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派:冷艷校花竟對我圖謀不軌第4章 今晚,妥了。在線免費閱讀

反派:冷艷校花竟對我圖謀不軌第5章 東華陳家,陳北淵。在線免費閱讀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陳北淵,你究竟是誰?!」

捂着臉的冷若冰獃滯的看着眼前雙眸冰冷,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陳北淵,只覺得一股莫名的寒意湧上心頭。

在這一刻,她居然從眼前這個熟悉到了極致的男人身上,看到了極致的冷漠和陌生,彷彿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對於冷若冰的表現,陳北淵並不感到意外,畢竟此刻的他表現出來的性格跟原身相差太大了。

冷若冰被原身舔了這麼多年,肯定會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對勁。

這種事情可大可小!

不過,那又如何?!

一味的偽裝註定要以更多的謊言來掩蓋,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先下手為強…

熟知原著劇情的他很清楚,原身選擇的路註定是失敗的,既然如此的話,他自然不會繼續走下去。

他有屬於自己的路!

既然,他來到了這個有着修鍊體系,有着凶獸異族,遠比前世精彩無數倍的世界,要是不留下點什麼,那豈不是讓人遺憾啊!

從此刻起,他便是「 陳北淵」。

「冷若冰,你太讓我失望了!」

陳北淵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冷若冰的下巴,強勁的力道讓她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

「哪怕是一條狗,養了這麼多年,也該有感情了,這些年來,我給你的資源,給你的身份地位,已經足夠多了,你背後的冷家在外面打着東華陳家的旗號,也是跟着撈了不少,一步步壯大到了現在,我自問從未有過對不住你的舉動,你居然因為一個外人想要害我?」

「看來是這些年來的吸血吸習慣了,居然還想要命!」

「你…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冷若冰瞳孔一縮,臉色慘白,嬌軀一震,起伏不定的胸膛預示着她內心的不平靜。

他怎麼會知道!

他怎麼會知道?!

不可能,這件事情只有自己和林蕭知曉,而且,還是在一個小時前才定下了,陳北淵怎麼可能知道!

他一定是詐她的!

然而,陳北淵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她的表情徹底凝固。

「嗤,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你也太小看我,太小看東華陳家了!」

「能夠以帝國之稱冠名在家族姓氏面前的世家,整個東華帝國不出雙掌之數,每一個都是支撐着這個帝國的龐然大物,世家的可怕,也不是你能夠想像的!」

「在燕京市,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一個小時前,你和林蕭說的每句話,每個表情,我都知曉的一清二楚!」

陳北淵右手指尖稍微用力,頓時在冷若冰**雪白的肌膚留下了紅印,那張冷艷孤傲的臉龐也是浮現出痛苦的表情,眼神滿是驚恐。

冷若冰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和林蕭的對話,居然會悄無聲息的被陳北淵得知,就連當時的場景都知曉的一清二楚。

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懼感突兀的出現在她的心頭。

此刻的她只覺得自己這些年來的一舉一動,只怕都有着一雙無形的眼睛在暗地裡盯着,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秘密。

她張了張嘴,想要發出聲音,可卻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着冷若冰發自內心的驚恐表情,陳北淵眼眸泛起一抹笑意。

看過原著劇情的他幾乎可以說是開了上帝視角,知曉的細節隨意拋出一丁點都能夠嚇死人。

不過,這還不夠,還得添把火才行。

「說實話,你這種貨色我當初居然會看得上眼,一點腦子都沒有,讓一個男人忽悠幾句都心甘情願的奉獻出自己,還自我感動?」

「你也不想想,今天晚上你要是真的成功了,究竟會有什麼後果?!」

「東華陳家的少家主成了一個廢人?只怕整個燕京市,不,應該是整個帝國都會震動,甚至於,駐守在邊境的百萬大軍都會出現騷亂,這個後果你承受的起?」

「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動一個頂尖世家的命根,是在動一個頂尖世家的未來!」

「那個時候,你和你背後的冷家都會死無葬身之地,你的父母,你的族人都會體驗到這個世界上最慘烈的煉獄酷刑…」

「來,現在你告訴我,你有什麼倚仗來面對東華陳家的怒火?」

陳北淵直視着冷若冰,平靜平淡的說著。

無形的壓力就像是洶湧澎湃的巨浪一點點將冷若冰吞噬,讓她只覺得難以呼吸。

冷若冰恐懼的目光逐漸變得獃滯失神,腦海中似浮現出刀光劍影,喊打喊殺,昏迷的母親被利刃穿透胸膛,父親被梟首異處,整個冷家被覆滅的一幕。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一直以來,她所倚仗的,都是陳北淵對她的喜愛,可當她親手廢掉了自己最大的倚仗後,她又該如何面對東華陳家這個龐然大物的滔天怒火?

難道是靠林蕭?別逗了!

孤身一人,沒有背景的林蕭憑什麼跟東華陳家斗?!

那可是有着八品戰帝鎮壓氣運的頂尖世家。

一切彷彿就像是陷入了死循環,沒有絲毫生機!

