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不可能!」

「他怎麼可能還能夠用出如此可怕的戰技!」

「難道虛妄之毒對他無用?!」

「還是說….」

林蕭臉色刷的變得慘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拍來的那瀰漫著洶湧魔炎的恐怖巨掌,只覺得思緒無比雜亂,身軀忍不住的顫抖。

那漆黑複雜的掌紋瀰漫的禁滅氣息瞬間封鎖了整個戰武台,死死的鎖定了他的靈魂,讓他只覺得退無可退!

明明自己的黑蛟戰魂並不比那瀰漫洶湧魔炎的恐怖巨掌小,可此刻的他卻是莫名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渺小感。

彷彿彼此之間並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林蕭不是沒有想過陳北淵的強大,可他做夢都想不到,彼此之間的差距居然會大到了如此程度!

僅僅只是一掌,就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昂吼!

擋在前方的漆黑蛟龍驟然發出震天哀鳴,身上的鱗片在恐怖的高溫壓力下崩裂開來,好似一條血淋淋的「泥鰍」,逐漸變得虛幻的龐大蛟軀開始出現道道龜裂。

只聽「嘭」的一聲,在無數驚愕的目光中,那龐大的黑蛟戰魂竟被一掌拍滅,化為了點點魂光。

噗!

自身性命相交的【黑蛟戰魂】被硬生生打散,林蕭瞬間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反噬,體內的氣血和精神一陣倒涌,口鼻間噴湧出大量鮮血。

腦子就像是被一柄巨錘狠狠的砸中,更是險些當場昏厥過去。

可眼看那拍滅了自身戰魂,只是黯淡些許的恐怖巨掌依舊沒有停下,而是徑直朝着他的頭顱拍來.

生死之間的大恐懼以及自身的主角氣運瞬間讓林蕭虛弱的身軀湧現出一股新的力量,恢復理智,毫不猶豫的大喊道:

「我…」

眼見林蕭居然在關鍵時刻還能夠恢復理智,想要喊出「認輸」,逃過一劫。

「哼!」

陳北淵臉色一冷,知曉必定是所謂的「主角光環」作祟,陡然冷哼一聲,如同天雷滾滾,響徹整個戰武台。

想直接認輸,留得一條狗命?!

問過他的意見沒有!

林蕭被這突如其來的雷霆異響一震,下意識抬起頭,看向了前方,倏然看到了一雙被邪異魔性覆蓋的漆黑眸子。

一股邪性的光芒如同閃電般刺入他的腦海。

轟隆!

林蕭瞳孔一震,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思緒被一點點拉入深淵,就像是失去了意識似的,準備喊出的「我認輸」頓時停下了。

「不好!」

一旁的中年裁判在林蕭出聲的那一刻,便準備出手阻止。

可林蕭突然閉口不言的詭異情況,卻是讓他忽的一愣,動作慢了一瞬。

就是慢了這一瞬,當他想要阻止,也是做不到了!

因為,那瀰漫著洶湧魔炎的恐怖巨掌已經朝着林蕭的頭顱拍去,仿若下一刻就能夠看到頭顱爆裂,腦漿迸濺的一幕。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快到了讓在場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

誰都沒想到,剛剛瘋狂叫囂,上蹦下跳的林蕭在陳北淵面前弱到了如此地步,就像是跳樑小丑般。

亦或者說是陳北淵太強了!

只是輕飄飄的一掌,就能夠要了林蕭的狗命!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林蕭即將身死道消的時候。

一道厚重的神秘光芒驟然從渾渾噩噩的林蕭體內爆發而出,竟將近在咫尺的【禁滅魔炎掌】給擋住了一瞬。

眼看居然還有意外出現,陳北淵臉色不悲不喜,只是雙眸幽深了幾分,好似早有預料般。

「果然,氣運主角沒那麼好殺!」

這種存在幾乎就跟蟑螂掛上了鉤,生命力頑強的一批,想要一下子踩死根本不可能!

咔嚓!

厚重的神秘光芒只是抵擋了一瞬便破碎開來!

可就是這一瞬的功夫,就足以讓人反應過來了!

