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運轉個彎第7章 實習第一天在線免費閱讀

命運轉個彎第8章 換房在線免費閱讀

金波聽到門外傳來一陣陣雜亂的腳步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就走出庫房門想看個究竟。只見三三兩兩各種各樣形形**的人不斷走入店內,他們一邊走一邊拿出一張卡片往服務台上放着的一台機器**去刷一下。

金波正獃獃地看着,忽然聽到那保安叫道:「金波,你過來一下。"金波循聲望去,只見那保安站在門口的服務台旁,旁邊站着一位瘦高個青年,不到三十歲的樣子。保安向金波招了招手,金波走了過去。保安指着那瘦高個向金波介紹道:「金波,這是面點房的主管粱濤梁總,以後你就跟着他干。"

金波滿面笑容地走上前去,向粱濤伸出右手,梁濤伸岀右手與金波握了握,淡淡的說道:"你跟着我,要聽話。"說罷領着金波上了二樓。二樓與一樓一樣,樓梯口處也是個小庫房,不過小庫房的開口不是朝着樓梯,而是開在庫房右邊的**,而且正對着一組工作台。工作台由二個大約長一米八寬一米帶櫃門的不鏽鋼工作櫃組成,離庫房大約一米五的樣子,上面擺放着一台四孔液化氣灶,一台燃氣煎餅機,一台燃氣扒爐。從距離工作台大約一米處開始,左邊一排一排的擺着餐桌,每排二張桌子,每張桌子大約長一米二寬六十公分,前後各放了二把椅子,桌子一共擺了十一排;右邊靠牆處擺着不鏽鋼保溫車,一直擺到與最後一排餐桌平排處,餐桌與保溫車大約相距一米。

金波跟着梁濤上了二樓,往右邊走了大約十五米,就見到一道大門,大門上面寫着廚房重地閑人免入。推開廚房門,首先看到的是距門口三米處靠牆擺放着一排不鏽鋼貨物架,貨架上着各式各樣的原材料,有蔬菜,乾貨等等。貨架的前面是兩排貼着瓷磚的水泥案桌,兩排案桌相距大約一米五,案桌上擺眷茶墩與菜刀和一些不鏽鋼盤。案桌過去一邊是三組雙孔煤氣猛火灶,可以讓六個廚師同時炒菜,一邊是六個洗菜池。

而面點房就在廚房大門左手邊,大約十二平。面點房中間放着一個長一米八寬一米的不鏽鋼三層案台,進門的右邊靠牆處放着一組寬一米五高二米厚六十公分的不鏽鋼帶門儲物櫃,左邊靠牆處放着一台打蛋機,打蛋機旁放着一個麵包發酵箱,門的對面靠窗戶的一組帶門不鏽鋼工作台上,擺放着一台一層雙盤燃氣烤箱。

走進面點房,粱濤忽然想起了什麼,盯着金波問道:「你打卡了沒有?"金波莫名其妙的問道:"粱師傅,打什麼卡?」梁濤衝著金波笑了笑,指着工作台說道:「你先將面點房的衛生搞一下,我去給你打卡。」說罷,梁濤急匆匆地走出了面點房。金波先將手中的衣服放入儲物拒,然後,找出一個不鏽鋼盆與一塊抹布,到洗菜池那接了水,回到面點房,仔細地擦拭着工作台,發酵箱,打蛋機,儲物櫃等。由於這些東西本來就很乾凈,所以金波很快就完成了任務。

金波搞好衛生,正在考慮該幹什麼的時候,梁濤回來了,他遞給金波一張大卡片,卡片上頭寫着鑫寧自助餐廳沿江東路店出勤卡,下面這排姓名處寫着金波的名字,姓名下面是一份表格,表格的橫排第一道格子上分別標註着早中晚,豎排從第一格起,依次標註着1,2,3,4,5,直到31。梁濤指着出勤卡說道:「這是出勤卡,每天刷卡3次,早中晚各一次,早上,中午是上班的時候打,晚上是下班的時候打,打卡機就在一樓的服務台上,不會的話可以讓保安教你。今天早上的我替你打了,以後就靠你自己了。記住,別忘了打卡,忘了打卡算曠工,要受處分的。對了,我們這每天八點上班,八點半吃早餐;中午一點半吃中餐二點下班;下午四點半上班五點半吃晚餐,晚上十點半下班。餐廳有員工宿舍,離這不遠,你可以搬到宿舍來住,不過要先申請。"

