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白林想到這個可能性,詢問了女孩的姓名:「不好意思,冒昧的問一下,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蕭九月。」名叫蕭九月的女孩說道:「我是歷史22級二班的。」

蕭九月……

果然是她。

那個因為撿了一束花被沸羊羊網暴導致抑鬱跳樓的女孩……

白林看着眼前的女孩,眼中神色複雜。

雖然現在燈昏暗,但是還是能依稀看出女孩身上比較樸素的衣着,再回想到蕭九月前世因為一束花而遭到網暴跳樓之後,白林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她或許只是因為聽說別人不要的花可以撿來拿去賣錢,但是卻沒想到卻自己會因為一束花,年齡定格在了最美的十九歲……

或許她只是家庭條件不好,兼職的間隙聽說了這件事情。

或許……

白林越是想着,心裏就越是五味雜陳。

現在那個前世因為網暴而草草結束自己生命的女孩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有一種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幫助眼前的女孩避開前世的悲劇。

其實他並不是什麼愛多管閑事的人,但是知曉女孩後來悲劇的白林卻又不能對此視而不見。

他再看向蕭九月的時候,她已經捧起了剛剛自己丟下的那一束花,眼睛裏面是一副如獲至寶的眼神。

她咧嘴笑了起來,擠出了臉頰處的兩個淺淺的酒窩。

也不知道是驚嘆於這束花的漂亮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但是,白林卻在這時候看見了眼前的這個女孩眼裡的星星。

她應該,在私底下應該也是一個堅強並且還樂觀開朗的女孩吧……

想到這裡,白林莫名的心裏有些發酸。

這時候蕭九月注意到了白林注視着自己的眼神,那複雜的神色和白林眼中那有些奇怪的反光,讓蕭九月不免的心生了些疑惑。

「同學,你怎麼了?」蕭九月歪着小腦袋問道。

「沒、沒事,只是剛剛在想一些事情。」白林搖了搖頭說道。

「這樣啊……」蕭九月點了點頭,似乎並沒有發現白林的異常,「對了,還不知道同學你的名字呢?」

「我叫白林,22級歷史系9班。」白林說道。

「那今天謝謝白同學了!」蕭九月抱着那束花感激的說道。

聽舍友說,這樣的一束花要是有人收的話,可是能賺到幾十塊錢的呢,差不多就相當於自己兼職半天的收入了。

「反正也是不要的東西,沒什麼好感謝的,如果需要的話就拿去好了。」白林笑了笑說道。

「但是還是要謝謝你。」蕭九月真誠的感謝道。

「那我就收下這聲謝謝了。」白林笑道,隨即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九點半……

宿舍沒有宵禁,甚至距離最後一節課還差點時間才下課。

他又看向蕭九月,心中隱隱有一種想要幫助她的想法。

「話說九月同學是剛剛兼職下班回來嗎?」白林忽然問道。

蕭九月愣了愣,隨即點頭回應道:「是啊,剛從食堂的奶茶店兼職完,正準備回宿舍。」

「不知道九月同學現在有沒有時間,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聊一下。」白林說道。

「誒?」

蕭九月腦袋歪了歪,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這樣的,我這邊正在籌備一個工作室,正好缺助理,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過來兼職。」白林解釋道。

其實前世的時候白林就有了開辦一個新媒體工作室的想法了,因為白林屬於相對自由的性格,相比起畢業之後進入某個單位或者學校循規蹈矩的工作,白林其實更加嚮往自由職業。

同時因為在網上經常看見營銷號扭曲歷史,誤導群眾,白林也漸漸的有了利用自己所學的專業,幫助那些被誤導的群眾去了解更多的歷史,想讓更多的人了解歷史。

白林那時候,也算是個理想主義者。

所以他有了創辦互聯網工作室的想法。

但是這個想法遭到了劉雨桐的堅決反對,她認為這種自由職業就是沒有上進心的擺爛表現,所以對此堅決反對。

最終戀愛腦戰勝了白林的理想主義。

白林放棄了自己深耕的小說和畫畫,放棄了開辦工作室的想法,畢業之後不久就進入了一家公司工作,成了一個九九六的社畜,每個月拿着七八千塊的工資,循規蹈矩一般的活着。

現在想想,還真是遺憾,但是更多的,是蠢。

就因為劉雨桐的幾句話,白林放棄了自己幾年辛苦攢下來的基礎,小說斷更了,畫稿不接了,甘願去做每個月七千塊錢的社畜。

而這輩子,白林自然是怎麼自由怎麼舒服怎麼而來。

他要讓理想主義的種子在這這一世肆意的生長!

什麼?你說我不上進?

啊對對對!

蕭九月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白林。

工作室?

「工作室助理?我嗎?」蕭九月難以置信的指着自己說道。

對於工作室這個東西,她基本上是一竅不通的,之前沒有做過任何的了解,而現在白林卻突然說,想讓她來兼職工作室的助理?

這是不是太突然了點?

「現在我這邊也找不到多少合適的人,能拉一個是一個吧,而且其實說是助理,但是實際上前期應該也以打雜居多。」白林繼續解釋道。

蕭九月恍恍的點了點頭,不過臉上的表情還是稍顯猶豫,白林不知道她在猶豫什麼,或許是對自己這個剛剛認識的同系同學沒有多少的信任,也或許是對自己能否勝任工作的質疑。

不過白林也並沒有着急着讓蕭九月給出答案,畢竟兩人算是初次見面,白林的邀請或許也顯得稍有唐突,但是他並不着急,可以給足夠的時間她思考。

「沒想好的話也沒有關係,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加一下你的聯繫方式嗎?到時候想好了之後可以直接給我答覆。」白林說著,拿出手機點開社交軟件的二維碼遞了過去。

蕭九月見狀不由得愣了一下,但是她還是拿出了手機,掃碼添加了白林的好友。

添加完畢之後,蕭九月才以一種疑惑的眼神看着白林,問出了她心裏的問題:「白同學,我們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相互之間也並不了解,但是為什麼你願意邀請我加入你的工作室?」

「其實很多東西都是無厘頭的,也沒有那麼多原因,而我邀請你的原因,說起來也是個巧合,只是剛剛好而已;剛剛好我在籌備工作室,剛剛好沒有合適的人選,剛剛好認識了需要找兼職的你。」白林微笑的回答道。

蕭九月聽着白林的回答,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是啊,這個世界很多時候都是無厘頭的,有些事情也都是說不清的,一切可能都只是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