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陳北淵,今晚之恥,明日,我要你用血來償還。」

林蕭胸膛起伏,呼吸急促,牙關緊咬,眼神凶戾的看着前方的龍騰酒店,內心深處對於陳北淵的殺意越發深厚。

倘若不是為了明日的學府大比,為了那他又何須出此下策?!

出身卑微,就得不顧一切,不擇手段,才能夠踏足更高的位置,更高的權利。

這個世界的資源早已經被世家豪族壟斷,他想要更進一步,都得竭盡全力才行。

但凡他有陳北淵那般的通天家世,又何須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做那種事情?!

不可否認,他對於冷家確實是有所企圖,想要將其吞併,暗地裡使了些許小手段,可對於冷若冰這個女人,也是真的動了心。

然而,為了彼此的未來,他也只能夠做出一些犧牲。

在原地靜默一會後,林蕭臉上似浮現出一絲糾結,身形一閃,還想要最後確定一下,

可還未等他靠近龍騰酒店,卻是突兀的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觸,心中的警鐘長鳴,身影一頓,連忙潛入了陰影之中,一動不動。

不知何時,龍騰酒店附近的街道悄無聲息的多了行走的路人和街邊小販,隱隱約約將整個龍騰酒店都包圍起來,好似鐵桶般滴水不漏。

其中,一些小販身上的氣息更是讓潛藏在陰影的林蕭都感到了可怕的壓力。

「該死!」

躲在暗處,咬牙切齒,心中怒罵的林蕭知曉,自己只怕是無法靠近了。

附近的這些人只怕都是東華陳家豢養的惡犬死士,專門用來保護自家主子的。

一舉一動,都牽扯無數人心轉動,這才是頂尖世家的影響力。

身為頂尖世家的繼承人,身邊要是沒有人保護,那才是真的扯淡。

而他一旦貿然靠近,只怕就會引起連鎖反應。

到時候,麻煩的就是他了!

此刻的他看似距離龍騰酒店只有一個街道的路途,可實際上卻是恍若天涯海角,難以靠近。

如此遭遇,讓他心中的怒火更加沸騰,對於世家豪門的仇視也是越發濃郁。

可在那怒火中燒的眸子深處,又有着一絲難以抑制的嚮往。

在仇視惡龍的同時,林蕭又何嘗不想成為它。

…..

翌日,東華學府。

作為帝國第一的學府,東華學府一直都是無數東華人眼中最為嚮往的「聖地」。

東華學府自建立以來,不知道走出了多少鼎鼎有名,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這裡是整個帝國無數年輕天驕的聚集地,是帝國未來強者的搖籃。

可以說,只要能夠進入這座學府,並成功畢業,幾乎就相當於拿到了一張登天卷,日後的成就非常人能夠想像。

然而,能夠成功在東華學府成功畢業的人,可謂是少之又少,大多都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黯淡收場。

想要進入東華學府,最低的標準便是在十八歲前,突破到二品戰師,亦或者是具備煉丹、煉器、等特殊技能….

而後,在入學之後,五年內突破到三品戰靈的學子便可繼續留下深造,進入學府內院,作為東華學府的重點學員培養,其餘未達標的會全部清退。

十年內,可突破到四品戰將者,可以向學府申請畢業,領悟不同難度的畢業任務,最終,獲得學府的「推薦函」。

畢業的學子可憑藉著「邀請函」,前往帝國各大部門任職。

這是一條真正的通天階梯!

多少平民天驕,寒門學子,藉著這條通天階梯,成功逆天改命,走向人生巔峰。

而東華學府每五年都會舉行一次的「學府大比」更是無數學子眼中的揚名機會。

那豐厚的獎勵更是足以令無數學府子弟都垂涎三尺。

尤其是今年的「學府大比」,學府的高層更是將一處瀕臨崩潰的「凶獸秘境」拿了出來,作為此次大比的冠軍獎勵。

據說,那「凶獸秘境」裏面蘊含著某頭高階凶獸的「遺饋」。

一旦能夠得到,便可脫胎換骨。

因此,此次的「學府大比」幾乎讓不少潛修的學子都紛紛出關,想要爭奪一二。

其中,甚至於還有不少早已經達到了畢業要求,邁入四品戰將的豪門世家出生的學子。

以往,在東華學府之中,豪門世家子弟憑藉著背後的資源和家族支撐,幾乎都壓着寒門平民學子一頭,歷年學府大比裏面,幾乎都是那些家族子弟包攬前三,極少有寒門學子能夠擠入其中….

