷的卑微舔狗搖身一變,成了薄紗心機綠茶男的英雄。

不過這些事情白林自己是不知道的,因為比起自己的八卦,白林更喜歡吃別人的瓜。

不過有一點白林可以肯定,陳程那傢伙這次在自己這裡吃了癟,是可你的那個不會善罷甘休的。

至於劉雨桐,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自己的。

白林估計自己就要面臨劉雨桐的宿舍小姐妹還有陳程的兩面夾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