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2章_伊小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張姐,你聽說了沒,蔣向陽被退婚了。」方麗敏幸災樂禍地在辦公室八卦道。張姐驚訝到:「不可能吧,不是上個月才訂婚,大家一起才吃飯了的啊。真的,我有一個堂姐和男方是遠房房親戚,上個星期他們一起吃飯,男方一家人都在罵蔣向陽,說蔣向陽拜金,又不尊重男方父母,表裡不一,想不到蔣向陽平常看起來一本正經,私底下竟然是這樣的人。」

剛推開辦公室的門,蔣向陽聽見方麗敏眉飛色舞和辦公室的張姐在八卦自己的事情。兩人見蔣向陽進來後,假裝拿着文件在討論事情。這倒也好,蔣向陽一向是個怕麻煩的人,對於自己退婚這件事她們不提,蔣向陽也當作她們不知道,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開始今天的工作。

向縣發改委報送了兩個材料,又給鎮里幾個單位打電話通知了調研的事情,一上午蔣向陽心無旁騖的搞事情,事情忙完後,回想最近一個月發生的事情,自己也有點頭疼。

28歲對一個在省城的女生來說,可能不算大齡,但是放在小河鎮這個人口不足8萬人的小鄉鎮,28歲確實也不算年輕了,走到哪裡都要被問結婚了沒,有沒有對象。蔣向陽可以想像,自己退婚的消息擴散出去後,自己會面臨怎樣地指指點點。

蔣向陽是省城211大學會計專業畢業,考進211大學對於資質平凡的蔣向陽來說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不像其他有學習天賦的同學,蔣向陽大學期間成績普普通通,期末考試全靠臨時混圖書館抱佛腳,最後一科沒掛,順利拿到畢業證書。

其他同學大學畢業後有的進四大,有的進銀行,有的進國企,蔣向陽畢業後留在省城一個規模不大不小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做財務,月薪6500,公司提供住宿,工資不多,對於從小縣城出來讀書的蔣向陽來說也算滿z足。

蔣向陽不是小河鎮本地人,老家在雲川縣下面一個偏僻的小鄉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文化程度不高,一家人守着家裡的三畝土地生活,日子過的勉勉強強,但也算幸福。

後來蔣向陽的妹妹蔣可心出生後,支出大了,蔣向陽父母一合計便離開了生活了幾十年的農村,到雲川縣城去打工,夫妻倆當過學徒、進過工廠、擺過地攤,最後自己租了一個門面房做起廢品回收生意。蔣向陽父母雖然沒有什麼文化,但肯吃苦,一來二去靠着回收廢品也掙了點小錢,家裡的日子慢慢好過起來。

想着兩個孩子年紀也大了,不能一直在外邊租房子住。夫妻倆沒有正式工作,貸不了款,買房地時候蔣向陽還在上大學,沒有參加工作,也沒有公積金,沒有辦法,便把這十幾年掙的錢全部拿出來,又找親戚借了上十萬,在雲川縣城買了一套商品房,面積80平方米,不大,三室兩廳,布置的也算溫馨。

本來以為幸福的日子要來了,蔣向陽在省城工作了兩三年,25歲的時候,母親突然去世,57歲的父親蔣文成和19歲的妹妹蔣可心都接受z不了,整日以淚洗面,蔣向陽內心難受也只能強忍撐起整個家,與當時的男朋友分手後,毅然決然地辭去省城的工作,三年前回到雲川縣,先在縣城找了一份臨時工,邊打工邊複習,最後考上了小河鎮的公務員。

雖然小河鎮距離蔣向陽在雲川縣的家有65公里的距離,但是至少可以每周回家,可以就近照顧父親和妹妹。蔣向陽考上公務員對於農民出身的蔣父來說,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在蔣向陽的陪伴下,蔣父也慢慢從妻子去世的打擊中慢慢走出來。

小河鎮年輕人少,和蔣向陽一批考進來的除了方麗敏,其他幾個都結婚了。每周回家,蔣父都會追問蔣向陽有沒有談戀愛。蔣向陽也去相親過幾次,但是對方聽到蔣向陽家庭情況,單親家庭,父親沒有正式工作,沒有養老金,還有一個妹妹沒有工作,也都沒有下文了。加之蔣向陽看起來普普通通,平常也不會打扮,並沒有男生見色起意,主動追求。蔣向陽對於什麼時候結婚內心雖也焦急,但更多地是無可奈何。

陳述是蔣向陽老家的一個鄰居阿姨介紹的。陳述在雲川縣供電所工作,父母經營一個傢具廠,在雲川縣當地小有名氣。陳述比蔣向陽大兩歲,個頭雖然不高,長得斯斯文文、白白凈凈,說話也很溫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蔣向陽把自己家的情況和陳述說後,陳述說介紹人之前已經講過,自己和父母並不介意。同時表示只要我們自己有能力,父母就不會是我們的累贅。

聽到陳述的話,蔣向陽心生好感。蔣向陽向來重視自己的家人,如果對方對自己的家人不滿意,也沒有繼續了解地必要。後來,蔣向陽又和陳述相處了半年,兩人周末一起吃飯逛街約會,相處的也算融洽。在陳述的提議下,今年端午節的時候,陳述帶着禮物到了蔣向陽家。蔣父起了個大早,趕到菜市場買了一堆新鮮的食材,自己燒了一大桌好菜,熱情地招待了陳述。

月底的時候,陳述過生日,帶着蔣向陽回到了家裡,陳述父親看起來有點嚴肅,話不多,母親倒是客氣,四人客客氣氣坐在一起吃了頓飯。陳述和蔣向陽算是正式見過父母了。

蔣向陽和陳述已經交往將近一年半,在雙方父母的催促下,國慶的時候陳述帶着自己的父母到蔣家提親,雙方正式定下來,約定明年五一結婚。蔣向陽戀愛的事情,辦公室的人都知道,雙方父母見過確定婚期後,陳述在雲川縣請蔣向陽的朋友吃了一頓飯,又專門到小河鎮請蔣向陽幾個熟悉的同事一起吃了飯,算是正式在大家面前露臉了。

本以為陳述會是蔣向陽的良人,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