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蔣向陽靳向宇小說大結局 第10章_伊小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蔣向陽雖然是個女生,但也就是一個鄉鎮公務員,說好聽了是公務員,外人聽起來光鮮靚麗,以為就是坐在辦公室喝喝茶、看看報紙。也許在市裡的公務員是這樣,但是蔣向陽是在鄉鎮工作,在這裡就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所以作為女生並沒有什麼特殊照顧,這也不是第一次跟着黨委書記張行健出差。

上次雲水市委書記徐書達提到的招商引資項目,在經過與投資方眾泰公司多次溝通後,對方已經表達了想要落戶在小河鎮的意圖。張行健一行人這次去主要是再和眾泰公司的高層商量一些具體的投資細節,為靳秘書長到滬城簽約打頭陣。

上午開完會後,下午蔣向陽準備了一些資料,晚上回到出租房後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行程安排的是2天,蔣向陽平時生活比較簡單,東西不多,一個14寸的行李箱足矣。第二天早上八點,蔣向陽到小河鎮政z府門口與張行健書記匯合,坐着張行健書記的車一起到了滬城。司機開了七八個小時,中午在服務區簡單吃了點飯,稍作休息,又快馬加鞭趕路,到達滬城的時候已經將近下午三點。

到滬城後,張行健和蔣向陽到達提前預定的酒店,並沒有到酒店房間休息,將兩人的行李放下後,張行健便帶着蔣向陽直接到了眾泰公司總部,與眾泰公司的老總蘇炳春見面,向對方介紹了小河鎮的發展情況以及目前工業園區的情況。蘇炳春對於雲水市提出的項目落地優惠政策以及小河鎮的地理、資源優勢比較滿意。

晚上八點的時候,張行健說靳秘書長來了,已經到酒店入住了,讓蔣向陽跟着一起去與眾泰的高層吃個飯。

因為是商務局,涉及到眾泰在小河鎮投資100億的事情。晚上並沒有喊雲水市其他單位的人,雲水市這邊就靳向宇、張行健、蔣向陽以及雲水市招商局的任局長參加。雲水市的一群人與眾泰的高層相談甚歡,飯桌上推杯換盞。在包間里,靳向宇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衣袖挽起,修長的手指夾着一支香煙。

靳向宇作為雲水市委秘書長,是在場的最高職務領導,眾泰公司一幫人圍着靳向宇接連敬酒,只為讓領導盡興。靳向宇自認為酒量不錯,也架不住眾泰公司的人海戰術,略帶着點微醺抽了支煙,抬頭望向蔣向陽。

這個女人,今天倒是換了平常穿的黑色衣服,穿上了職業裝,一步裙。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想的,在外邊出差裙子怎麼可以這麼短,一雙修長的雙腿暴露無遺。剛才吃飯期間,已經聽到幾個眾泰的女人在誇獎蔣向陽的身材好了。

天知道蔣向陽有多冤枉,她也不想穿裙子啊。還是張行健書記說,在外邊代表着小河鎮政z府的形象,也不能太隨意,蔣向陽才從壓箱底的衣服中找到了幾年前公務員面試時穿的職業裝。

蔣向陽很少喝酒,但是在這種場合也不可避免,在飯桌上也沒有少被敬酒,此刻腦袋也有點昏沉沉的。

蔣向陽抬頭看向坐在主位的靳向宇,心裏不禁感嘆,老天爺真偏心,同樣是人,為什麼有的人有背景又有能力,關鍵是長得還不賴。平時只是在工作場合見過靳向宇,都是一本正經端坐着。此刻的靳向宇完全是一种放松的姿態,右手夾着煙,醉眼朦朧的樣子,莫名地散發出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蔣向陽雖然沒談過幾段戀愛,但是作為一個正常的女生,也曾幻想過自己的男朋友又高又帥,看着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結婚生子,蔣向陽也想找個男人依靠。崔雲玉說的不錯,靳向宇這種男人真的要命。

喝了酒的蔣向陽內心滋生出一種瘋狂的想法,要是靳向宇能看上自己,哪怕是一晚,也是願意的。蔣向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高高在上的秘書長,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蔣向陽搖搖頭,擺脫掉腦袋裡不切實際的想法。

酒喝到最後,眾人已經醉的不行。蔣向陽雖然也喝的有點多,但還保持着最後一絲清醒,安排人把招商局的任局長、小河鎮的張書記扶回休息的房間。

看着倒在桌子上的靳向宇,拒絕了眾泰的人送秘書長回房的好意,扶起靳向宇和眾泰的人告別,準備送靳向宇回休息的房間。

靳向宇今晚喝的確實有點多,喝到最後已經沒多少清醒的意識,但是還是知道旁邊的人是蔣向陽,所以放心地把自己的房間號告訴蔣向陽,讓其送自己回房間。

其實,蔣向陽也在強撐,總不能雲水市的人全倒在酒桌上了,說出去太丟臉了。這會兒,扶着靳向宇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迷迷糊糊地送着靳向宇到他的房間後,幫忙秘書長脫了鞋子和外套,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意外發生了……蔣向陽在脫靳向宇的外套時,靳向宇一個翻身不小心把蔣向陽壓在身上。

剛才進房間的時候,蔣向陽沒摸到開關,沒有開燈,摸黑把靳向宇扶到床上。

喝醉的兩個人四目相對,誰都沒有移開視線。透着昏暗的月光,氣氛有點曖昧,蔣向陽身體有點發燙,想要起身,一個不小心又跌倒在靳向宇身上。

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蔣向陽最後的意識是,就這樣放縱一次吧。

說不清是誰先吻的誰,場面一發不可收拾。蔣向陽模模糊糊地解開靳向宇的襯衣扣子,臉貼向靳向宇,不舒服地扭着。靳向宇一隻手扶着蔣向陽的腦袋,另一隻手也沒有閑着,伸進蔣向陽的衣服里。

靳向宇不喜歡做強迫人的事情,這種事情講究你情我願。要是蔣向陽不願意,現在停止還來的及。

「可以嗎?」靳向宇低下頭親吻着蔣向陽的面頰。

蔣向陽沒有說話,只是抬起頭向靳向宇靠近。「你不要後悔……」這是蔣向陽在意識模糊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一夜春色瀰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