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在水塘邊把竹子放了下來,肖雲毅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二小的額頭也冒出了不少汗珠,肖清雪把東西放下後,從小包包里拿出兩張紙巾,一張遞給肖彤彤,一張給自己擦了起來。

原本坐在亭子休息的吳莉莉看到肖雲毅扛着一棵竹子過來,也好奇的湊了過來。

肖雲毅看到吳莉莉,心中一動:「莉莉,你幫我拿手機。」

「你在直播嗎?」

「對。」

吳莉莉看了看二小腳下的材料道:「你這是要做油紙傘?」

「對,你等會跟着我的動作拍攝。」

「好。」吳莉莉接過手機,隨後好奇的看了看直播間。

「哇,今天竟然有漂亮的小姐姐出鏡。」

「小姐姐可比主播製作油紙傘有看頭。」

「小姐姐和主播什麼關係啊?」

「小姐姐怎麼稱呼啊?」

「小姐姐有男朋友嗎?」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家妻讓大家見笑了。」

「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但凡吃兩顆花生米也不至於這樣吧。」

「不會喝就去狗那桌。」

「…………」

對於網友的熱情,吳莉莉有些不習慣,不過還是微笑的對鏡頭招了招手道:「大家好,我是主播的同學。」

「好了,我同學要開始動手了,我們把鏡頭轉向他了。」

說著吳莉莉調轉了攝像頭,把後攝像頭對準了肖雲毅。

「突然感覺不想看主播了,我想看小姐姐。」

「原本都划走了,看到小姐姐我才滑回來的。」

「有美女的地方就有我黃將軍,請問美女在哪裡?」

「一個個lsp,你們忘了我們最初的目的了嗎?我們的目的是要主播發地址。只要有了主播老家的地址…………」

「我們還怕找不到小姐姐的嗎?」留言後面還加了一個奸笑的表情。

「我去,有道理,感謝樓上樓上的提醒,不過我在這裡糾正一個問題,我是色批,但我不老。」

「樓上的,人家說你老意思是說你入行早,不是說你人老。」

「哈哈,那得虧我入行早,不然有些網絡名詞我都看不懂。」

「…………」

就在網友們開着玩笑時,肖雲毅便開始準備,很快需要用到的東西就被他一一排開。

這才對着鏡頭說道:「好了,一切準備就緒,咱們開始吧。」

一聽要開始了,大家也不開玩笑了,認真看了起來。

肖雲毅先從打開黑,紅,綠三種不同顏色的墨瓶,一股淡淡的香味從墨瓶中飄散出來,這是他在縣城裡能買到的最好的墨了。

他對着鏡頭說道:「咱們先畫傘面。」

把中午在家剪裁好的棉紙攤開,肖雲毅拿起毛筆,沾了一些黑色墨汁。

隨後直接下筆,筆走游龍,動作瀟洒寫意,一氣呵成。

看得大家一愣一愣的,直到肖雲毅把手拿開,就見幾筆線條組合成了一道枝幹。

枝幹雖曲折,但卻有一股傲然之意從其中散發出來。

「卧槽,就這麼簡單的幾筆,我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意境。」

「原來不是我的錯覺啊?」

「我靠,扎心了,我這學了三年的畫真的學到狗身上去了。」

「本人也是學畫的,我真踏馬的自閉了。」

「有幸跟着一位教授學畫,我感覺我老師不如主播。」

「不是說製作油紙傘嗎?為什麼突然朝着我們這些學畫的人開槍,開槍就算了,還被鞭屍了。」

「真想拿塊豆腐撞死,畫了十幾年的畫,摸不到主播的一根馬尾吧。」

「水墨畫重點在於「形」與「意」,有形無意是為下乘,形、意兼備才為上乘,亦可稱之為大師。主播把形和意發揮到了極致,可以稱得上是宗師了。」

「…………」

就在肖雲毅畫出樹榦的時候,一群學畫的跳了出來,看着他們的留言,其他人也是傻眼了。

特別是後面那位,竟然是大V,點進去一看,竟然是一位認證的大學國畫教授,其作品也基本都是水墨畫。

本來就感覺主播畫得很牛逼,再看看那些內行人的留言,好像主播比他們想像中更牛逼。

肖雲毅正全身心投入畫中,自然不知道直播間的情況。

在畫好枝幹後,肖雲毅用另外一支幹凈的毛筆沾上紅色墨水給樹枝畫上花朵。

瞬間就像畫龍點睛一般,整幅畫似乎活了過來。

一股「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的意境完全展現出來,直播間的人紛紛感嘆。

同時,隨着人們的感嘆,直播間的熱度也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人湧入直播間,此時的直播間同時在線人數已經達到了三萬多,而且還在快速增加,有舊粉絲,也有新進的網友。

肖雲毅在畫完第一幅梅花後,把它放到有太陽的地方晾乾,並且讓肖清雪看好了,別被風給吹跑了。

然後他就開始畫第二幅,這次畫的是綠竹,竹象徵著君子氣節,剛正不阿,當肖雲毅完成的時候,直播間的人似乎被其堅持自我的意境所感染,精神不由得一振。

最後一幅肖雲毅畫的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充滿了清廉和聖潔。

當畫都被拿去晾乾過後,直播間的人終於有人發言了。

「真是一場精神之旅,感覺剛才所有的負面情緒瞬間消散了。」

「一切煩惱消散,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

「如果再配上一段輕音樂就完美了。」

「…………」

「真沒想到主播還有這一手,這是要上天嗎?」

「算一下主播的手藝,木工、雕刻、水墨畫。就這級別的水墨畫做傘面,油紙傘不可能差了。還有誰要補充的。」

「還是樣樣頂尖。」有個網友補充了一句。

「我覺得現在可能要加一樣竹製手工藝了,你們看主播去竹青、開瓣、削傘骨,行雲流水,而且沒有絲毫偏差。」

「這個可能是傘骨製作多了,熟能生巧吧,其他竹製品手工藝不一定會。」

「那可不好說,畢竟在這之前,誰能想到主播有這些手藝,還踏馬的都做到了頂尖。」

「如果真的像你猜的那樣,那還讓不讓人活了。」

「我覺得這三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

就在網友們討論的時候,肖雲毅已經把傘骨都削好,同時孔也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