難不成,她還能夠跟當事人達成諒解?以求家族苟活?!

這不是扯淡嘛?!

你以為你拍偶像劇啊!

你廢了人家的少家主,還能夠得到人家原諒?

你簡直開玩笑!

小說都不敢這樣子寫!

然而,陳北淵卻是知曉,這種事情還特娘的是真實發生的!

在原著中,身為氣運之子的林蕭在東華學府成功裝逼,羞辱了一番陳北淵後,便果斷選擇當縮頭烏龜,躲了起來。

讓冷若冰以及背後的冷家來承受東華陳家的怒火。

為了給家族尋求一條活路,冷若冰在東華陳家大門前跪了七天七夜,而後,被帶去了陳北淵的房間,跪了三天三夜的時間…

然後,事情就解決了!

原身居然就這樣子原諒了冷若冰,放過了冷家。

此事在當時鬧的極大。

東華陳家的臉面幾乎都被丟盡了。

就連此刻穿越過來的陳北淵都忍不住想要跟原身來說一句:你TM活該死在女人手上。

舔狗,不得好死!

當然,陳北淵很清楚,只怕那時被打破了無敵之心的原身已經被主角光環干預了,導致真的對冷若冰動了情。

真的從天命大反派成為了「舔狗」。

不過,此刻的他可不是原身那條死暖男舔狗,對冷若冰有什麼特殊感情。

說句不好聽的,以他現如今的身份地位什麼女人找不到?

非得找這種貨色?

玩玩可以!

其他就算了!

要不是冷若冰身上的女主身份還有些許利用價值。

就憑之前的所作所為,陳北淵會毫不猶豫的擰下她的頭顱當球踢。

「我…我…我…」

眼看冷若冰一臉獃滯,雙眸失神,被嚇得話都說不清楚,再無剛剛高傲的姿態,一副被玩壞了的模樣。

陳北淵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內心浮現出一股舒暢感。

這才是身為天命大反派該做的事情!

女主?

在他眼中,不過玩物罷了!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玩弄人心的魔鬼,看着眼前陷入恐懼迷茫的女人,捏着下巴的手指鬆開,不輕不重的在冷若冰的臉上拍打起來,意味深長的說道:

「做人,得長腦子,省得被人家賣了,還傻乎乎給人家賣錢!」

「好好想想,你什麼時候跟林蕭認識的,你母親又是什麼時候突發惡疾,陷入昏迷的,林蕭又是如何恰巧有着一身高超醫術,懂得治療這種怪異疾病的…」

伴隨着陳北淵的話語落下,本就腦子亂糟糟的冷若冰只覺得被雷電擊中,一片空白,一股莫名的揪心痛和窒息感瞬間湧上心頭,精緻的五官更是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不可能…」

冷若冰呆愣的跪在原地,就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似的,喃喃自語道。

此刻的她就像是被玩壞了一樣,徹底破防了。

【叮,恭喜宿主改變原有命運線,成功躲過修為被廢的結局,並通過特殊言語手段使女主冷若冰心神破防,對氣運之子林蕭產生了隱藏的敵意和怨氣,間接削弱了氣運之子林蕭的部分氣運以及未來助力。】

【叮,恭喜宿主獲得特殊獎勵:玄心道果】

【玄心道果:玄心道樹五百年一開花,一千年一結果,裏面蘊含著某種道蘊之力,可助修鍊者厚積薄發,在關鍵時刻,突破自身境界。】

一顆蘊含著玄妙道文的白銀果實驟然出現在系統自帶的存儲空間裏面。

陳北淵看着存儲空間裏面的靜悄悄躺着的玄心道果,嘴角不自覺泛起一絲笑意:

「倒是來的正是時候!」

按照原身的計劃,至少還要半年時間,才能夠完成自身累計,突破原有的境界。

然而,明日就是與氣運之子林蕭的第一次交鋒,陳北淵自然不會小覷。

畢竟,氣運之子這種東西誰知道會不會突然爆種?!

有的時候,還是穩妥些許比較好!

有了此物,明天就可以給某位氣運之子一個大大的驚喜。

不過,在此之前,倒是還有一件事情要處置下。

陳北淵目光幽幽的將看向了腳下一臉懷疑人生,一副被玩壞了模樣的冷若冰,語氣平淡的說道:

「跪着。」

…..

龍騰酒店,一處小巷子口裏面,此刻正有一道身影躲藏在陰影之中,目光死死的盯着某處還亮着燈的房間,就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此人,正是【都市醫神逍遙錄】的主角林蕭。

為了保證萬無一失,他一直跟在冷若冰身後,看着她走進了酒店房間,而後,又眼睜睜的看着陳北淵進去…

很快,在看到酒店房間裏面的燈光徹底熄滅,窗帘拉上之後。

林蕭臉上露出了扭曲猙獰的表情,攥着的雙手指甲幾乎刺入血肉之中,一口牙都快咬碎了,可在他的內心深處何嘗不是暗自鬆了口氣。

「今晚,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