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武仙國第九章 後怕在線免費閱讀

機武仙國第十章 幻境沉淪在線免費閱讀

又昏迷了,這是李平凡睜開眼睛前唯一的想法,他起身環顧四周,發覺視線還是有點模糊,抬手揉了揉眼,待他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後,不由得苦笑一聲。

執行者大樓,還是那個熟悉的房間,兩次昏迷都是從這個房間醒來,他和執行者的緣分還真是不淺。

他看見他的雙手裸露在外,沒有治療過的痕迹,由此他得出兩個結論。

一,他的癒合速度很快,他清楚的記得在他打碎防護罩的時候聽到了骨裂的聲音。

二,鄭新國知道了他的這個外掛,但肯定不清楚具體功能。

獨自坐在床上,李平凡閉上眼睛,默念「爺爺」召喚出了面板。

他研究了很長時間,發現怎樣都修改不了召喚口訣,索性就把口訣當成了警鐘,告訴他凡事都要謹慎一點。

但好像不太起作用,要不然這次的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般地步。

李平凡(壽元113)

體魄:15+

仙法:鍊氣十二層+

源力點:87

源力點少了這麼多,正常來說,源力點應該還剩179點。

那不見得92點到哪裡去了,一次增加12點體魄需要耗費那麼多點嗎。

想到這裡,李平凡集中注意力往體魄上加了一點,可能是身體適應了的原因,他這次沒有感覺到特別大的反應,只是感覺自己不那麼飽了。

看着面板上源力點減少了兩點,李平凡點了點頭,關於這點早有猜測,隨着實力提的升,源力點的消耗肯定也會增加。

但既然源力點的大規模消耗與加點沒有關係,那剩下的就只有他那強大的癒合能力了。

找到原因後,李平凡沒有選擇在這裡測試,而是開門走了出去,因為他現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與此同時,辦公室內,鄭新國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下屬。

「你要李平凡?」

「為什麼。」

執行者隊長咽了咽口水,乾笑道:

「鄭公,您是不知道,當時我帶着隊員在小食街…..額….巡邏,親眼看到李平凡赤手空拳,硬生生的打碎了那人的防護罩,雖然他實力不高,但就沖他那個愣勁兒,我挺看好他。」

「後來也就巧了,抓捕時,他的朋友說他也是執行者,回來我就去查了一下,發現他是鄭公您特批的編外人員,我心想這不就是緣分嗎,所以我就來了,來向鄭公申請一下,把他調到我的隊伍里。」

鄭新國看着眼前的下屬,季侯印在他手下也有不短的時間了,忠心自然沒得說,人的話也沒有什麼大毛病,把李平凡交給他帶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這新來的老鄉看起來一點都不純樸。

鄭新國點燃一支煙捲,隨手一拋就扔給了下方的季侯印。

「好了,我知道了。」

「你可要給我認真的操練他,我那失散多年,沒有血緣關係的遠房親戚就交給你了。」

季侯印聞言狐疑的看了看鄭新國道:「遠房親戚?沒有血緣關係,失散多年,鄭公….您不是認了個乾兒子吧。」

編外人員好帶,領導的乾兒子可不好帶,別到時候猛將沒有,倒請來了個少爺。

「滾,滾,滾!」

季侯印笑了笑,微微欠身退了出去。

卻剛好碰到了來找鄭新國的李平凡,只見他看着李平凡已經恢復的身體眼前一亮,果真是天賦異稟啊。

越看越滿意,季侯印伸出手拍了拍李平凡的肩膀。

「不錯,不錯,以後你就跟哥混了,記住,哥叫季侯印,一會兒報到的時候報我的名字,千萬不要報錯了,哈哈哈哈。」

李平凡不敢動,他發現眼前這個自稱季侯印的男人太怪異了,尤其是看着他的眼神。

不是吧,這個世界難道也有……..

終於,那個男人離開了,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視線,李平凡鬆了口氣,徑直走進了眼前的這個房間。

鄭新國看到李平凡進門後,點燃一根煙捲的同時揮了揮手,只聽砰的一聲,房門關閉。

「穿越者之間聊天的內容還是隱秘一點的話。」

鄭新國笑了笑道。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如果,是關於你外掛的事,就不用再說了,上次見面後我就告訴過你了,你過關了,後面你的外掛出現什麼變化都是你自己的事,你不用想着告訴我,擔心不告訴我就會怎麼樣,穿越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們不會好奇你的外掛具體能做什麼,你只要記得,穿越者們是天然的盟友,相信你也猜到了,有些事情我們對你是有所隱瞞,你對我們懷疑的同時,我們也不會信任你,信任這種東西,本就是建立在利益和實力的基礎上,你說對吧。」

「………」

李平凡被鄭新國突然的一段話說的愣在了原地。

鄭新國的意思也很明顯,你和我們暫時還不是一條船上的人,你們秘密我們也不感興趣。

但是李平凡想問的不是這個,他剛剛在來的路上就想明白了,他和穿越者們的關係,這個看似最要緊的事反而最不重要。

以他目前的實力,他些人輕而易舉的就能殺掉他,有琢磨那種事的功夫,還不如多轉化兩塊靈石來的實在。

「額…..我來是想….問一下我同學趙敏柔的事,趙老二有交代把人賣給誰,賣到哪裡去了嗎?」

鄭新國聞言愣了一下,心想,這順序不對啊,照正常來說,在他說出這段話後,李平凡現在應該震驚的說不出話才對啊。

話術過時了?不對啊,這套話術用了五百多年了,當初自己不就是聽了這套話術然後被震驚的一塌糊塗嗎。

「這個,這個,這個事現在的負責人是你剛剛在門口碰到的那個人,你要問就去問他吧,他現在也是你的隊長,你以後就隸屬他那個小隊了。」

說到這裡,鄭新國的椅子轉了過去,背對李平凡擺了擺手,手一翻,一支煙捲丟了出來。

李平凡接住煙捲,強忍着不停向上勾起的嘴角,轉身開門走了出去,突然,他面色一僵。

「忘了問了,季侯印小隊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