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書友小窩:935424397,歡迎隨時進來van♂

腦子寄存處

……分割線

「白林,陳程那邊真的有事,我現在必須過去一趟,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好嗎?」

劉雨桐身着一襲米白色短裙,身後烏黑的秀髮猶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泄落在腰間,精緻的容顏上帶着一抹焦急的神色。

而白林則是面無表情的站在她的面前,手捧着的鮮花僵直在了半空之中。

今天是白林和劉雨桐在一起三周年的紀念日,兩人從高二開始相戀,直到今年已經走過了第三個年頭了。

白林為了她,放棄了可以考上的985院校,毅然決然的上了這所雙非院校,毅然決然的選擇了一個自己根本就不喜歡的專業。

但是在白林看來,只要是為了劉雨桐,這一切都值得。

而他們已經在一起了整整三年,今天也是他們的三周年紀念日,白林早早的就已經為她準備好了驚喜。

但是就是在這麼個特殊的日子裏面,劉雨桐接了一個電話就要丟下白林一個人。

白林早就已經不記得這是劉雨桐第幾次這樣了,太多次了,已經記不得了。

陳程是和白林還有劉雨桐一起長大的人,三人從小學一直到大學,都非常「巧合的」在同一個學校。

在三人的關係當中,陳程一直都是一個「弱者」,一直都是一個需要被照顧的角色。

許是他從小體弱多病的原因,劉雨桐總會額外的更加關照陳程一些,每次只需要一個電話,劉雨桐就會立刻出現在陳程的面前。

從前是這樣,後來他和劉雨桐在一起了,也還是這樣。

每次在自己需要劉雨桐的時候,陳程總會有一個不合時宜的電話打進來,每次都是那麼的「恰到好處」,每次都能將劉雨桐叫走。

白林知道這是陳程故意的,但是面對自己最愛的人,他一次一次的騙自己;陳程只是真的需要幫助,劉雨桐也僅僅是出於朋友的角度去關心他而已。

在這種自欺欺人的自我PUA之下,白林竟和劉雨桐在一起了整整三年。

不,更確切的來說,是八年。

因為白林,他是重生回到現在的。

在這件事情之後的五年時間時間內,白林依舊以這種自我PUA的方式極力的維持着和劉雨桐的關係,一如既往的對她好,噓寒問暖,送吃送喝,一副十分卑微的樣子。

而在五年之後,白林向劉雨桐求婚的那天,陳程那不合時宜的電話再次打來,將還沒有說出求婚詞的白林直接截胡,直接叫走了劉雨桐。

那天晚上,劉雨桐一夜未歸。

那時候的白林看着手中的婚戒,腦海當中不斷浮現出劉雨桐被陳程一個電話叫走時候的樣子。

他多少次想要終結和劉雨桐的這段關係,但是八年的時間讓他對這段感情難以割捨。

那時候他天真的想着,可能劉雨桐和自己結婚之後,就會變了,陳程也會因為劉雨桐是自己妻子或者未婚妻的身份而漸漸的和她拉遠距離。

但是現實卻狠狠的給了他一個巴掌。

就在白林和劉雨桐訂婚的那一天,又是陳程的一個電話,直接將劉雨桐叫走。

白林想要想要阻止,因為今天是他們的訂婚宴,幾乎所有的親戚朋友都來了,如果劉雨桐走了,白林毫無疑問會顏面掃地。

「我都答應嫁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訂婚宴沒了大不了再辦一次,但是陳程這一次是真的有事,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小心眼啊!」

劉雨桐說著,不顧白林的反對和挽留,摔門而去,只留給白林一道決絕而又焦急的背影。

白林停下了對前世的回憶,面無表情的看着眼前這個曾經自己最愛的女人。

那張曾經讓白林可以拋棄一切追求的人此時卻在白林的心中掀不起一絲波瀾。

八年,在所有白林和陳程的選擇題當中,劉雨桐每一次都毫無意外的選擇了陳程。

八年時間足夠將一個人所有的愛和熱情消耗殆盡。

他現在對劉雨桐,早就沒有了哪怕一點點的感情。

「白林,陳程那邊真的可能出事了,我現在真的要過去看一下,我處理完陳程那邊的事情再回來陪你,好嗎?」劉雨桐說道,語氣之中更加多了幾分焦急。

「好,你去吧。」白林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

劉雨桐愣了愣,顯然有些意料不到這一次白林會答應的那麼痛快。

要是換做以前,面對劉雨桐的這一要求,白林肯定是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

畢竟自己的女朋友要在和自己在一起三周年紀念日的這天去照顧別的男人,這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接受。

事實上,前世的白林也是這麼做的,他說什麼也不同意劉雨桐去找陳程,還因此和劉雨桐大吵了一架。

最後劉雨桐丟下一句:「不就是個紀念日嗎?大不了有以後補辦給你不就好了?還是說你就這麼小心眼?就是恨不得陳程出事?」

說完她只留給了白林一道決絕的背影離去。

每一次白林和劉雨桐因為陳程的事情而發生爭吵的時候,劉雨桐都會留下這麼一句話,都會說白林是個小心眼恨不得陳程出事的人。

當時的白林,即使知道這一切都是陳程有意為之,但也卻無力反駁,他不知道為什麼有人會那麼惡趣味的想方設法的去破壞別人的感情,會那麼心安理得的讓別人的女朋友照顧她一晚上會那麼恬不知恥的說出那句「我怕你結婚之後就不理我了」。

搞得就好像他白林才是那個介入別人感情的第三者一樣,就好像他是破壞了一對青梅竹馬完美的愛情一樣。

那天之後,劉雨桐和白林冷戰了整整一個月,最後還是陳程出來主動道歉兩人之間的關係才重新迴轉。

不然那時候,白林和劉雨桐可能就真的分手了。

一開始白林還以為是陳程良心發現,終於認識到了自己自己的越界行為。

但是見面的第一句話就差點讓白林噁心壞了,陳程那茶里茶氣的語氣差點讓他噁心的吐出來。

陳程的語氣,倒像是他大度的不再追究白林一樣,讓白林內心的厭惡不斷增加。

但是沒辦法,他那時候沒有真的想要和劉雨桐分手,只能順着這個不是台階的台階下來了。

但是這一次,白林可沒有任何管她的興趣了,反正就是個不相干的人,管她幹嘛?

這舔狗誰愛做誰做,拜拜了您嘞!

祝您和陳程天長地久,就別出來禍害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