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掛斷電話拉黑劉雨桐之後,白林一臉輕鬆的將手機扔到了桌子上,隨後坐在他舒服的電競椅上開始換鞋子。

這一幕直接把大腦剛剛開機的陳雲峰給看懵了,雖然昨天晚上已經知道白林是真的要和劉雨桐分手,但是現在看見他這麼乾脆利落的說出分手,還行雲流水的掛斷段話並且拉黑所有聯繫方式之後還是有些震驚。

他以為,對於這段三年的感情,就算白林被消磨的再厲害,再和劉雨桐說出分手之前會巴拉巴拉說一堆什麼在最後分手。

但是白林卻什麼也沒說,沒有倒一點苦水,就是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就直接掛了電話。

但是白林對此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面色如常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對劉雨桐的失望早已經積攢到了頂點,可能會隨時在某一件事情之後造成情緒的爆發,但是又在一次一次的失望當中將積攢到了頂點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卸掉。

所以他早已經不會為了劉雨桐而爆發情緒,因為有情緒爆發,說明他還在乎她。

但是在白林的心中,劉雨桐早就是一個陌生人。

為了一個陌生人而爆發情緒,實在是沒有必要。

「我說哥幾個,現在快十一點了,說好今天一起出去的,還擱床上躺着呢?」白林看着還躺在床上的幾個弔人說道。

「我今天不出去了,剛剛我那個組長給我發消息,說有個課程作業還沒做完,要我們一起過去……」林子豪晃了晃手機說道,語氣中滿是怨氣:「這個弔組長,當時問他課程作業的進程的時候他說快做完了,現在周五沒課了他跟我說來不及了!」

「你們沈組長是這樣的,除了在老師面前表現之外啥也不是。」陳雲峰說道。

林子豪他又一臉歉意的看向白林說道:「老白啊,不好意思啊,這組長破事太多了,今天恐怕……」

「有事的話就去吧,我又沒有那麼矯情。」白林聳了聳肩笑着說道。

「不扯淡了,該起床了,不然等一下組長大人的電話就要過來了。」林子豪說著,正準備起床,剛掀開被子,就看見了還在被窩裏面的劉宇。

「老四,起床了,組長叫我們去搞課程設計。」林子豪跑到劉宇床上拍了拍他的臉說道。

被強制開機的劉宇眼神幽怨,有些不爽的說道:「這傢伙破事怎麼這麼多啊!不是說快做完了嗎?現在叫我們去加班?」

劉宇一臉不情願的起了床,「昨天晚上剛答應老白一起出去玩,這傢伙是不是在我們宿舍裝了監聽器啊!」

「要不讓你找找?說不定還真能找到。」白林打趣似的笑道。

「那老白那邊怎麼辦?」劉宇又問道。

其實明天說跟白林去買衣服啥的是次要的,主要的還是想要一起出去van一下。

畢竟男生嘛,怎麼可能出街真的是買衣服剪頭髮的?

那都是次要的。

「我這邊無所謂,你們要是真的忙的話可以不用管我。」白林說道。

「慌什麼,不是還有我嗎……」

陳雲峰話音未落,手機便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看了看,隨即皺起了眉頭。

「喂,部長。」

「嗯,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送過去。」

不多久,陳雲峰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到一邊:「屮!」

「老大,怎麼了?」劉宇看見陳雲峰臉上表情有些不舒服,趕緊問道。

「學生會那邊要一份資料,要我去整理。」陳雲峰一臉無奈的說道:「破學生會怎麼屁事這麼多啊!當時要不是他們拉着我說有二課分我根本就不會去!」

於是,昨天晚上說好的全宿舍外出團建的事情就此告吹,宿舍三人無不滿懷歉意的跟白林道歉。

但是白林卻並不在意,畢竟這種也算不可抗力,只不過要自己一個人去逛服裝店,多少就有些頭疼。

宿舍幾人前前後後出了宿舍,白林是最後一個走的。

他在宿舍點了一個外賣,打算吃個東西再出去買東西。

就在白林在電腦上查看這段時間他接到的畫稿的時候,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又響了。

他下意識皺眉。

但是想到自己已經把劉雨桐的所有聯繫方式都已經拉黑刪除了,打來電話的不可能是劉雨桐之後,眉頭又舒展了不少。

他拿起桌子上倒扣的手機,看見了來電顯示:陳程。

不用想都知道,陳程的這個電話是幫劉雨桐打過來的。

大概率是劉雨桐被自己拉黑刪除了所有聯繫方式之後沒辦法聯繫白林,所以才找到了陳程。

看着對方的來電顯示,白林可以想像接了電話之後又要聽到陳程那傢伙茶里茶氣的勸他和劉雨桐好好說清楚,以所謂給他台階下的理由挖苦嘲諷和火上澆油。

世界上怎麼會有男蓮花這種不要13臉的奇葩生物啊!

「屮!」

白林不爽的罵了一句,然後掛斷電話拉黑,同時將自己所有社交平台上所有關於這個人的聯繫方式全部拉黑刪除。

誰有空聽一個男蓮花男綠茶發電啊?

反正白林沒有。

拉黑了陳程所有的聯繫方式之後,白林又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畫稿上面。

另一邊,陳程聽着電話那邊被掛斷的忙音一臉無措的站着。

身旁的劉雨桐還不斷的詢問着他白林有沒有接電話。

「怎麼樣?他怎麼說的?」劉雨桐焦急的問道。

「他沒接……」

陳程一臉不知所措的轉過頭,對着劉雨桐說道。

顯然他也沒料到白林會是這種反應,電話都沒接就直接掛了。

劉雨桐聽聞陳程這麼說,臉上的表情冷了幾分。

「好你個白林,都開始會甩臉子了是吧?」她看着白林宿舍的方向,冷着臉說道。

「雨桐姐你別著急,說不定白林哥現在是有事沒空接電話,等一下我發個消息給他,讓你們好好的聊聊。」陳程裝出一副無辜和無措的樣子對劉雨桐說道:「誒,都怪我,昨天晚上不應該把你叫走的,但是我偏偏昨天又擦傷了手……」

「你沒錯,你不需要自責,照顧受傷的朋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都是白林太小心眼了。」

陳程臉上的表情裝的很是自責,但是心裏卻得意的很,每一次聽到劉雨桐這麼說白林,他心裏就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隨即,陳程編輯了一條消息想要發送給白林,洋洋洒洒的一篇小作文,語氣茶里茶氣,很難想像這是一個男生能夠寫出來的東西。

而這篇小作文的中心思想歸結為:「我們已經放下面子過來找你了,別給臉不要臉。」

陳程滿意的看着輸入框里的小作文,滿意的點了點頭,剛點擊了發送,臉上得意的表情瞬間消失,他整個人的臉都黑了起來。

那段洋洋洒洒的小作文前面,冒着一個猩紅的個感嘆號。

「他、他把我也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