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大樓戒嚴,所有人不得外出。」

「馬上找到你說的那個人。」

「等我回來。」

一個在其他區進行考察的滿臉威嚴,額頭皺紋很深的濃眉中年人放下了和黃木肖的電話。

他叫沈齊冠,在鵬城官方內是個讓人聞風喪膽的人物,此時的他眼神閃爍了一下,剛剛一個屬下告訴他,有人預言了末日。

如果不是這屬下已經跟了自己這麼多年,深知對方為人,他早就劈頭蓋臉罵過去了。

「回去!」

顧不得這裡的工作,他轉過身向今天的小組揮了揮手。

在路上他撥打了一個老友的電話,讓對方他查出周明承的一切資料。

而在掛斷電話後,在大樓里的黃木肖先傳達了戒嚴的命令,隨後找到了上午周明承留下的電話。

嘟嘟幾聲後,電話接通。

「你在哪!」黃木肖着急地詢問道。

正在喝奶茶的周明承頓時瞭然,看來是已經看到預言了。

他抬頭看向了對面大街的紀律大樓吸完最後一口奶茶笑着回道:「門口。」

…..

一個小時後,一支車隊在站崗衛兵的注視下停靠在了已經戒備森嚴的大樓下。

車剛停穩,沈齊冠雷厲風行地下車,往大樓走去,身後的下屬們連忙跟上。

在檔案室,他見到了黃木肖。

黃木肖見到他回來後馬上遞出了手上的檔案,「主任,這個。」

沈齊冠接過後打開看了一眼,紙上正是寫着世界上剛剛發生的三場大地震。看完這個「預言」,他閉上眼思考了一會,等再睜開眼後他看向了黃木肖身後的三個人。

「你們親眼看着黃木肖打開檔案的?有換過嗎?」

作為證人的劉保三人先後證明了這份東西沒有經過調換。

沈齊冠沉默了,他相信四個經過考驗的同志不會在他面前一起說謊,但是這件事實在太離譜了。

「人在哪?」

「在會議室。」黃木肖知道他問的是周明承。

沈齊冠點了點頭,隨後把檔案袋夾在腋下,走向了門口,表情嚴肅地道:

「我要看上午的監控。」

不經過嚴格的檢查,他不會把這件事往更高層上報。

必須要慎重!

接下來的時間裏,沈齊冠一行人來到監控室調看了上午發生的事情。

他看見了周明承走進大樓,黃木肖把檔案交給劉保,隨後在下午兩點多看到了黃木肖打開檔案,再之後檔案一直放在桌面上,直到他從外區趕回來出現查看檔案袋裡的預言。

看完監控回放的這一切。

沈齊冠腦子裡冒出了三個相對符合邏輯的想法。

第一個是那個叫周明承的年輕人給眾人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通過不知名的手段在紙上做了手腳,可以實時「更新」預言。

但是這個概率很小,他想不出能有怎樣的手段隔空更新紙上的字。

那就是一張普通的紙。

第二個是黃木肖等人不惜放棄家庭、工作,冒着坐牢的風險修改了監控,或者更換了「預言」,玩了一出大戲。

第三個是最離譜的,預言是真的,末日也是真的。

以上三個,不管是哪個都是重大的事情。

第一個代表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科技,或者魔法?

第二個代表內部出現了重大隱患,會掀起新一輪監察,甚至整個鵬城都要審查一遍。

第三個那真的是天要塌了。

他手指敲了敲桌子,房間里的氣氛變得越發沉悶,一股讓人發顫的感覺進入了每一個的心頭。

知道預言的只有黃木肖和沈齊冠,其他人並沒有看過那張紙。

但所有人都知道,出大事了。

「我要見見那個人。」

沈齊冠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他要見周明承了。

「是!」

…..

而在另一邊,一個陽光明媚的小型辦公室里,周明承面前放着一瓶礦泉水,此時的他正在閉目養神。

「咔嚓」

隨着一聲門響,他睜開了眼睛看向了門口。

原來是黃木肖和一個陌生的中年人進來了。

黃木肖眼神複雜地看了周明承一眼,隨後介紹道:「這位是我們主管紀律的沈主任。」

聞言周明承眼睛一亮,他總算是見到了一個有些地位的人物了。

他起身禮貌地微笑道:「沈主任您好,在下周明承。」

「周先生您好,鄙人沈齊冠。」

沈齊冠上前面帶笑容地伸手和周明承握了握,隨後坐到了對面。

此時的他沒有剛剛在屬下面前的嚴肅,反而十分親切地看着周明承,一臉笑意彷彿只是見個外來的客人一樣。

但在他身後的黃木肖知道,沈齊冠是來「提審」周明承的。

沈齊冠坐下後先是打量了一下周明承,一個氣質陽光,樣貌英俊的青年。

同時在腦海里他把收集到的資料過了一遍,從資料上看,眼前的青年是一個遵紀守法的普通人,近期體檢正常,往日行為也無異常,並不像有精神疾病。

他沉默片刻後呼出一口氣道:「周先生重生歸來?還能準確預言?真的?」

他眼神微眯,像是要從周明承的表情上找出破綻。

但周明承挺直了腰,十分真城和沈齊冠四目對視,他點了點頭語氣堅定有力地回答道:「真的。」

隨後不等沈齊冠說話,他繼續開口道:「我知道沈主任不信我,不過沒關係,我再預言一次就是了。」

說著周明承拿出了手機,亮屏後指了指上面的時間道:「現在是下午四點十八分,五分鐘後東瀛首都外海會發生一場六級地震,導致一艘遠洋國際貨輪側翻沉沒。」

說完他不再說話,拿起一旁的礦泉水小口抿了起來。

咦,還有餅乾。

看着眼前的年輕人悠閑地吃着餅乾,沈齊冠眉頭微蹙。

這麼自信?

想了想,沈齊冠拿出了自己相比於現在這個年代有些老土和厚重的手機。

這是一台特製的安全手機,他在上面找到一個老朋友的電話撥打了過去。

「嘟嘟嘟~」

在周明承和黃木肖的注視下電話通了。

「喂?老沈你找我幹嘛?」

電話里傳來一陣粗獷的聲音。

沈齊冠先是看了周明承一眼然後對着電話那頭道:「老楊,五分鐘後東瀛首都外海有一場六級地震,你先給我記着。」

「啊?老沈你在開什麼玩笑呢?什麼五分鐘之後有地震?還是東瀛的?咱們地震局都這麼厲害了嗎?」

電話對方顯然不信,對着沈齊冠打趣道。

沈齊冠淡笑兩聲道:「你就當我開玩笑吧,你先記着就是了。」

「嗶」

電話掛斷,沈齊冠知道對方肯定惱火的很,但他現在沒空去理會。

大不了到時候請老夥計吃頓飯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