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9章_伊小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哎呦——你幹嘛!

秦風差點兒踉蹌摔倒,一臉懵圈問:「師父,你怎麼又打我….我哪兒有說看不上你。」

焯,這娘們情緒太不穩定了。

這才拜師一天,莫名其妙揍了我好幾頓,果然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還以為白撿個寶藏師父。

「….」

聽到秦風的心聲,姬夢幽氣不打一處來,所幸冷靜下來的她,倒沒再對秦風施以懲戒。

下一刻,姬夢幽腦筋轉動,嚴肅道:「哼,你怎麼就沒說?居然問我怕不怕那個女魔頭,你看不起為師么?」

「我….?」

秦風欲言又止,一整個懷疑人生;

好好好,你牛逼,整個乾雲大陸都怕的女魔頭,就你不怕….就你最牛逼行了吧。

雖然心裏媽賣批,但秦風面上不敢反駁,畢竟實力相差懸殊,姬夢幽更不是心慈手軟的主兒。

「….走吧。」

聽到秦風心裏的怨氣,姬夢幽帶其離開鹽城。

一路上;

秦風默不作聲,猶如行屍走肉般跟着,即便姬夢幽刻意放慢腳步,但他依舊跟在後面。

就像一個沒聲的跟屁蟲。

氣得姬夢幽雙手環抱,無意間攏起豐滿玉桃:「你不是挺會說得嘛,怎麼一路上都不出聲?」

聞言,秦風強擠出一抹訕笑:「師父誤會了,咱們才認識不久,其實徒兒並非伶牙俐齒之人,性子更偏向安靜。」

你看我還敢說話嗎?隨便一句無心之言都能把你惹炸毛,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看來這段師徒情久不了,雖然你長得挺養眼,但又不是我媳婦兒,實力是挺強大,但特喵全打我身上了。

唉,我還是得找機會逃跑,臨走前,大不了給她留點兒機緣線索,權當回報她傳授功法的恩情。

得知秦風想要離開;

姬夢幽心裏急了,立馬走回來問:「我問你,我對你如何?」

「額….師父對我的恩情,那可謂是再生父母般的厚重,徒兒只怕此生….都無以為報啊!」

秦風一臉真摯地說。

還有臉問我好不好,等我給你打一頓,你再給爺笑一個?

「你….」

面對口是心非的秦風,一邊嘴上說著尊重,一邊卻在心裏想着,如何讓師父給自己賣笑….

有時還想沖了自己這個師父。

說實話,姬夢幽又差點蚌埠住了。

但為長遠之計,她還是迎着那張人畜無害的笑臉,語重心長道:「風兒,我知剛才踢你,定讓你心生不滿….」

「沒沒沒,師父言重了,打是親罵是愛,徒兒豈敢心懷不滿?真是冤枉啊!」

秦風嚇得急忙否認。

如此精湛的演技,倘若不是心聲力駁,姬夢幽都快信了。

可越是如此,姬夢幽卻越擔心,哪怕二人如今有了師徒紐帶,但想以此拿捏住秦風,依舊是痴人說夢。

無論饕餮聖體還是預知未來,秦風都有着殺不得的理由,這對向來喜歡動用武力說話的姬夢幽,無異於無解之題;

想讓秦風由衷地臣服自己,比登天還難!

總不能真放他離開吧?

姬夢幽沉思過後,罕見地做出妥協:「風兒,其實你不必如此怕我,為師知道,剛才我也有些衝動,這樣吧,為師在此向你保證,今後我絕不再動手打你,剛才踹你那一腳…..許你提個條件補償,如何?」

姬夢幽暗下決心,今後無論再從秦風心中聽到什麼,哪怕是那方面…..她全當沒有聽見。

若讓外人看見這一幕,怕是會大跌眼鏡;

一向心狠手辣,容不得他人欺凌半分的羅剎女帝,如今竟對一個少年示弱?

且少年還是徒弟?

沒人敢信這一幕,包括秦風在內,他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柔聲師父,會是羅剎女帝。

「真的嗎?」秦風面露驚喜。

「當然。」

「嘿….」

得到肯定後,秦風一時心跳加速,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姬夢幽,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弧度。

許我提個條件啊!

