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8章_伊小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沒想到兩小杯藍色的飲料,後勁這麼大,看來在酒吧真的不能隨便喝什麼,以後再也不能來了,蔣向陽坐在吧台懊悔想到。「廁所在哪裡?」蔣向陽問酒保。

「女士,前邊右拐。」酒保伸手指了一個方向,蔣向陽抬頭望向舞池中z央,早已看不見崔雲玉的身影。有異性沒人性,想來崔雲玉已經玩嗨了,早就忘記自己進酒吧前說過的話了。蔣向陽被逼無奈自己慢慢拖着沉重的腦袋向廁所移動。

蔣向陽一進酒吧的時候,靳向宇就注意到了。當時靳向宇正和發小顧易之站在二樓的包間里看向門口,兩人正在打賭,下一個進來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靳向宇猜的是男人,顧易之猜的是女人,賭注是一輛黑色奧迪a7,這是今年靳向宇35歲生日,靳向宇爺爺送給他的生日禮物,生日當天靳向宇爺爺專門派人送到雲水市。但是靳向宇嫌太高調,一直丟在車庫裡沒有開,顧易之已經覬覦已久。

說來也巧,這個酒吧和旁邊的酒店都是顧易之開的,顧易之在國外留洋呆了幾年,回來之後沒有接手家裡的房地產生意,而是跑到雲水市下面的雲川縣這麼個小地方開了酒店和酒吧,美其名曰是要在艱苦的地方磨練自己的意志,發揮自己的價值。後來,靳向宇下派到雲水市,顧易之在這個小縣城總算是有個伴了。

今天剛好省里在顧易之開的酒店組織了一個視頻會,顧易之知道靳向宇也來這裡後,給他發微信讓他會議結束後留下來聚一聚。

想着是好久沒有見面了,靳向宇開會結束後留了下來,被顧易之從酒店六樓老闆專屬通道帶到酒吧的二樓。二樓只有這一個大平層,安裝的是單向玻璃,外邊看不到裏面,裏面看外邊一清二楚,門口有保安,私密性好,不用擔心被人看見。

兩個人打賭的時候,剛好蔣向陽被崔雲玉推着走進酒吧。

「哈哈,向宇,你輸了,是個女人,車鑰匙給我!」顧易之搖了搖酒杯,得意說道。

「送你了,一輛車而已,至於這麼高興。」靳向宇看向顧易之,今天難得放縱自己出來一次,竟然有意外發現,想不到小河鎮的蔣向陽上班的時候一副老修女的打扮,來酒吧打扮一下與日常大不相同,私下身材這麼火辣。

不知道是不是離開燈紅酒綠的省城太久了,靳向宇在雲水市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日子過的過於單調乏味,需要點新鮮事情刺激。

「怎麼,感興趣?」顧易之看着靳向宇的視線。「身材確實不錯,你感興趣的話,我去幫你問一下聯繫方式?你在雲水市當和尚的日子太久了,總要找點樂子。」顧易之打趣道。

「不用,我認識。」靳向宇轉身看向顧易之,「你下去幫忙看着一點,她是我同事,好像喝醉了,別出意外。」

顧易之從旁邊的樓梯下了二樓,走向廁所的方向,扶起歪歪扭扭快要倒地的蔣向陽。

「走開,別碰我。我朋友就在這裡,馬上就要來找我。」雖然意識已經快要模糊,但是蔣向陽依然保留着一絲警惕,不想陌生人碰自己。

「美女,我不是壞人,我是這個酒吧的老闆,是你們靳秘書長讓我過來找你的,說你們認識,是同事。」顧易之湊到蔣向陽的耳邊小聲說道。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你這個騙子!」蔣向陽趁機踢了顧易之一腳。

「我去……你這個瘋女人,想讓我斷子絕孫啊,你不信,我帶你去看。」顧易之捂着褲襠皺着眉頭痛苦說道。

「走就走,誰怕誰!」蔣向陽腦袋發熱跟着顧易之上了二樓。

推開門,看見沙發上坐着一個男人。蔣向陽喝了點酒,又沒有戴眼鏡,看不清楚。向前走了幾步,由於酒精上頭撐不住了挨着那個人影坐在沙發上。

「向宇,她就是一個瘋子,你知道她多野蠻,竟然踢我這裡!」顧易之生氣地指向自己的褲襠。

「咦,秘書長?真的是你啊?不可能,你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肯定是假的!」蔣向陽不相信,動手摸着靳向宇的臉。

「怎麼沒戴面具啊,是真的啊!真巧啊,秘書長!」蔣向陽口裡呢喃道,「不可能啊,我肯定是在做夢,嘻嘻,竟然夢到了秘書長,不能白夢一場,來,給姐親一個。」說著酒話,蔣向陽突然把靳向宇的臉轉向自己,對着靳向宇的嘴巴吻下去。

顧易之和靳向宇都愣住了,一臉不可置信,堂堂秘書長被一個女酒鬼調戲了!說出去,誰敢相信。靳向宇剛想推開,蔣向陽已經醉倒在靳向宇的肩上。

「哈哈哈哈,向宇,你竟然被調戲了!哈哈」顧易之一臉不懷好意道,「我要告訴邱嘉禾他們去,堂堂市委秘書長竟然被一個女酒鬼調戲了!」

靳向宇自己也一臉不可置信,被強吻了?靳向宇想着剛才發生的事情,愣了一下。

「開門,開門」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靳向宇的回想。

考慮到靳向宇在,顧易之沒有開門,走到門外問道,「吵什麼?」

打開門,一個女人和三個男人在二樓和門口的保安僵持着,女人憤怒喊道:「你把我朋友怎麼樣了,快放了我朋友,小心我報警抓你!」

「那個女酒鬼是你朋友?」顧易之不在意地問道。

「什麼,你把向陽灌醉了,我警告你,你趕緊放了向陽,她有什麼事情我不會放過你的。」崔雲玉一臉焦急地望向屋內。

剛才崔雲玉跳完舞回來發現蔣向陽不見了,急壞了,向陽第一次來酒吧,可不能出什麼事情啊。和沈雲飛幾個問了一圈,大多數人都喝的暈乎乎的,沒什麼印象,好不容易問到一個清醒的,說是看着一個男人帶着一個穿黑色裙子的女人到了二樓。四人一合計性格就是蔣向陽,這才急匆匆地跑到二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