然而,今年的學府大比卻是出現了一頭黑馬。

一位平時默默無聞,十分低調的平民學子突然冒頭,展露出了四品戰將的恐怖實力,過六關,斬六將,硬生生擊敗了所有對手。

其中,甚至於還有一些背景恐怖的世家子弟,一路殺入了決賽…

學府內院,戰武台。

一身樸素黑袍的林蕭正抱着手,閉目養神,享受着無數目光的注視。

就連高台上的學府高層都頻頻投來讚許和欣賞的目光。

觀眾台上的東華學員此刻更是議論紛紛:

「四品戰將!這林蕭究竟是何方神聖,之前一直默默無名,如今可謂是一鳴驚人啊!」

「嘶,此人我有印象,五年前,他勉強達到了二品戰師的標準,幾乎是卡着門檻進入東華學府,才短短五年,便引靈入體,凝聚戰魂,突破戰將了,他現如今只怕是才二十一歲吧!」

「四品戰將,這都已經滿足東華學府的畢業標準,倘若能夠拿到東華學府的「推薦信」,就可前往帝國各部門入職,倘若入軍,起步就是少校….」

「如此天賦潛力,就算是同屆的世家子弟只怕都比不過他…」

有寒門學員此刻也是忍不住感慨道,周圍的同伴也是忍不住點頭。

很顯然,林蕭這位平民出身的東華學子的異軍突起,讓整個學府不少出身一般的學員都感到了與有榮焉。

然而,旁邊卻是有人直接潑了一桶冷水下來。

「哼,井底之蛙,不足為謀,林蕭在那位面前,也不過如此罷了,要知道,那位在六年前,便是四品戰將了,當時的他才不過十二,十二歲的四品戰將,如此恐怖的天賦,只怕是能夠排進整個東華帝國歷史上的前十了。」

「不可否認,林蕭的天賦確實不錯,可相比較於那位,卻是還差得遠了,雙方從始至終都不是一個檔次的。」

「林蕭從學府大比一路破五關斬六將,也不過是得到了一個跟那位正面對上的機會罷了!」

「人啊,總是要有自知之明的。」

一個穿着華麗衣衫,明顯是豪門大族出身的東華學子沒有理會周圍人難看的臉色,冷笑道。

即使是有寒門學子想要開口反駁,可張了張嘴,不知道該任何開口。

因為,此人說的是事實。

在此次學府大比開始的時候,就有一人被內定,無需參加任何選拔,直接進入決賽圈。

且沒有人有絲毫異議!

那人便是陳北淵!

五年前,陳北淵被東華學府特招入院.

當時的他便已經是四品戰將。

同年,陳北淵一拳、一掌、鎮殺從秘境逃出的五品凶獸暴血蛟,成為了東華學府的傳奇人物。

東華學府的高層都對於這位陳北淵寄予厚望,想要親近一二。

然而,五年來,陳北淵出現在東華學府的次數屈指可數,偶爾出現,還是來找冷若冰的…

據說,不少學府高層暗地裡都對陳北淵有些不滿,認為陳北淵不願跟他們親近.

戰武台,

閉目養神的林蕭此刻也是聽到了觀眾台的喧鬧和內容,緩緩睜開了凌厲的雙眸,看向觀眾台的位置。

很顯然,觀眾台上,某個名字引起了他的反應。

直到在看到觀眾台最前方座位的一道冷艷身影。

他內心的凝重和忌憚才有所緩解。

昨天晚上,林蕭一直沒有離開,而是在陰暗的角落守了一晚上。

直到第二天凌晨天亮的時候,在看着冷若冰一臉憔悴獃滯,目光失神,臉上帶着明顯的紅腫掌印,步履蹣跚,的走出龍騰酒店大門的時候,他便知道自己的計劃成功了。

今日的學府大比,他贏定了!

「陳北淵,縱使你再妖孽,只要中了我的【虛妄之毒】,一身的修為都保不住了,今日過後,你便是廢人一個,而我將踩着你的頭,走向更高的巔峰!」

「若冰,昨晚陳北淵給你的羞辱,我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的!」

看着觀眾台上一直沉默寡言,神情恍惚的冷若冰,

林蕭對於陳北淵的殺意越發濃郁,幾乎都快要按耐不住了。

然而,伴隨着時間的流逝,陳北淵的身影卻是一直都沒有出現。

距離最後的時間也是開始所剩無幾。

觀眾台的人開始出現了騷動,就連主席台上的學府高層也是開始紛紛皺眉…

就在這時,一陣喧嘩驚呼聲突然出現,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踏!踏!踏!

一道渾身散發著高貴威嚴氣質的人影此刻正在向著戰武台緩緩走來。

來人正是陳北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