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3章_伊小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上周三,蔣向陽被鎮里安排去雲川縣培訓3天,培訓條件不錯,蔣向陽沒有回雲川縣家裡住,住的是培訓單位統一安排的酒店,單人間。第一天培訓結束後,蔣向陽和陳述約了晚飯,吃完飯已經十點了,陳述開車送蔣向陽回到酒店,問蔣向陽可不可以留下來。

雖然兩個人已經交往半年,但是平常最多也是牽牽手、kiss一下。蔣向陽是一個傳統的女生,大學也談過男朋友,但是也沒有走到最後一步。想着兩個人已經訂婚了,遲早要結婚,早晚的事情,不必故作矜持,便同意了。

「先去洗澡?」陳述進房間後坐在沙發上,安靜地坐着,蔣向陽假裝自然地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尷尬。

「好,你先去洗,我休息一會兒。」陳述抬頭回道。

蔣向陽拿着睡衣進了洗澡間,磨磨蹭蹭在洗澡間待了大半個小時,充分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後,吹乾了頭髮走出衛生間,「你去洗吧。」

「嗯。」陳述拿着床頭柜上的水喝了一口放下,轉身走進洗澡間。蔣向陽畢竟是第一次,雖然已經做好準備,但是內心還是有點害羞,把房間的燈關了,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陳述洗完澡把洗澡間的燈關掉出來的時候,發現外邊的燈全部關了,黑暗中陳述的表情不自然的愣了一下,隨即又恢復如初。

陳述走向床邊坐下,躺在蔣向陽的左邊。黑暗中,人的五官特別敏感,蔣向陽聽着身邊人的呼吸聲,感到莫名的緊張。陳述沒有動,蔣向陽保持着女生的矜持也沒有動。在蔣向陽以為陳述已經睡着的時候,陳述突然翻過身,一隻手攬過蔣向陽開始親吻,另一隻手慢慢褪去蔣向陽的衣服。蔣向陽有過一陣猶豫,想要阻止陳述突如其來的行動,但是想到這個人已經是自己的未婚夫了,自己已經同意他留下來過夜,在這個時候也沒有理由拒絕了,便閉着眼睛等待陳述接下來的動作。

陳述在蔣向陽身上摸索了一會兒,突然停下來,躺在蔣向陽的旁邊,好一會兒沒有動靜。蔣向陽睜開眼睛問道:「怎麼了?」陳述沒有回答,一陣沉默過後,陳述突然來了一句:「向陽,對不起,我以為我可以接受女人,但是我實在是做不到……」

蔣向陽腦袋突然懵了一下,問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陳述:「向陽,我努力過,你真的很好,我很想愛上你,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的身體沒有反應。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就這樣結婚,結婚後我不會碰你,時間成熟了我們再去做一個試管嬰兒,給雙方父母一個交代,以後你在外邊怎麼樣我都不會管你,我會照顧好你的父親和妹妹,等過幾年再找點關係把你調回雲川縣,這樣你也不用每周都來回奔波了。」

蔣向陽突然一下子明白過來,腦袋中回想起自己和陳述相處的一些畫面。為什麼陳述總是會背着自己接打電話,為什麼陳述從來不會主動親吻自己,為什麼和陳述的朋友吃飯,對方的言語總是支支吾吾,好像有什麼要對自己說。為什麼陳述和那個叫李欽庭的朋友那麼親密。之前和陳述的朋友一起吃飯,李欽庭一直針對自己,蔣向陽還在檢討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對方了,現在想來自己確實是得罪對方了,霸佔了對方的愛人。

蔣向陽的腦袋突然很混亂,直起身撿起衣服穿上後,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間的燈,木木地對陳述說道:「你走吧,我們自己對雙方父母把這件事情說清楚。向陽,你聽我說,剛才我說的是真心話,除了不能滿z足你的生理需求,和我結婚對你來說只有好處。」陳述絲毫沒有愧色地說道。

「滾,你給我滾……」蔣向陽音量突然提高,尖聲叫道。陳述被嚇了一跳,在陳述印象里,蔣向陽一直是沒什麼脾氣的人,除了涉及自己的家人的事情,陳述說什麼都是同意的。蔣向陽的突然爆發,讓陳述也愣了一下,想到這個事情對於常人來說確實也有點難以接受,便小聲道:「向陽,你先冷靜一下,你爸年紀大了,也受z不了刺激,這個事情你再考慮一下,先不要告訴他。」

「滾……」

陳述走後,蔣向陽獃獃地坐了一會兒,回想着自己和陳述的點點滴滴。陳述對蔣向陽和蔣向陽的家人確實很好,基本做到了隨叫隨到。上半年蔣向陽過生日的時候,陳述專門包場定了雲川縣一個私人飯店,請蔣向陽的家人及崔雲玉等一眾閨蜜吃飯,得到了她們的一致好評。

有一次蔣向陽葉辰在微信聊天的時候隨口說了一句有點感冒,晚上下班的時候便看到陳述在小河鎮自己租的房子門口等自己,他下班後從雲川縣趕過來給自己買了感冒藥送過來。當時天色太晚,蔣向陽隱晦地提出陳述可以留下來,陳述表示晚上還有事情,又匆匆趕回雲川縣。當時蔣向陽並未多想,完全沉浸在陳述給自己送葯的感動中。

印象中,蔣向陽和陳述談戀愛以來從來沒有吵過架。一開始,蔣向陽還和閨蜜崔雲玉討論為什麼兩個人不像普通情侶那樣吵架,有點不正常。崔雲玉吐槽蔣向陽在間接秀恩愛,陳述聽話對她好,蔣向陽還疑神疑鬼。現在想想,陳述對自己並沒有男女之情,只是年紀到了,想儘快找個人結婚,所以才會對自己百依百順。

想到自己談戀愛後,父親蔣文成也慢慢變得開心起來,以及自己訂婚後父親蔣文成逢人就宣布了這個消息,蔣向陽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將這件事告訴父親。

失眠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八點半,蔣向陽頂着兩隻熊貓眼照常去參加了培訓。期間陳述給蔣向陽發了短訊,說是已經找好了關係,只要蔣向陽和自己領證結婚,結婚後就把蔣向陽調到市裡。

蔣向陽看完短訊直接刪掉,實在是不想再和這個人有過多的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