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破鏡不重圓:哥已不愛,渣女快走開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我靠,這個讓巴爾怎麼回事?不是核心就是1190,對面藏王就差一輪半傷就寄了怎麼一直是1190?」

正在打wows的白林心態有點爆炸了,他開着讓巴爾,原本剛剛一輪就把對面的藏王給打成了絲血,但是魔幻的是之後打出去的炮彈一直都是過穿,死活打不出傷害;對面被白林的讓巴爾一下子掏了幾個核心的藏王一萬血不到吃了白林好幾發380的炮彈還能在公海跳舞?

「老白,他跳你,我靠,這你能忍?快點上去把他創爛!」和白林一起開黑的林子豪看見對面殘血還在公海跳舞的藏王有些不爽的說道。

「MD,我給你臉了?!」白林打急眼了,反手切了HE,一輪上去直接抬走。

「來來來,老白再開一把。」

一局遊戲結束之後,林子豪又要再開一把,但是林楓並沒有立刻準備,而是讓林子豪等了一會。

「你等等,我這把不玩戰列了,我玩巡洋艦。」白林說道,隨即換上了德系十級巡洋艦新登堡,打算做一個優雅的公海舞者。

「老白你玩巡洋?你平時不都是戰列對炮或者玩驅逐坐塔利班小卡車的嗎?」看見白林選擇的巡洋艦,林子豪忍不住調侃道。

「換換口味啦。」

很快遊戲開始,是占點模式,白林和林子豪的出生點位置很近,加上兩人玩的都是馴養,這邊又沒有驅逐艦,所以兩人就承擔了這邊的站點任務。

「讓我康康對面是誰過來和我們搶點的……」

林子豪觀察着進入範圍的敵艦說道。

很快他發現了對面的戰列艦北卡羅萊納號。

看見這艘船,林子豪忍不住提醒沖在前面的白林:「老白你小心點,對面有個北卡。」

畢竟當年被北卡一輪帶走的興登堡今天還歷歷在目。

而白林對此則是不屑一顧:「不是吧,北卡你都怕的嗎?看我上去直接把他洗死。」

白林說著,開始打舵進山擺齊射角,正準備給對面北卡洗個203he的澡的時候,白林的頭頂突然亮了!

「我靠!有驅逐!」

白林被點燈之後,整個人都有些慌了,他現在正在打舵進山,他脆弱的大腰子可是**裸的暴露在北卡的射程之內的!

要是他一輪齊射打過來,搞不好白林就直接回港口了!

還沒等白林反應過來,來自北卡的9枚MK6主炮的炮彈就砸了下來。

然後白林的屏幕就變得灰白了……

……

第二天,白林幾乎是被手機的電話鈴聲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拿起手機也沒看來電顯示就接了電話。

「喂,你好……」

白林聲音慵懶,完全就是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說話的時候還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沒辦法,昨天晚上和林子豪那弔人玩wows玩的太晚了,現在實在是太困了。

豈料電話剛剛接通,對面傳來的就是劉雨桐的斥責。

「白林,我的早餐呢?我昨天晚上不就是去找了一下陳程嗎?你犯得着這樣賭氣嗎?一晚上電話也沒一個,現在早餐也不給我帶,你就不能不這麼小氣嗎?陳程好歹也是和你……」

劉雨桐話沒說完,白林一下直接掛斷了電話。

大清早的被這煞筆擾了清夢,實在是令人不快。

掛了電話之後,白林縮進被窩就繼續睡覺了。

這一覺就睡到了上午十一點四十,白林才頂這個雜亂的雞窩頭從床上慢慢的爬了起來。

「現在幾點了?」

白林看着拉上窗帘之後昏暗的宿舍,又看着睡得跟死豬一樣的三個舍友,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沒天亮就醒了。

他拿出手機點亮屏幕,映入眼帘的是通知欄上「11:45」的字樣還有底下幾十個未接電話。

不用想,那些都是劉雨桐打過來的。

「大清早的這女人打這麼多電話過來幹嘛啊?」

白林有些鬱悶的說道,他剛剛睡醒,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像一團漿糊一樣,加上滿腦子都是昨天晚上自己的興登堡被對面北卡一輪抬走的畫面,這使得白林鬱悶不已,自然懶得去思考劉雨桐打電話過來幹嘛。

「算了不管了,起床洗漱吃個飯先,餓死了都。」

白林將手機扔到一邊,隨後翻身下床洗漱。

洗臉的過程當中,白林看着鏡子裏面重新歸於稚嫩的自己心中不禁感慨萬分,明明昨天晚上之前還是一個擔心叫不上方案的社畜,但是現在卻突然回到了大學的時代。

這個世界,果真是無厘頭的厲害啊……

白林搖着頭,擠出洗面奶開始洗臉,整理頭髮。

等到洗漱完成之後,白林從衛生間走了出來,此時舍友們也都陸陸續續的起了。

「老白啊,起的那麼早啊……」林子豪打着哈欠的說道:「你拿手機響個不停,估計是劉雨桐打給你的電話,你快去看看吧。」

白林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手機還在床上。

我說剛剛回到寢室的時候怎麼聽到一陣那麼熟悉的鈴聲啊……

原來是我自己的手機響了。

白林這時候想起來,今天清早的時候迷迷糊糊的好像接了劉雨桐的一個電話,好像是她在質問自己為什麼沒有給自己帶早餐之類的……

「原來是真的啊,還以為是舔狗病犯了呢,嚇死我了。」白林鬆了一口氣說道。

他回到床上拿起電話,看著兒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由得的皺了皺眉頭。

但是他還是接了電話。

果不其然,電話剛剛接通就傳來了劉雨桐氣憤的質問聲。

「你今天早上為什麼掛我電話?為什麼不給我帶早餐?你知不知道你沒給我帶早餐害得我體育課差點暈倒!要不是我陳程給我帶了糖,我可能都直接進醫務室了!不就是昨天晚上我去找了一下陳程嗎?你用得着那麼小題大做嗎?你能不能……」

白林沉着臉,一句話也沒說,等着劉雨桐那邊喋喋不休的把對自己的所有抱怨的說出口。

最後,劉雨桐那邊的聲音停了下來,她在那邊喋喋不休的說了十二分鐘,全都是對白林的抱怨和指責。

抱怨他小題大做,抱怨他沒有男人的胸襟,抱怨他沒有履行一個男朋友應盡的義務……

總之匯總成一句話就是,你白林是個不稱職的男朋友,不如陳程一個!

等到劉雨桐那邊爆發完,白林才沉着臉說出那句話。

「劉雨桐,我們分手吧!」

隨後沒有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機會就直接掛斷並且拉黑了劉雨桐的電話,隨後點進微信,拉黑刪除一條龍,整套操作行雲流水,沒有一個多餘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