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反派:冷艷校花竟對我圖謀不軌第1章 震驚!冷艷校花竟上門白給!在線免費閱讀

原著劇情,此人無兒無女,孤苦伶仃,性格古怪,資歷深厚,地位特殊,是東華學府的老人。

林蕭在進入東華學府後,便盯上了「穹老」,或有意無意的接近對方,並故意顯露自身天賦,以求指點,並一點點的打動了這位性格古怪的老頭。

甚至於,不惜下跪,表示願意認其為乾爹,為其養老送終!

這下子算是徹底打動了這位怪老頭!

這些年來,林蕭之所以能夠修為突飛猛進,可少不了這位「乾爹」假公濟私,悄摸摸的拿着學府後勤「資源」的資助。

拿公家的,給自己的乾兒子用,他也做得出來。

「林蕭,你怎麼樣?」

穹老看着懷中七竅流血,氣息虛弱,凄慘到了極致的林蕭,只覺得一陣心痛如絞。

「干…老師,我還挺得住…」

林蕭強撐着,睜開沉重的眼皮,看着眼前一臉擔憂的白髮老人只覺得心中一陣暖洋洋,正打算叫出那個熟悉的稱呼,可卻是發覺場合不對,連忙改口。

在東華學府,所謂的乾爹乾兒子的稱呼,可不能夠輕易曝光,不然的話,容易授人以柄。

眼看林蕭被打成這一副凄慘模樣,「穹老」此刻也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多年的相伴,他可是真把林蕭當親兒子看的。

現如今,親兒子被打成這樣!

他豈能夠善罷甘休!

「陳北淵,你好狠毒的心腸,同為東華學子,你竟對林蕭下如此狠手,絲毫不顧同窗之情,你莫不是以為仗着頂尖世家出身,有着通天背景,就可以罔顧學規,肆意欺辱寒門學子!」

「此次,要不是老夫及時出手,怕不是要血濺當場?!」

「東華陳家身為帝國頂尖世家,世受國恩,竟有你這種喪盡天良的冷血敗類,東華陳家怕是徒有虛名….」

老而不死是為賊!

「穹老」一開口便是顛倒黑白,直接將林蕭定在了「弱勢」的位置上,並強行將學府所有寒門出身,平民出身的學子給道德綁架到了一起,直接想要挑起對立!

這一招,不可謂不毒!

豪門大族,世家子弟出身的東華學子本就跟寒門、平民出身的東華學子尿不到一塊去,即使是能做朋友的,也是極少。

彼此之間的矛盾,早就結下了!

只要一丁點火星,就能夠激化矛盾,徹底鬧大。

而他也是故意淡化了自己剛剛的小動作,將自己擺放在一個正義的位置上。

這一番操作下來,可謂是將人心給拿捏的死死的。

此刻,觀眾席上,已經開始出現了或多或少的喧嘩聲,顯然那一番顛倒黑白的話,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陳北淵目光犀利,冷冷的看着,將眼前發生的一切都盡收眼底,心中明白,接下來「穹老」只怕是要倚老賣老,仗着學府高層的身份,對他指指點點,站在道德制高點對他進行審判!

甚至於,可以藉此搞臭東華陳家的名聲!

其心思之陰毒,行事之狠辣,當真常人難以想像。

要換了其他人,此刻只怕是會被這個老混蛋牽着鼻子走,被扣上一頂頂大帽子!

只可惜,他找錯人了!

真當他這個天命大反派是泥捏的?!

打嘴炮?!

他可最擅長了!

「好一條顛倒黑白,滿口仁義道德的老狗!」

「你說什麼?!」

正準備繼續扣大帽子,爭取將陳北淵給開除學籍,趕出學府的「穹老」差點沒被突如其來的「呵斥」給氣升天了,

他的目光兇狠的看着陳北淵,身上六品戰王巔峰的洶湧氣勢瞬間外露,想要以勢壓人。

「我說你就是條顛倒黑白,滿口仁義道德的老狗!」

陳北淵卻是無視其威壓,面不改色,上前一步,迎着「穹老」兇惡的眼神,以及周圍或驚異、或震撼、或嘲諷,或不屑的目光,嘴角咧起:

「你說我下手毒辣,林蕭對我喊打喊殺,痛下殺手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條老狗出來亂吠。

同窗之情?剛剛的林蕭可有半分同窗之情的模樣?!

他對我下手狠辣,不顧同窗之情就可以,我選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進行反擊就不行?

他弱他就對?

我強我就錯!

你活這麼大歲數都活到狗身上了?!

明明實力不急,還敢跟我邀戰打賭,落得如今的下場,都是他咎由自取罷了!」

「你…」

眼見陳北淵頂着自己的威壓,張口閉口就是老狗,「穹老」差點沒給氣出個二佛升天,抱着林蕭的手臂也是氣的發抖。

要不是顧及到得給林蕭療傷,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的陳北淵!

「你什麼你,你身為學府高層,竟顛倒黑白,干預學府大比,根據東華學規,除非比賽一方有人主動認輸,否則不得干預,你竟在比賽結果未出之前,強行干預比賽,以個人凌駕於學府規矩之上,你想幹什麼?!

干預比賽之後,你還敢以大欺小,以修為壓人,意圖對我圖謀不軌,以戰王巔峰的修為欺壓學子,你枉為人師!

事後,更是倚老賣老,以蠱惑言論,意圖挑起學員情緒,顛倒黑白,將此事鬧大,你真怕所有人當傻子了?!」

話音剛落,本來還有些喧鬧的觀眾席瞬間變得寂靜無聲。

此刻,所有人都聚焦到了戰武台上,那始終背負着手,器宇不凡,高貴威嚴的身影上。

任誰都沒想到,陳北淵竟敢指着一尊六品戰王巔峰的強者破口大罵,張口閉口就是老狗,絲毫沒有留下些許餘地。

要知道,一尊六品戰王強者足以支撐其一個二流家族的門面了。

然而,陳北淵還沒有結束,竟再次踏前一步,冷視眼前的「老狗」,身上的氣勢在這一刻,竟壓過了對方,爆喝道:

「老狗,你也配說東華陳家?!」

「自東華帝國建立,東華陳家世代守衛帝國邊境,防備凶獸異族,至今已有數百載,陳家子弟一旦成年,皆是入軍擔任要職,守護帝國疆土,陳家子弟每年死傷不下數百,落下殘疾暗傷者,更是數不勝數,數百載以來,我東華陳家至少為帝國流的血,足以染紅你們腳下站着的帝國疆土。

我,陳北淵,今日敢當著所有東華學子,所有學府高層說:【東華陳家,無愧於帝國。】

如今,陳家子弟在邊境保家衛國,流血流汗,你竟然在此地顛倒黑白,肆意誣陷前線將士,污衊那群默默守護帝國的人!

老狗!你究竟是何居心,

你當真欺我手中之劍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