「你…..」

姬夢幽神情中閃過慌亂,努力保持着往日的高冷:「你不許…..提太過分的。」

「師父,我想學習人體知識,你能配合我么?」

下一刻,秦風就滿眼期待地說。

姬夢幽:「???」

….

對於覺醒的饕餮聖體,秦風尚未琢磨明白,簡而言之,唯有人主動將力量灌輸體內,他才能吞噬提升。

這顯然不夠給力。

故,秦風藉著提條件之機會,欲以吞噬姬夢幽的力量,助自己參悟饕餮聖體….

直至能主動吞噬他人。

畢竟身處修仙世界,實力為尊,所有的一切都為實力服務,何況秦風本身就是一個反派;

即便這次僥倖躲開了主角。

可下次呢?

下下次呢?

自己要變強…..強到不再懼怕主角,主導自己的人生!

在得知逆徒的條件後,姬夢幽暗暗鬆了口氣,很是爽快答應:「這個不過分。」

師徒倆來到沒人處。

「師父放心,徒兒我不會太貪心的。」

秦風擠出一抹親和的笑容,不放心地提前表示。

姬夢幽淡然一笑:「你大可不必拘束,以你的目前的境界而言,即便被你吞些力量,對我的影響也不大。」

「是嗎?」秦風眉開眼笑,迫不及待伸出一手,「那就請師父開始吧。」

姬夢幽抓住秦風的手腕;

下一刻,她便將自身力量,徐徐灌入秦風體內,舒爽之感,瞬間席捲秦風周身,將他拉入一片新天地:

「哦~這就是修鍊呀!」

「…..」

姬夢幽嬌容變幻,俏臉露出一絲異樣:「不許叫。」

「是是。」

很快,秦風進入吞噬佳境,那熟悉的力量微粒在體內跳動,猶如將他置身於一片溫和的海洋,周身被熱流裹挾….

從未有過的爽快,讓他全身放鬆,傾心投入。

隱隱間,似有似無的力量微粒,開始凝現在秦風體表之上,它們不斷綻放、舞動着;

如此神奇的景象,與尋常人的修鍊大相徑庭。

姬夢幽觀望着一切,不斷輸送自身力量,直至大半晌後,她才出聲問:

「你都突破了,還沒找到感覺嗎?」

「師父,這事不容易啊!」

達到凝魄境二重的秦風,緩緩睜開眼:「不過我好像找到一個方向,不知對不對…..師父,還請您將雙手遞出,我想與您雙掌相對,嘗試主動汲取您的力量。」

姬夢幽沒有任何猶豫,立馬照做;

可當與徒弟的雙掌合併時,姬夢幽才後知後覺,情不自禁咬住唇瓣:「這姿勢….怎麼有點兒奇怪?」

從遠處看,師徒二人迎面而坐,雙手契合,女子仙姿玉色,花容月貌,而少年亦身材挺拔,氣度不凡;

乍一看,好似一對雙修眷侶。

「這地方夠隱蔽的…..一時半會兒,想來不會遇見人吧。」

姬夢幽似察覺出古怪,其精緻的俏臉浮現出紅暈,心慌意亂,可事已至此,她也沒有打斷秦風的修行。

「師父,有點不太行….我嘗試扯一下。」

秦風已邁入狀態,閉着眼睛提示。

「唔?好….你認真感悟,為師會配合你。」

姬夢幽心不在焉地回應;

饒是心狠手辣的女魔頭,對於與男子這般親近的姿勢,一時半會兒也難從容應對。

甚至沒理解透秦風的意思。

故下一刻,毫無防備的姬夢幽,忽然迎來秦風強猛的吸力,本意是吸收吞噬力量;

可卻弄巧成拙,發力到姬夢幽身上….

「風兒….」

姬夢幽倏然失去重心,面朝逆徒傾倒而至;

而此刻,緊閉星眸的秦風渾然不知外部情況,更是反應不過來,他先嗅到一股沁人的幽香,緊接着,一具嬌軀砸向自己….

直衝面門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