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8章_伊小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炎魔教挺有實力的啊,消息可靠嗎?」

「那還能有假,全宗上下屍骨無存,據說整片峽谷都被夷為平地了。」

「嘶,何人有如此手段,莫非昊天盟?」

昊天盟,乃是正道聯盟所取的名號,在江湖上並非秘密,且有推波助瀾震懾魔道的意思。

姬夢幽看向秦風:「貌似是一個名為炎魔教的勢力被滅,不知是何人所為。」

炎魔教提前沒了?

秦風大吃一驚,愕然道:「羅剎女帝…..不對啊,時間線還沒發展到,可除了她誰又會幹這種事,肯定是她。」

「風兒,你知道是誰做的?」

姬夢幽故作驚訝。

秦風湊去腦袋,低聲道:「回師父,是羅剎女帝乾的。」

「哦?」姬夢幽裝傻充愣道,「別胡說,羅剎門本就是魔道最強的勢力,現今正道門派結盟創建昊天盟,羅剎女帝怎會在這種關頭剷除炎魔教呢?」

「這是真的,炎魔教算計了她。」

秦風再次壓低聲音,沖姬夢幽使眼色。

姬夢幽表現出半信半疑:「那你說說,炎魔教與羅剎門同屬魔道,炎魔教為何會算計羅剎女帝?」

秦風剛欲解釋,但理智驅使他先行試探:「師父,你能不能先告訴我,咱們屬於哪股勢力?」

有些話可不能亂說,炎魔教算計羅剎女帝,是因為背後的百炎宗,說起來,誰能想到自詡正道的百炎宗,其實是草菅人命的炎魔教的背後推手。

呸,這群自詡正道的畜生,一邊養着魔道為己所用,一邊又冠冕堂皇….罷了,這不重要,還不知師父與百炎宗有沒有關係,萬一二者有關,那我對說出實話,師父便會認為百炎宗暗中算計羅剎女帝的計劃,其實早已敗露,現在炎魔教又被滅門,保不準會懷疑是我向羅剎門泄密的。

我得先問清楚,師父跟百炎宗有沒有關。

炎魔教…..百炎宗?

聽到秦風的心聲,姬夢幽被內幕所震驚,雖然炎魔教一事,早讓她察覺有正派的影子,但沒想到是百炎宗。

這些年,百炎宗經常派弟子下山幫助百姓,用於歷練,故在江湖上聲望極好;

而且又是昊天盟的發起者之一,恐怕任誰都想不到,百炎宗是人人得而誅之的炎魔教的主人。

還是低估了名門正派的假仁假義。

「師父?」

見姬夢幽出神,秦風出聲呼喊。

「吃東西吧。」

既已查到真相,姬夢幽也不再糾結,慶幸身邊有一個秦風,否則很多事情都沒頭緒。

秦風詫異地撓了撓頭——

怎麼突然就不問了?師父到底有怎樣的身份背景,這都能忍住好奇,莫非是某個隱世組織?

嘿,師父該不會是某位隱世大佬的獨生女,此次外出歷練收我為徒,其實是為了傳宗接代….啊呸,是為了找人繼承衣缽?

如果師父真要找人傳宗接代的話….emm…..那這個我得好好考慮,不能表現得太痛快,以免被認為欺師滅祖。

「嘶——」

秦風痛得呲牙咧嘴:「師父,你踩我幹嘛?」

「我樂意!」

「啊?」

望着姬夢幽離開的背影,秦風一頭霧水。

什麼叫你樂意啊?我好歹也是你剛過門的徒弟,不說寵着就算了,還莫名其妙踩我,你咋不去踩那些喜歡被踩的?

以後再敢對我這樣,我就站起來蹬…踩單車。

「…..」

姬夢幽腳步微凝,銀牙咬得咯咯作響,不斷給自己做心理疏通,方才忍住沒殺個回馬槍。

「呼——」

直到聽不見秦風的聲音,姬夢幽才鬆了口氣:「哼,這個逆徒…..腦袋裡都在想些什麼。不是看在你知恩圖報的份兒上,我才不忍着你。」

「算了,殺些人冷靜冷靜。」

姬夢幽來到羅剎門的一個傳信點,將信紙塞進牆縫,告知有關炎魔教與百炎宗的秘辛;

順便通知門內,自己將離開一段時間。

隨後便去找合適的獵物。

好巧不巧,姬夢幽還沒走幾步,便迎面而來一群同樣服飾的青年:「見姑娘眉宇愁容,不知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我等乃是百炎宗弟子,此次下山歷練,興許能幫上姑娘的忙。」

五人嘴上說著幫忙,眼神卻遊走在姬夢幽身上,即便她戴着面紗,依舊讓青年們為之心動;

此女,真是人間絕色啊!

姬夢幽左顧右看,在確定處於街道的死角後,她二話不說,徑直抬手揮向五人——

嗤!

剎那間,一股恐怖漣漪化作利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斬向五人的脖頸。

噗嗤——

五人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一瞬頭顱飛揚,鮮血如柱般衝天而起。

….

「哼哼~」

見姬夢幽高興的回來,秦風一邊啃着雞腿,一邊詢問:「師父,你怎麼這麼開心?」

「沒事。」

姬夢幽斂去笑意,對逆徒輕薄自己的怨氣,此時已煙消雲散。

不多時;

秦風和姬夢幽走出客棧,五位百炎宗弟子被殺的消息,早以雷霆之勢席捲鹽城。

「誰人敢殘害百炎宗的弟子,不想活了?」

「不用想,肯定是羅剎門乾的,恐怕是羅剎女帝來了。」

「什麼?那女魔頭來鹽城了?」

姬夢幽對周圍的評價熟視無睹,徑直看向秦風:「風兒,你也覺得是羅剎門嗎?」

「回師父,徒兒不知。」秦風坦誠道,「也可能是其他魔道勢力。」

死人在修仙界很正常,何況是百炎宗的弟子,反正沒幾個好東西。只要別讓我遇見羅剎女帝,一切都好說。

念及羅剎女帝可能在鹽城,秦風趕緊道:「師父,咱們還是趕快走吧,免得遇上羅剎女帝。」

「你很怕她嗎?」

「師父不怕嗎?」

秦風反問道。

好傢夥,乾雲大陸最恐怖的女魔頭,殺人如麻,嗜血成性,那些名門正派之所以能和諧相處,還不是因為害怕落單後被滅?

我好不容易才逃出嵐城,如果再遇到她,那我真是死路一條,聽天由命了。

別說遇到她了,即便明知她是一代絕色美人,可就算她勾引我,我也不想見到她。

嘭——

姬夢幽氣急敗壞,一腳踹向秦風的屁股,俏臉布滿寒霜:

「你個逆徒……你還看不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