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三天培訓結束後,蔣向陽沒有回小河鎮,當晚直接回雲川縣的家裡,妹妹蔣可心已經參加工作,公司提供住宿,基本也是每個周末才回家。當天晚上只有父親蔣文成一人在家,蔣向陽回家的時候,蔣父還沒有吃晚飯,正在看電視,看到蔣向陽回家很驚訝,讓蔣向陽把陳述喊回家一起吃飯。

蔣向陽看着父親忙碌的身影,到嘴巴的話一時不知如何提起,便告訴蔣父陳述晚上有事,來不了。

父女倆吃完飯,蔣向陽幫忙收拾了家務,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

「爸,有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想了想,蔣向陽還是硬着頭皮開口道。

蔣父正樂呵呵地看着電視里的小品,聽到蔣向陽的話轉過頭,「什麼事啊?」

「我和陳述不能結婚了……」蔣向陽諾諾說道。

「傻孩子,說什麼糊塗話,陳述家條件那麼好,對你也不錯,你們婚都定了,怎麼突然說不結婚了。你的脾氣我也知道,雖然在外人面前客客氣氣,但是固執倔強,除了陳述,哪個人會這麼包容你。」蔣父以為蔣向陽和陳述吵架了,在耍小脾氣,一臉不以為意。

「爸,我說的是真的,我和陳述不能結婚,他喜歡的是男人。」蔣向陽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蔣父一臉不可置信地問道。

「爸,是真的,這是陳述親口承認的。」蔣向陽把培訓期間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父親。

蔣父聽完怒不可遏,「他陳述算什麼男人,向陽,我們家雖然沒錢,但也有到賣女兒的地步,沒有這麼欺負人的。」說完,便給陳述的父親打了電話,要求退婚,陳父感到莫名其妙,追問原因,「你直接問陳述去,我們兩家沒有什麼好說的。」蔣父憤怒地掛了電話。

蔣父就是這樣一個人,當時親戚介紹陳述的情況的時候,蔣父很滿意,讓蔣向陽好好相處。沒有什麼文化,一輩子都在鑽研怎麼掙錢,雖然對方有錢,但是為女兒的幸福,還是義無反顧地站在女兒這邊。

蔣向陽眼睛濕濕地,自從蔣母去世後,蔣父一蹶不振,廢品回收生意也不怎麼做了,整天鬱鬱寡歡,蔣向陽作為長女,又是照顧父親,又是照顧妹妹,實在是太累了。在本以為遇到良人,可以幸福結婚的時候,又發生這樣的事情,蔣向陽真的太累了,心裏太苦了。

「爸,我會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我一定會找到一個喜歡的人結婚的,你不要為我擔心……」蔣向陽望着蔣父兩鬢的白髮說道。

「傻孩子,你媽不在了,我只希望你能夠儘快成家,有個人可以依靠,沒想到反而害了你……」蔣父一臉愧疚道。「早知道,我就不逼你結婚了……」

父女倆談了一會兒心,蔣向陽回到房間休息,準備明天趕早回小河鎮上班,回房間前聽到打火機的聲音,蔣向陽知道父親蔣文成又要抽煙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蔣父內心煩躁,又不能在女兒面前表現,只能通過抽煙來緩解。蔣向陽想提醒父親多注意身體,少抽煙,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躺在床上,蔣向陽在想該如何和朋友同事說這件事,畢竟陳述已經在大家面前露臉了,現在突然說不結婚了,大家肯定會覺得很詫異。

「睡了嗎?」蔣向陽給好閨蜜崔雲玉發了一條微信。

「沒呢,加班趕材料呢,新來的局長簡直變態,晚上十點鐘通知我準備明天早上開會的材料。咋了,是不是要結婚太興奮了,大半夜睡不着覺啊。」崔雲玉一邊寫着材料一邊回道。

「我和陳述分手了,這個婚不結了。」蔣向陽回道。

過了一會兒,看到手機的來電提醒,崔雲玉的電話打過來了。「到底什麼情況啊,上個周末我們不是還一起吃飯,你們還好好的,怎麼突然說分手不結婚了?」崔雲玉不可置信地問道。

「他喜歡男人……」蔣向陽實話說道,並把最近發生的事情以及陳述說的一些話告訴了崔雲玉。

「什麼,這個狗男人,他以為他是誰啊,自以為是的傢伙,還好只是訂婚,必須退婚,什麼狗東西。我給你介紹個更好的……」崔雲玉罵道。

「好了,我也只和我爸和你說了這件事,其他人都不知道,畢竟陳述家在雲川縣還有點名氣,我也不知道怎麼給大家說這件事,明天我就把訂婚時他家給的彩禮20萬元退給他們。」蔣向陽心很累。

「立馬退,你還有錢嗎,前段時間你爸不是住院做手術,花了一點錢嗎?我給你轉10萬,不夠我明天再去找我爸要一點,錢馬上退給他們,斷的乾乾淨淨。什麼狗玩意,有錢人了不起啊……」崔雲玉說道。

「沒事,雖然我爸住院花了點錢,但是他們家給的彩禮錢我沒有動,一直存在銀行。明天我要早起回小河鎮上班,先睡了,周末回來了我們見面再好好聊聊。」

「嗯嗯,你好好休息,周末我等你回來。別想太多。」說完崔雲玉掛了電話。

蔣向陽睡覺之前,看了一眼手機微信,聊天窗口顯示了陳述發來幾十條微信。打開一看,陳述問蔣向陽是什麼意思,怎麼跟陳父說了自己喜歡男人,是不是對自己一點感情都沒有,不是說了兩個人結婚後把蔣向陽調回市局,怎麼變卦,這種事情怎麼能和他父母說。

看到陳述發來的短訊,蔣向陽真是覺得不可思議,以前不知道陳述喜歡男人,覺得他工作穩定,性格溫和,對自己又好,是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所以忽略了他帶自己去吃飯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透露出得優越感,總覺得自己這個小小的鄉鎮公務員掙不了幾個錢,工作也沒有什麼意義,以後還是要靠陳家生活。

看着這些短訊,蔣向陽無比慶幸這次培訓,讓她知道陳述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