「住手!」

一道穿着灰色長袍,明顯帶着驚怒的蒼老身影,陡然出現在渾渾噩噩的林蕭身邊,一把將其抓住,擋在身後。

沒有一絲多餘血肉,皮包骨的手掌悍然朝着眼前的黯淡了些許的【禁滅魔炎掌】抓去。

如同巍然山峰般厚重的龐大威壓瞬間爆發而出。

六品!戰王巔峰!

撕啦!

看似枯瘦如柴的手掌竟硬生生的將黯淡許多的【禁滅魔炎掌】強行撕裂,碰撞產生的爆炸化為洶湧澎湃的氣浪,在某種作用力下,竟徑直的向著前方的陳北淵席捲而去。

很顯然,那蒼老身影在出手救下林蕭的同時,還有意給陳北淵來一個下馬威!

如此明顯的行徑,整個戰武區的人只要不是瞎了都看得出來!

「好膽!」

眼見來人竟如此毫不掩飾其惡意。

陳北淵臉色也是徹底冷了下來,竟沒有絲毫退避的想法,反倒是上前一步,無視席捲而來的洶湧氣浪,化掌為拳,體內氣血爆發,一股霸道拳意從身上湧現,如同一尊遠古時期鎮壓萬族的恐怖魔神,一拳轟出,正面硬碰硬!

轟!

拳爪碰撞!

原始而純粹的肉身力量在這一刻竟碰撞到了一起。巨大的轟鳴聲就像是兩輛極速衝鋒的火車以每小時650公里相互撞擊。

整個戰武台竟瞬間掀起一陣颶風,吹動沙塵碎石,向著天空飛舞,無數龜裂痕迹在地面瘋狂擴散。

轟隆隆!

由特製材料鑄造,足以承受數百噸壓力的戰武台瞬間四分五裂,強烈的壓力幾乎將周圍的空氣直接清空。

「好霸道的拳意!」

那穿着灰色長袍的古怪老頭臉色驟然一變,只覺得一股恐怖怪力如同浪潮般疊加,從他的掌心爆發,抓着林蕭的身影猛的後退,竟硬生生將其逼退三步。

那蒼老的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被逼退七步的,負手而立,緩緩收拳的高貴威嚴身影,只覺得不可置信。

剛剛那一記純粹力量的碰撞,表面上是他更勝一籌,可實際上,他卻是輸的一敗塗地!

身為六品戰王巔峰的他,居然被一個四品戰將在肉身力量給擊退了三步!

要知道,即使是他已經年老氣衰,實力不在巔峰,且在沒有動用戰氣、戰技、戰魂、的情況下,只是單純動用了肉身力量的情況下,也是足以碾壓陳北淵這個四品戰將才對!

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

雙方在肉身力量上,更是差點打出一個勢均力敵的結果!

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從始至終,陳北淵只用了左手,右手一直背負在身後,從未出手過。

這無疑是相當於一個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到他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然而,震驚的又何止是他。

此刻,觀眾席上的學員,以及主位高台上的學府高層也是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挖槽,我剛剛看到了什麼?!」

「陳北淵居然敢單手對敵,正面硬剛一位六品戰王,而且還是戰王巔峰的強者?!」

「六品戰王自身的肉身體魄經過戰氣的千錘百鍊,即使是沒有動用戰氣,都可以跟神兵相提媲美,陳北淵居然能夠以肉身力量橫跨兩個大境界,與之抗衡?!」

「等等,那老頭好像是後勤部那個負責看守學府物資,叫做「穹老」的怪老頭,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干,老子之前拿學分去換東西的時候,他還拉着一副死人臉,就跟欠他錢似的!」

「六品戰王巔峰,這個怪老頭居然藏的這麼深?!」

「等等,不對勁,陳北淵好像從始至終都是沒有顯露出絲毫修為…」

…..

「是那個老傢伙!」

陳北淵負手而立,沒有理會四面八方一雙雙不可置信的目光,眼神凝視着眼前的穿着灰色長袍,頭髮花白,略顯邋遢的蒼老身影,直接認出了來人的真實身份!

「穹老」。

東華學府後勤室主任!

東華學府高層之一。

然而,此人還有另一個更為特殊的身份。

那就是氣運主角林蕭的乾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