金波聽了點了點頭,將出勤卡放入工作服上衣口袋裡,向梁濤問道:"梁師傅,現在做什麼呢?」

梁濤看着金波說道:「你會打海綿蛋糕嗎?」

金波回答道:「在學校里學過。"

梁濤道:「那你就打二盤海綿蛋糕吧!原材料到庫房去領。"說罷,梁師傅就站在一旁。金波到庫房領了三十個雞蛋,一些低筋粉,香蘭草粉,泡打粉,清油,白紙等。然後將雞蛋全部打入打蛋機料桶內,啟動打蛋機,先用慢檔打六分鐘,然後用高速打四分鐘,打至雞蛋篷起成雪堆狀,不再塌陷下去,再轉慢檔,放入低筋粉,香蘭草粉,泡打粉,攪拌均勻後,淋入少許清油攪拌均勻,接着停機取出料桶,倒入底部已貼好白紙的兩個烤盤內,抹平,然後將烤盤放在工作台震一下,放入已預熱好的烤箱內,烤約二十分鐘,烤至蛋糕篷起呈金黃色,用牙鑒插入蛋糕取出不沾手即成。

梁濤看着金波烤好的蛋糕點了點頭,讓金波將一盤蛋糕做成夾心捲筒蛋糕,然後切成塊,一盤蛋糕直接切成塊裝入不鏽鋼盤中,各裝四盤,等待傳菜員來取。

等金波做完這一切後,正好開餐了,梁濤笑盈盈的領着金波到了餐廳,餐廳桌子上擺放着三大盆菜,一個大湯桶,一盤蒸飯。打飯的廚師看見他們走來,就拿起一個快餐盤,打了三份菜,一份飯,然後又用一個紙碗打上一份湯,放在快餐盤的一角,然後遞給梁師傅,梁師傅將它轉遞給金波,讓金波先找個位置坐下來。金波端着盤,找了一個靠窗戶的坐位坐了下來,過了一會兒,梁濤端着盤走了過來,坐下,邊吃邊問金波:「感覺怎麼樣呢?

金波笑道:「感覺還不錯。"

梁濤說道:「這個店剛開張不久,你好好乾,爭取三個月後轉正留在餐廳里。」

金波聽了點了點頭……

晚上,金波下了班,走到附近公交車站等車,等了大約二十分鐘,十九路公交車來了,金波走進公交車,發現公交車裡只坐了幾個人。金波選了個靠窗的坐位坐了下來。公交車啟動了,繼續朝前開去。開着開着,公交車忽然象吃錯了葯一樣,一會兒朝右邊開,一會兒朝左邊開,車內一片驚呼聲。金波朝司機台望去,只見那司機一隻手捂着胸口,一隻手死死地抓着方向盤,頭一點點往下沉,上身漸漸地朝方向盤趴去。

金波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朝司機台衝去,還沒等到他衝到司機台,一位男子已經衝到司機台,一手掌着方向盤,另外一隻手將司機腿移到一邊,然後一腳踩住剎機,公交車發出刺耳的剎車聲,停住了。那男子拉上公交車手剎,與金波一道將司機從座位上移下來,然後輕輕地將司機放在最近的一排座位上躺着。

接着,金波從車門衝下,在附近找到一個電話亭,金波趕緊拔打了一二零急救電話,然後就在公交車旁等着。大約十五分鐘後,急救車來了。看着急救車載着那位司機與那男子急馳而去,金波鬆了口氣。可是由於公交車總站無人接聽電話,不能派司機過來接班,這趟車又是末班車,剩下的路只能靠雙腿了。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金波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遞給梁濤一份住房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