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1章_伊小小說
◈ 第10章

第1章

青州?

秦風猶如被當頭一棒,縱使百般推託,卻抵不過姬夢幽的決心。

姬夢幽也知秦風在畏懼宿命,可越如此,她越想幫秦風剷除心魔,今後才能破繭成蝶。

來到青州。

街道上人山人海,門庭若市,各大門派早已收到風聲,派人前來搏一搏難得的秘境。

「師父,如果非要進秘境,那一切聽我的指令行事,行嗎?」

事已至此,秦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終究是逃不過宿命….罷了,師父對我恩重如山,不管如何,我絕不能將她拉進我的死路。

我得幫師父避開危險。

聽到心聲的姬夢幽,心中涌過一股暖流,暗道:「還算有良心,這時候也沒忘為我考慮….有我在,沒人傷得了你。」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出現暴亂。

「什麼?有人開啟秘境了?」

「是啊,好像是玉清宗,貌似連樓宗主本人都來了。」

「趁現在抱住玉清宗的大腿,才有機會喝上一口湯啊。」

一時間,人群朝一個方向涌去。

玉清宗?

秦風沉思一剎,呢喃道:「按照時間線,想必林煙兒已經拜師,這次也會跟樓心月一起探索秘境….我可不想見到她,那就得跟玉清宗錯開碰面才行。」

念及此處,秦風給自己戴上面具:「師父,咱們晚點兒再進,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心慢連豆腐都見不到,快跟上我。」

不料姬夢幽一口拒絕,非拉着秦風去找玉清宗。必須拿到那把骨扇,才可能幫秦風打碎魔咒。

「師父,不是說好聽我的…?」

秦風心裏一陣啞然。

二人隨眾人來至山脈,只見大地凹陷出一個深坑,直徑足有百米,下方則是斷壁殘垣的遺址。

但現在,因為秘境被人打開,出現個類似光門的入口。

眾人前赴後繼地跳了進去。

「師父,我看….」

秦風話還未完,便被姬夢幽抓着手腕,帶他一起跳進入口。

「卧槽師父?」

秦風連後悔的話都沒機會說,下一刻,刺眼的白光充斥眼球,瞬間失去視野。

只能感受到一隻玉手,緊緊抓着自己。

但很快,當耀眼的光芒散去,秦風得以恢復視線,早已不是剛才的山脈,而是一片新的天地。

周圍的環境栩栩如生,很難相信,這是人造出來的秘境,同時也是代表,此處秘境的價值之高。

「玉清宗往那邊去了。」

「百炎宗在這邊。」

「神斧派…這種辣雞也來湊熱鬧?」

霎時間,近千人湧進秘境,他們分別選擇不同的強者跟隨,也有少部分人自己探索。

姬夢幽鬆開秦風後,目光眺望遠方;

秦風則心跳如鼓:「看來不少門派都來摻和了,師父,跟別人一起風險太大,我看咱還是隨緣探索吧。」

「找到了。」

姬夢幽很快發現玉清宗的身影,含笑收回目光:「風兒,為師今天就要教你一個道理。」

「道理?什麼道理?」秦風感覺不妙。

「富貴險中求。」

說罷,不給秦風說不的機會,姬夢幽拉着他朝玉清宗追去。

吼——

大地倏然龜裂開來,只見無數由玄力幻化的異獸,破土而生,青面獠牙,個個怨氣衝天。

撲向闖入這片秘境的眾人。

「啊!」

第一波異獸便有凝魄境等級,不少人還沒反應過來,便已是遭遇不測。

可像玉清宗這類宗門勢力,這些異獸連開胃小菜都算不上,強者與弱者的區別,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人不受影響的前行,有人已停下腳步迎戰,更有一些摸魚之人,瞬間嚇得轉身逃跑。

「還真是弱肉強食,優勝劣汰啊!」

見有人被撕咬得鮮血淋漓,口中不斷發出嗚咽求救聲,卻無一人出手相助,秦風第一次真切實際感受到….

別人的命,關我屁事。

凡事只能靠自己。

這就是修仙世界,最冷漠殘酷的真相。

下一刻,秦風又看向牽着自己的師父,只見姬夢幽面無表情前行,任由異獸衝來,她僅靠護體玄力,就能將靠近的異獸灰飛煙滅。

師父真強啊!

