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反時差第0章 序章在線免費閱讀

逆反時差第1章 重生歸來在線免費閱讀

在後花園之中

顧芊鈴正在後宮中賞梅,此時正是臘月,正是梅花盛開最美的時節。

再加上正在下雪。

點點白雪落在梅花上,襯得梅花更加艷麗了。

「母后!」

顧芊鈴聞聲望去,一個精緻可愛的奶娃娃正跑向她。

顧芊鈴附身將娃娃抱起來,拂去她頭上的雪花「錦書,你不好好在屋裡待着,出來做甚?」

「母后,兒臣想你了」錦書摟住顧芊鈴的脖子。

「想母后了,讓下人來喊便好。你從小體就弱,現在正下雪,你出來萬一着涼了,可就不好了。」

「可兒臣就是太着急了,想你,想早點見到你,早點抱着你。」

「乖。」

「皇后娘娘!陛下…陛下他……」

「什麼事,慢慢說」顧芊鈴將顧錦書放到地上。

「陛下,他帶回了一個……三歲……小男孩,………是…是青樓……肢女……的孩子……」

「嗯」雖然她嘴上是這樣說,但是下一秒她就忍不住暈倒了。

顧錦書不可思議,趕忙喊道「母后!」

「皇后娘娘!」府里的下人都紛紛跑了過去。

不過半個時辰,當朝皇帝亓淮深便到了。

他緊張得握住顧芊鈴的手「芊鈴,我……」

顧芊鈴勉強擠出一個笑「陛下……臣妾已無大礙,還請陛下早些回去……處理國事吧…」

顧錦書道「父皇,你帶回來的孩子在何處?能讓兒臣見一見嗎?」

「嗯,他現在在……」亓淮深雖有些不忍,但他畢竟是自己一時糊塗才……「在冷宮」

「父皇,他才兩歲,在冷宮會出事的,能讓他以後與兒臣住在一起嗎?」

「這……」亓淮深有些猶豫,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顧芊鈴笑道「既然錦兒想,那陛下便允了吧。」

「好吧」

冷宮之中

這是顧錦書第一次見他,卻覺得明明是男孩,怎生的如此好看?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冷宮之中的樹下面。那時候他冷的縮在角落裡的樹下面。

顧錦書不知為何第一次見面就很喜歡他,可能是因為同有父皇的血脈吧。

顧錦書朝他伸出手,笑得溫柔,宛如春風一般和煦「你願意跟我走嗎?」

他抬起頭,小臉凍的慘白,她對於他來說是那麼耀眼,耀眼到他望塵莫及,不敢去玷污。

顧錦書似乎看出他在想什麼,下身握住他的手「你好,我叫顧錦書,是你的大姐。」

「大…姐…姐姐…」

「叫姐姐也行,你叫什麼名字?」

「亓…亓青賤」

顧錦書思索着「這個名字,還真是隨意。記住了,你不叫亓青賤,以後你叫亓青箋。」

同音不同字,改一字,意全變。

「謝謝,姐姐…」亓青箋糯糯開口。

到了宮殿之中,顧錦書命人給亓青箋沐浴,換衣。

小傢伙皮膚白嫩,倒是不像一般的男子。

從此,顧錦書就一直和亓青箋一起,這這幾年把亓青箋養的可算有了點人樣。

—————————

十年後

顧錦書15,亓青箋13。

「王爺,長公主殿下求見。」

攝政王段清衍正在和南武王沈景筠談論事情,段清衍聽到顧錦書要來,便道「那就請進來吧。」

「見過長公主殿下」攝政王先行禮。

「王爺不必多禮,今日不知舅舅也在,突然前來多有冒昧,還請見諒。」

「侄女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嗯.」顧錦書拿出一張黃色的紙張,鋪開擺到段清衍面前「這張是真的嗎?」

段清衍看了看那張紙,上面有很多裂紋縫隙。明顯是一張又一張的碎紙拼接起來的。

段清衍垂眸「是真的。」

「為什麼?」顧錦書還是忍不住為了出來,他不明白,明明有更有權有勢的地位等着他坐,為何偏偏……

「因為本王不想,本王從小就體弱多病,實在是不適合,而且本王喜歡自由,不想被困在那裡。」

「那你這……「

段清衍笑笑「起碼有時候不用去上早朝,可以隨時出去遊玩,隨意做想做之事,還不用擔心。」

顧錦書道「本宮明白了。」

顧錦書把那張紙帶走了,沈景筠就湊了上去「哦?我的好外甥女給你看了什麼?」

段清衍道「沒什麼。」

他明明已經撕碎藏在了深宮之中,她為何會去那裡?又為何會拿出來?又為何會有耐心拼湊出一張完整的來他面前。

沈景筠撇嘴道「什麼秘密啊?就不想讓本王知道,你們不會有什麼事瞞着本王吧?」

「南武王要是沒事,便會去吧。」

這明晃晃的逐客令,沈景筠當然聽出來了,但他偏不走「別趕人啊」

段清衍冷冷道「來人!送客!」

「南武王這邊請」

沈景筠當然知道他不走,以後會被段清衍怎麼算計,便只好離開了。

本以為日子會這樣平淡的過下去,可是在這個六月中旬,是一個下雨天,在那一天子時,段清衍滅了顧家滿門,皇后娘娘顧芊鈴也死在了那一晚。顧錦書也哭了一晚。

亓淮深下令將段清衍處死。

沈景筠不敢相信,他不相信他會這樣做。

顧錦書雖然傷心過度但也覺得不對勁,他為何會無緣無故殺死自己的母后,莫非想想讓父皇的心病,然後繼承皇位。

若是那樣的話,那他就不會將將先皇的聖旨撕碎,扶自己的父皇等位。

便申請三天調查真相。

第三天子時。

她查到了,有人唯恐天下不亂。寫了封信寄給段清衍,寫的是顧家為幫助顧芊鈴登上皇后之位,給亓淮深下蠱。將來蠱發作,那時顧家說什麼便是什麼了。看看那個時候這個國家是亓家的還是顧家的。

這些內容當然是假的,顧芊鈴和亓淮深那是兩情相悅。

他當然不想讓自己的國家變成那樣,所以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任何一個粗心大意的小細節都會使自己的國家走向滅亡。

他容忍不了,即便那個人是他的姐姐,即便殺了她,他會傷心難過。但是他不敢拿自己的國家去賭。

他還是去辦了。

顧錦書找到證據的時候,已經有人來報「陛下已經下令追殺攝政王了」

顧錦書總有種不祥的預感,聽到這句話後。暗道,不好。

她瘋了一般跑出去,她想挽回。

亓青箋攔在顧錦書面前「姐姐,別去。危險」

「青箋,你攔不住我的。」

「姐姐,我不想你遇到危險。」

顧錦書直接命人把他拉開,亓青箋喊到「不!姐姐!」

他知道自六歲起,顧錦書就患上了心病,不能見血,他不想讓她的心病再加深了。

顧錦書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段清衍被一箭穿心,跪倒在地上。而沈景筠手中拿着弓箭,居高臨下的看着他,但仔細看他的眼尾已經紅腫。

顧錦書趕緊翻身下馬,跑過去。看着他,她跪坐在地上,扶起他的上半身,忍不住哭。

「不!不!不!」

沈景筠這才反應過來把弓箭扔到一邊,他走過去看着顧錦書的臉。

慘敗的小臉上滿是淚痕,嘴裏還不停地念叨「舅舅……他死了……他死了……」

沈景筠不忍心她哭成這樣,隔着段清衍的屍體抱住她,他的淚水也不禁滑落臉龐。

顧錦書還在不停的念叨。

「她死了……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