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眾人聽見白林的話,全都無一例外的用幾乎錯愕的眼神看着他。

「老白,你是認真的嗎?」陳雲峰更是一臉不可置信的問道。

白林無奈的搖了搖頭頭,也不怪他們不相信,只因為自己長時間以來在對待和劉雨桐之間這段感情長期的卑微態度以直自己一直以來一副沒了劉雨桐半條命就沒有了的表現,以至於宿舍的兒子們都不相信他會真的和劉雨桐分手。

但是,在一段感情當中,當一方的情感被消磨殆盡,關係的破裂幾乎就是不可避免的結局。

而現在的白林便是如此,他對劉雨桐所有的感情早在前世便被她一次一次的消磨了個乾乾淨淨,以至於給今生沒有留下哪怕一點的留戀。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嗎?」白林雙眼直視着陳雲峰,深邃的眸子當中風平浪靜,看不出來一點情緒的波瀾。

雖然白林大多數時候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是他很少會這樣直視着別人的眼睛。

用白林的話來說,他雖然臉上大部分時候都是波瀾不驚的,但是實際上大多數的心思都藏在眼睛裏面,所以白林大部分時候對待大部分人都是收斂這目光,很少有人能從白林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他的表情變化。

而從白林的眼神當中,陳雲峰也沒有看見任何一絲絲對於劉雨桐的挽留,看見的只有風平浪靜,正如同此時白林風平浪靜的內心。

那個曾經他深愛的女人,現在在他心中早已經掀不起任何一點點的波瀾。

看着白林眸中的風平浪靜,陳雲峰知道,白林玩真的了。

和劉雨桐分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果然,再深厚的感情都抵不過一次次的失望背叛,一次次的消磨。

白林的感情不是強互作用力材料的水滴,不可能在一次次有意的磨損當中還會保持原樣。

三年的時間,一次次毫不猶豫的奔向另一個男人,一次次的因為那個男人和白林撕破臉皮,早就讓白林對此厭倦。

「老二,我們支持你!我們其實早就看陳程那個男白蓮不爽了;那個劉雨桐也是,她不知道珍惜,那是她的損失。」林子豪拍了拍白林的肩膀說道,語氣像是安慰,也像是鼓勵;其他兩人也衝著白林點了點頭。

但是白林對於和劉雨桐分手這件事情內心平靜,沒有任何異常的感情波動,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安慰和鼓勵。

這樣倒是顯得自己有多放不下她一樣。

不過看見自己的舍友如此安慰和鼓勵自己,白林心裏還是感動的。

前世就算是無數人嘲笑他是卑微的舔狗,但是宿舍裏面的幾個義子都沒有隨波逐流的嘲諷他。

有此好友,夫復何求。

「說的倒好像是我有多放不下她一樣。」笑了笑說道。

「哈哈,也是,這種不知道珍惜的女人,有什麼好放不下的,我們老白長得帥有才華,還怕找不到女朋友嗎?」林子豪大笑一聲道。

「就是,老白,你要是換個髮型,換個服裝風格,出去保准能迷倒無數妹子。」劉宇附和的說道。

他們說的沒錯,其實白林的五官條件完全不差,不說是校草,在專業裏面也能說是個top級別的,但是因為服裝和髮型問題,顯得他白林多少有些平平無奇。

但是即使如此,這副打扮之下的白林看久了還是很耐看的。

經過幾個義子的提醒,白林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是啊,我是時候換一換我的穿衣風格了。」

白林捏了捏他身上的衣服說道。

他其實不是不喜歡打扮,而是懶得打扮,每次進到服裝店都是一個十分頭疼的事情,即使是在網上,他也會看着無數繁雜的衣服褲子陷入糾結,挑選不出合適的款式。

即使是偶爾找到心儀的款式,拿給劉雨桐看的時候,她也總會提出反對意見。

「你不合適這種風格,穿衣服你能不能去跟人家陳程學學啊,都是一起長大的,怎麼眼光就差那麼多呢?」

這是每次白林找到自己中醫的款式找到劉雨桐的時候她說的話。

無論做什麼事情,她都是三句話不離陳程。

而在對外的關係宣稱當中,她也一直聲稱陳程是她的男閨蜜。

至於白林所挑選的那些衣服,並不是真的不符合白林的氣質,而是不是劉雨桐喜歡的類型。

她喜歡的,是所謂緊跟着潮流的「網紅款」。

但是現在白林沒有了劉雨桐的束縛,自然是想買什麼衣服就買什麼衣服。

想什麼颱風港風英倫風,西裝漢服女僕裝……

啊呸呸呸!

什麼亂七八糟的。

「說來我正好也想買新衣服了。」白林看着幾人說道:「話說今天周幾來着?」

「周四,明天沒課,你可以明天去買。」陳雲峰說道。

「好主意,順便再去買個鞋子剪個頭髮什麼的。」

「老白,要不要哥幾個一起給你參謀參謀?」林子豪問道:「順便一起出去玩玩。」

「我覺得前面這個才像是順便的吧?」白林打趣道。

林子豪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道:「在學校太悶了,出去想着出去走走。」

白林最後還是答應了明天和他們一起出去。

畢竟買衣服只是次要,一起出去玩才是主要。

而且白林也打算買一雙好點的鞋子,鞋子方面他又一竅不通,還得要讓他們這幾個經常買球鞋的幫忙參考一下。

「得嘞!」

幾人異口同聲答應了下來。

於是第二天一起去買衣服的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你問為什麼不在網上買?

因為白林不想等,先去線下門店拿幾件穿着先,有了新衣服新鞋子再說。

不過話是這麼說,但是一個寢室的男生團建出去買衣服,多少還是有些罕見的現象。

這件事情決定下來之後,白林打開了自己的電腦,準備打兩把遊戲解解悶先。

前世白林不抽煙不喝酒,悶了就玩兩把遊戲。

但是被劉雨桐逼成社畜之後,白林被迫戒掉了有些,然後染上了煙酒,而這卻又毫不例外的遭到了劉雨桐的白眼和厭惡。

因為她說,最討厭抽煙喝酒的男生。

而當白林解釋只是通過這些來釋放自己的壓力的時候,劉雨桐卻又會搬出陳程對峙。

「難道陳程就沒有壓力嗎?為什麼人家就不抽煙喝酒打遊戲?」

白林每次都是無言以對。

可是劉雨桐忘了,曾經從事自由職業的白林不僅不抽煙喝酒,眼裡也沒有被社會毒打過後的麻木。

那時候的白林,從事着月收幾萬的自由職業,卻被劉雨桐以各種理由相逼,逼着他放棄正在蒸蒸日上的自己的事業,逼着他進了一家公司當社畜,在不斷的社會毒打之下染上了煙酒……

而劉雨桐這麼做,就是為了在她的姐妹面前誇耀自己的男朋友有多「上進」。

這真是一個可笑而又可悲笑話啊……

白林搖了搖頭,不再去想前世那些糟糕的經歷,隨即打開了電腦。

海戰原神,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