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運轉個彎第9章 有了未婚妻在線免費閱讀

命運轉個彎第10章 沄沄見公婆在線免費閱讀

第二天早晨三點半,金波來到早餐店門口,看見從卷閘門透出來的光,就知道鍾良平來了,因為早餐店除了他們需要三點半趕到以外,其他的人只要五點鐘趕到就可以了。金波拉開卷闡門走進店裡,然後又拉下了卷閘門。

果然,鍾良平正在案墩上切着牛肉,用來製作大片牛肉碼子。金波走過去看著鐘良平問道:「大叔得的是什麼病呢?」

鍾良平一邊切着牛肉,一邊說道:"急性闌尾炎,化膿了,昨天已經做了手術。"

「誰照顧你爸呢?」金波繼續問道。

"我媽在照顧我爸,我妹要去上班。"鍾良平說道,"我負責這幾天的飯菜。如果待會兒我去送飯時,店裡忙不過來,還請你都擔待。」

金波笑着答應了。

下午下班後,金波買了些水果,提着去醫院看望鍾良平的爸爸。走到住院部,金波才想起自己連鍾良平的爸爸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住在哪個病房都不知道。於是,金波找到一位醫生,向他詢問急性闌尾炎患者住什麼病房。那位醫生告訴他,急性闌尾炎患者都住在外科樓,讓他到三樓外科樓去問問。金波找到外科樓,問那裡的護士長,昨天做闌尾炎手術的住在幾號床。護士長查了查記錄告訴他,昨天只有一個叫做鍾沅生的做了闌尾炎手術,住在十九號床。

金波找到十九號床,看到鍾沅生正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針,而鍾良平與他媽媽就在一旁守着鍾沅生。鍾良平見到金波連忙迎上前來一邊接住水果,一邊向金波表示感謝。

金波詢問了一下鍾沅生的病情,又說了些要保重身體注意休養,醫生怎麼說就怎麼做之類的話後,就起身告辭。鍾良平殷勤的將金波送出病房,直到樓梯口才返回病房。

金波走出住院部,遠遠的看見鍾良平的妹妹手裡提着幾個保溫盒迎面而來,兩人擦肩而過時,鍾芸芸朝金波露出了羞澀的笑容,金波見了不由得一怔,扭過頭來邊走邊看,直到鍾沄沄消失在眼帘中。

二十天後,鍾良平一家邀請金波到鍾家去吃晚飯,說是對金波去探望鍾叔的答謝。金波推辭了一番後就答應了鍾家的邀請。

金波到了鍾家,才知道鍾家住在城中村,是城中村的村民,有棟獨立的六層樓的洋房,四排三間,一樓中間是堂屋,兩邊做門面。由於地處偏僻租不出去,就用來做了車庫,裏面停放了一台三輪車,擺放了一些雜物。

從堂屋後面的樓梯走上二樓,二樓的中間是餐廳與客廳,還做了個陽台,兩邊各有兩間卧室,靠樓梯的左邊是二間衛生間,靠樓梯的右邊是個大廚房,典型的農村傳統房屋模式。

現在,二樓餐廳里的一張八仙桌上擺滿了菜肴,有溜豬肝,滷雞爪,清蒸雞,紅燒魚塊,粉蒸肉,啤酒鴨,油炸花生米,海帶排骨湯,醋溜馬鈴薯絲,炒青菜等。還擺了一瓶習酒,一瓶肖縣紅酒。鍾良平的爺爺奶奶坐在上首,爸爸媽媽坐在左邊,金波與良平坐在右邊,下首坐了鍾沄沄與弟弟子平。

席間杯酒言歡好不熱鬧,酒足飯飽之後,鍾良平送金波出門,兩人一邊走一邊聊,直到走到金波住的樓下,金波邀良平上去坐坐,良平擺擺手轉身而去。金波站在那看着良平,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轉身準備上樓,鍾沄壇突然從一旁的角落裡衝出來,笑盈盈的站在金波眼前。金波被嚇了-跳:"沄沄,你什麼時候來的?"

鍾沄沄嗔道:「我就跟在你們後面,你們光顧着說話,哪會注意到我,怎麼,不邀請我上去坐坐。"

金波看了看錶,十九點三十五,時間還早,於是就邀請沄沄上樓進了房間。在房間里,沄沄邊走邊用眼睛不住的朝四處打量,不時地用手摸摸桌子,摸摸椅子等傢具,最後一屁股坐在床上,嘴裏嘟啷着:「看不出來你還挺講衛生的。"

金波從熱水瓶里倒出一杯開水,放在一旁的小方桌上,親切的對沄沄說道:"沄沄過來,到這裡來喝水。"

沄沄聽了惱火的說道:"怎麼,怕我弄壞了你的床!"說完氣呼呼的站起身來就往門外走,走到門口,沄沄低着頭抿着嘴臉上紅紅的說道:"金波哥,以後我會常來的。"說罷,輕輕的拉上門就走了。

果然,從此以後,沄沄隔三差五就跑到金波這裡來玩。玩着玩着,金波漸漸的知道沄沄喜歡吃脆蘋果,香蕉,水煮花生,鹵鳳爪,桃酥等。知道沄沄畢業於幼師學校,在縣機關幼兒園做幼師,有一個叫悠悠的閏蜜,在鄉下一所中學裏教初中。知道沄沄畫得一手好畫,寫得一手好字,就是跳舞有點差強人意,為了這沒少挨老師與園長的批評等等。

有一天上午,沄沄突發奇想想去河邊釣魚。釣魚需要工具,而他們沒有,於是金波掏錢買了釣竿,釣魚線,魚鉤,網撈,三角凳,魚餌,隨後,兩人騎着單車來到縣城附近的一條小河釣魚。那小河河水清澈見底,小魚兒在水裡游來游去,悠閑自在。

金波與沄沄各持一根釣竿,將釣魚線上的魚鉤穿上魚餌,拋入水中,然後,兩人靜靜得盯着釣魚線上的浮子,看看是否上下沉浮,如果浮子有沉浮,說明有魚兒在咬鉤。

也許是運氣不佳,也許是技術不行,直到傍晚,他們也沒有釣到一條魚。沄沄有些生氣,悶悶不樂地與金波收拾好東西往回走,走着走着,沄沄腳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倒。身旁的金波眼疾手快,放下手中的東西,一把將沄沄抱住。沄沄倒在金波的懷裡,臉蛋紅撲撲的很是好看。金波情不自禁地俯下頭去吻住沄沄的嘴。沄沄閉着眼睛回應着金波的衝動,許久兩人才分開。沄沄含情脈脈地盯着金波甜甜的說道:"金波,你什麼時候帶我去你家呢?"

金波吻了一下沄沄頭髮,輕輕的說道:"過幾天,我就請假帶你回去。"沄沄聽了,羞澀的靠在金波的肩膀上。

十天後,金波與沄沄踏上了去金波家鄉的路。為此,沄沄的全家到車站為他們送行,祝福他們一路順風,天遂人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