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葉娥摸了摸小女孩的小腦袋道:「這是你堂叔,還有姐姐前幾天還和你一起玩,你忘啦。」

肖雲毅對肖清雪道:「你包包不是有奶酪棒嗎?分一個給妹妹。」

「喔。」肖清雪應了一聲,就從自己的小包包裏面拿出一根奶酪棒:「彤彤妹妹,給。」

肖雲毅又對葉娥問道:「爺爺不在嗎?」

「剛才說去新河家拿個東西,應該快回來了。」

說曹操曹操到,葉娥話音剛落,肖雲毅得爺爺肖景祿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太爺爺~」看到肖景祿,肖清雪大聲喊道,肖彤彤也小聲得喊了一聲。

「欸!吃飯了沒有?」

「吃過了,太爺爺吃了嗎?」

「太爺爺也吃了。」肖景祿又看了看肖雲毅:「你來得正好,有個事問你一下。」

肖雲毅疑惑道:「爺爺,什麼事啊?」

「我聽別人說你現在做什麼直播一個月能掙三萬多,是不是真的?」

「爺爺,你聽誰說的啊?」

「新河媳婦說的,她說今天早上和你媽一起去采蕨菜,聽你媽說的。」

肖景祿又問道:「是不是真的啊?」

肖雲毅點了點頭:「扣掉稅的話,差不多三萬吧。」

肖景祿聽着有些發獃,三萬對於大城市來說都不是個小數目,更何況是在這落後的小山村。

大家忙活一年下來還不一定能剩個兩萬塊錢呢,更別說一個月就賺三萬塊錢。

因此消息在得到證實後,肖景祿感覺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肖雲毅道:「爺爺,我等會要用到一些竹子,以後可能還會用到更多,想把你的那片竹林承包下來。」

回過神來的肖景祿道:「要用就自己去砍就是,自家人,什麼承包不承包的。」

「爺爺,我還是把錢給你吧。」

「都說了不用,我不要你的錢,不過我有句話要說。」

「爺爺你說。」

肖景祿有些感慨道:「你是咱們家唯一的大學生,都說你以後一定有出息。」

「現在你真的出息了,我也很高興,不過我也希望你賺大錢了不要忘了幾個堂兄弟姐妹,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爺爺,我知道。」肖雲毅點了點頭。

隨後爺孫倆坐下來聊了一會,肖雲毅就提出告辭了,沒辦法,肖清雪在旁邊催着給她做油紙傘。

從老房子出來,肖雲毅一手牽着一個小傢伙。

就在剛才肖清雪分享了自己的奶酪棒,肖彤彤也分享了自己的玩具,才一會兒兩人就玩在一起了。

肖彤彤一聽肖雲毅要給肖清雪製作油紙傘,也想要。

葉娥對肖雲毅也比較放心,所以就讓肖彤彤一起跟來了。

回到家裡,肖雲毅讓兩小傢伙各自拿上部分製作油紙傘的工具,肖雲毅則換了一套衣服,帶上柴刀,鋸子等工具就朝竹林出發。

在半路的時候,肖雲毅想了想就打開了直播,沒過多久,就有網友陸陸續續進入直播間。

「咦,怎麼不是在庭院。」

「總算等到主播開播了,主播準備去哪裡啊。」

「還帶上兩位小朋友,這是幹嘛去啊?」

「今天不是應該給庭院製作桌椅了嗎?」

「…………」

肖雲毅見直播間的人越來越多,也開口說道:「歡迎進直播間的朋友。」

「今天主播不做木工了,我家寶貝今天想要一把油紙傘。」

「啥?主播還會做油紙傘?真的假的啊?」

「主播,你確定會製作油紙傘?可別砸了自己的招牌。」

「主播,大家還是更喜歡看那你的木匠手藝,還是別搞這些花里胡哨的吧。」

「…………」

聽到網友的質疑,肖雲毅道:「一個個就對我這麼沒信心嗎?」

「主播,不是對你沒信心,但你木工做得這麼好,等會弄個粗糙不堪的油紙傘很影響我們的感觀。」

「對啊,我還是喜歡主播的木工手藝,你這樣會破壞你在我們眼中的形象。」

「不做桌椅,雕雕木雕也可以啊,主播你就不能做點自己擅長的嗎?」

肖雲毅道:「小看我了不是,我告訴你們,我不但擅長製作油紙傘,而且手藝不會比木工差,你們信不信?」

結果肖雲毅剛說完,就見留言區出現一排排搖頭的表情,很明顯

肖雲毅不由得翻了個白眼,然後道:「要不我們打賭怎麼樣。」

「聽這口氣,主播難不成還真的會製作油紙傘?」有位網友發出疑問。

「我才不信,主播才多大,能把木工練到那麼厲害的程度,哪裡還有辦法分心去做其他的。」

「主播說要賭,我倒很願意賭,如果主播輸了,就把你家的地址爆出來。」

「這個好,我同意。」

「我也舉雙手雙腳贊成。」

「主播,敢不敢。」

肖雲毅笑了笑道:「沒問題,如果我輸了就把地址發到主頁去,如果你們輸了呢?」

「一個嘉年華,如果主播真的能做得出油紙傘,那麼嘉年華就是你的了。」

「賭主播老家的地址,那我可不能錯過,一個火箭。」

「不管主播會不會,氣勢絕對不能輸,我賬戶裏面現在還有五萬樂幣,如果主播真的能做出,它就是你的了。」

「我沒樓上那麼土豪,我就賭一個星期的煙錢吧。」

「那我也湊個熱鬧,一個城堡。」

「…………」

隨着大家紛紛**,肖雲毅哈哈一笑:「和你們說,你們還信,那麼今天就讓你們開開眼界。」

就在和網友們的聊天中,竹林已經近在眼前了,讓兩個小傢伙等一下。

把手機架好自己走進竹林挑了一棵筆直的竹子就開始動手了。

把竹子砍倒後剃掉竹枝和尾巴一截,接着扛起竹子帶着二小往桃林走。

「看主播表情感覺主播很自信啊。」

「難不成主播真會製作油紙傘。」

「要說做的話,很多人都會啊,但做的好做不好就不好說了。」

「反正主播說了,他的油紙傘手藝不比木工差,如果沒做好,咱們不認唄。」

「做得好我們也不認,今天主播老家的地址我要定了,耶穌都攔不住,我說的。」

「…………」

就在直播間的網友們討論的時候,肖雲毅已經到桃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