力量,在這個世界的的價值,讓秦風心靈受撼:「師父明明如此強大,卻為了我甘願冒險,而我卻躲在後面畏手畏腳….」

「秦風啊秦風,你怎能如此貪生怕死,連機緣都不敢搶,你還怎麼掌控自己的命運?」

秦風忽然像下定某種決心;

下一刻,原本他被姬夢幽強行抓着的手,突然主動牽住了姬夢幽,並指向最前方道:「師父,玉清宗在那裡。」

「既然她們能打開秘境,連樓心月也來了,肯定是收到什麼線索,這秘境里一定藏有寶貝。」

「嗯?」

徒弟突如其來的轉變,先讓姬夢幽一怔,隨後自然是欣喜萬分。

風兒終於不怕了。

喜出望外的姬夢幽,一時都沒在意和逆徒十指相扣,掌心中泛起纏綿的熱流。

由姬夢幽強大的玄力抵禦,這秘境內的異獸,壓根兒無從近身;

師徒倆一路暢通地追向玉清宗。

不多時;

當所遇玄獸達到聚靈境,周圍已沒幾人跟上,只剩前方玉清宗的一眾身影,還有兩個小門派的強者。

這時,秦風發現一件怪事:「咦,怎麼沒看到林煙兒的身影?算了,沒她更好。」

殊不知;

少女正在另一邊戰鬥,葉鼎招呼一位長老保護少女,霸氣道:「煙兒不用怕,有我在,絕不會讓你受傷。」

「謝謝葉鼎哥哥。」

林煙兒婉約笑道。

葉鼎趁機道:「還好你是跟在我的身邊,如果是秦風,別說保護你了,他甚至都沒勇氣帶你進這處秘境。」

「….」

林煙兒自是能聽出言外之意,她咬了咬唇瓣,無從反駁,畢竟秦風的實力連她都不如。

怎麼敢進這麼兇險的秘境,搶奪機緣呢?

「師父,她們進山洞了,寶物肯定藏在裏面。」

秦風指着前方道。

玉清宗一眾女子,突然放棄寬敞的道路,直奔狹小的山洞而去,身後跟着的兩個小門派。

有一批繼續前行,另一批也想跟進山洞。

轟——

不料這時,洞口布下的結界將後者等人震退,裏面傳出一道女聲:

「諸位已經跟了一路,先去別的地方尋找機緣吧。」

聞言,一位虎背熊腰,手持巨斧的中年男子上前,道:「玉清宗什麼意思?我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這秘境又不是你家開的。」

「這是我們宗主的意思。」

「真的嗎?我不信!」

雄壯男子冷笑一聲,舉起巨斧便砍向洞口:「區區一個結界,還想攔住我巨斧徐晃?異想天開。」

砰!

巨斧狠厲地劈在結界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下一刻,只見結界表面泛起流光,竟是完好無損。

「什麼?」

徐晃還未反應過來,衝擊餘波已經回彈,他只感覺虎口一麻,巨斧便從手中脫落,整個人倒飛而出….

噗——

一口鮮血從徐晃口中噴出;

後方眾人大驚失色,慌亂上前幫忙:「門主,你沒事吧?」

「哼,不自量力。」

洞內女子冷哼一聲,淡漠道:「此結界由我們宗主所設,諸位若不怕受傷,浪費探索秘境的時間,大可在此耗着。」

說罷,女子轉身朝裏面去。

徐晃惱羞成怒:「豈有此理,這是看不起我。」

「門主,咱們神斧派不是玉清宗的對手,我看還是算了吧。」

一人出聲提議,其他人紛紛附和。

徐晃雖然五大三粗,但也不傻,摸了摸頭道:「玉清宗的娘們真厲害,走,隨本門主去其他地方。」

一行人正準備離開,忽見秦風和姬夢幽趕到。

「喂,這裡被玉清宗設了結界。」徐晃出聲道。

姬夢幽置若罔聞,領着秦風大步走向洞口;

神斧派一眾見狀,面面相覷,冷笑出聲。

「都跟你們說進不去了,怎麼是兩個聾子啊?」

「別理他們,等着他們被彈出來吧!」

「就是,連我們門主都沒辦法,真是不聽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