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崔雲玉攔了一輛車帶着蔣向陽到了一個叫「燃」的酒吧,光聽這名字就讓人想入非非,酒吧不在市中心,在郊區一個星級酒店邊上。

酒吧這位置安排的真巧妙,人喝完酒總是有點衝動,想要發生點什麼剛好旁邊有現成的地方,酒店老闆真是會做生意。

「雲玉,我還是不去了吧……」走到酒吧門口,蔣向陽打起退堂鼓。活了28年蔣向陽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電視劇里酒吧總是魚龍混雜,充斥着各種不當交易,蔣向陽對於今天同意崔雲玉到酒吧的決定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

今天被崔雲玉纏的沒辦法拿着自己的臉化了一個煙熏妝,又被逼着換了身上這條黑色弔帶超短裙。加之蔣向陽眼睛有點近視,晚上在酒吧裏面看什麼都模模糊糊的,裙子太短,渾身不自在,手捂在胸口,不斷上下拉扯。

「怕啥,把手拿開,你這身材不穿這種裙子,浪費了,來,讓我摸一下。」崔雲玉色眯眯說道,手伸向蔣向陽的胸前。

有一說一,蔣向陽的身材真不是蓋的。可能是小時候胖怕了,蔣向陽對自己的身材很重視,經常鍛煉。163的個子雖然不高,但長期的鍛煉讓蔣向陽雙腿筆直,加上天生的36c的大胸,崔雲玉一個女人看了都羨慕。

可惜蔣向陽不愛打扮,整天穿的黑不溜秋的,儼然一副老修女的樣子。要是稍作打扮,換幾身衣服和裝造,找男朋友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怎麼可能到了28還要靠相親找男朋友。

崔雲玉和蔣向陽說過很多次,讓她花點時間好好打扮。蔣向陽非說自己在鄉鎮上班,天天上工地,穿褲子方便行動。再說如果男人只看重自己的外貌和身材,找了又有什麼意義。崔雲玉說不過,今天可算是逮着機會好好把蔣向陽倒飭了一下。

「去你的,別瞎說…..等下你別玩嗨了不顧我,一個人我害怕。」蔣向陽笑着推開了崔雲玉的手。

「知道啦,我一定會緊緊跟隨在你的身邊保護你的,行了吧,走吧!」崔雲玉推着蔣向陽走進了酒吧。

酒吧裏面五顏六色的燈光閃爍,兩個DJ在舞台上放着嗨曲,台下的男男女女隨着音樂左右搖擺,氣氛熱鬧非凡。蔣向陽第一次進到這種場所,緊緊跟着崔雲玉,生怕走丟了。

「雲玉,這裡!」一個年輕的男人和崔雲玉招着手。崔雲玉帶着蔣向陽走過去,卡座裏面坐着三個年輕人,看起來和崔雲玉很熟。

「雲玉,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這麼漂亮的朋友,不早點介紹我認識。」其中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笑着對崔雲玉說道。

「去你的,介紹給你們不等於羊入虎口,這是我最好的閨蜜,最近恢復單身了,我帶她出來放鬆放鬆,別打她的主意。」崔雲玉笑罵道。

「這幾個是我的發小,都在雲川縣各個單位工作,你就當多交幾個朋友,總沒有壞處吧。」崔雲玉和蔣向陽介紹了一下,戴眼鏡的是王川,縣統計局的;旁邊壯壯的是張明宇,縣住建局的;靠裡邊酷酷的是沈雲飛,縣交警大隊的。

蔣向陽笑着和三位男士打了招呼,隨着崔雲玉坐下來,和眾人聊了會天。「走,到中間去跳舞。」崔雲玉拉着蔣向陽準備到舞池中間去玩。「不了不了,你去吧,我就在這裡坐着等着你。」蔣向陽看着舞池中間扭動的人群,拒絕了崔雲玉的提議。

崔雲玉轉頭望向三位男士,「你們呢,去不去?」「走,坐着有什麼玩的。」王川說著便拉着張明宇和崔雲玉一起起身了。

「雲飛,一起啊!」張明宇準備去拉沈雲飛起身。

「不去,我在這裡等你們。」沈雲飛看了眼舞池,並不感興趣,低聲拒絕道。

「那你幫我好好照顧向陽啊,她第一次來,別把她搞丟了。」崔雲玉離開之前對沈雲飛拜託道。

蔣向陽臉有點熱的慌,一是因為第一次來這種場合,有點不自在。二是沈雲飛剛才一直沒怎麼說話,看起來就不像好接觸的人。蔣向陽也不想熱臉貼冷屁股。

剛才進來的時候,蔣向陽就注意到了,王川和張明宇比較熱情,和蔣向陽、崔雲玉聊了很多,沈雲飛雖然看着斯斯文文,但是全程沒怎麼說話,自顧自地喝着酒,渾身卻散發著低落的情緒。

可是這並不影響有女生來投懷送抱,蔣向陽已經連續看到三個女生藉著酒意故意摔倒在沈雲飛旁邊,淚眼巴巴地等着沈雲飛把人扶起來。

奈何沈雲飛像沒有看見似,絲毫沒有扶人的意思,自己不停地看着手機,好像等待什麼信息。

雖然蔣向陽沒有帶眼鏡,看人有點朦朧,昏暗的燈光下看不清沈雲飛的長相,但是光看沈雲飛的身型,長得應該不差。

「要不,你也去跳舞吧,不用管我,我就在這裡坐着。」蔣向陽尷尬地說道,寧願自己一個人呆在這裡,也好比身邊獃著一個大冰塊。

「不去。」沈雲飛說完這句,不再說話。

在第四個女人端着酒杯摔倒在沈雲飛旁邊,想和沈雲飛搭訕的時候,蔣向陽實在覺得尷尬,走到吧台,對着酒保說道:「麻煩,給我一杯她那樣藍色的飲料。」

蔣向陽看着旁邊的小女生喝着一杯藍色的飲料,顏色怪好看的,想着是小女生喝的,度數應該不高。

酒保端給蔣向陽一杯一樣的,蔣向陽小抿一口,感覺不錯,度數好像是不高,便慢慢喝起來。

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蔣向陽想反正來都來了,怎麼也要玩個盡興。在喝完第一杯酒後沒什麼反應,又向酒保要了一杯。

蔣向陽哪裡知道,單獨坐在酒吧吧台喝酒的女人哪有簡單的。蔣向陽喝的酒剛開始看起來度數不高,沒什麼感覺,後勁可足了。

這不,第二杯酒下肚,蔣向陽終於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