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啪——

姬夢幽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別說是她這種性子,即便換做任何一個稍微強勢的女人,被剛收的徒弟思想輕薄….

居然還因為摸手…..就特喵想把師父沖了。

這誰忍得了?

「啊?師父你打我作甚?」

秦風一臉懵逼望着冰山師父,人都傻了;

姬夢幽咬了咬銀牙,寒聲道:「剛才你臉上有隻蟲子。」

「蟲子?」秦風半信半疑地捂着臉,狐疑道,「那多謝師父…..但請你以後別打了,這種小事讓我來就行。」

「別說話。」

姬夢幽打斷交流,將力量注入秦風體內;秦風舒服地閉上眼睛,任由熱流涌過奇經八脈,頗有一種開飯的滿足感;

漸漸沉醉其中。

啪——

驀地,一巴掌忽然將他扇醒,只見姬夢幽臉上布滿寒霜,難掩慍怒道:「誰讓你吞噬我力量的?」

「啊?我吞什麼?」秦風又懵了。

「你….?」

望着秦風一臉錯愕的表情,姬夢幽心中一凜,下一刻,她開始給秦風灌輸更多力量:

「你繼續….繼續吞我的力量。」

「我….怎麼吞啊?」

秦風仍是一頭霧水,還不知什麼情況,只覺得身體痒痒的,很舒服。

我收回之前的話,這娘們也太凶了,說打人就打人,受虐狂才會想做沖師逆徒。

面對秦風的心聲,此時的姬夢幽沒有任何波動,亦或者說,她的心思被另一件事佔滿。

「師父,我來突破感覺了。」

秦風陡然回過神來,話音剛落,一股突破氣息便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剎那間,修為便從開脈境巔峰,邁上凝魄境行列。

突破了?

「果然如此!」

姬夢幽像是確定什麼,鬆開秦風后撤一步,難掩驚喜道:「是饕餮聖體!十萬年現世一次的饕餮聖體。沒想到你有如此奇遇,竟覺醒了這種恐怖的體質,今後你能靠吞噬他人修為來提升自己。」

「饕餮聖體?吞噬提升?」

秦風眨了眨眼,猶如被當頭一棒。

無論是小說中的劇情,還是有關他的身世背景,壓根兒沒有饕餮聖體一說,自己怎麼會覺醒它?

莫非是穿越者的福利?

此刻,姬夢幽看向秦風的眼神充滿期待,心中道:「縱觀歷史長河,每位饕餮聖體之人,皆會成長到無人可敵之境,甚至惠及子孫千秋。」

「我若助他成長起來,今後有我師徒坐鎮羅剎門,那便不必再懼怕任何聯盟,乃至以後,羅剎門說誰是正道,誰才是正道。」

先前被輕薄的陰霾,自姬夢幽心中煙消雲散,轉而換上罕見地溫柔。

這個徒弟收對了。

預知未來和饕餮聖體,任選其一,那都是震爍古今的奇蹟,何況秦風是將二者匯聚於一身?

不怪姬夢幽付之以笑,即便秦風再過分一點兒,恐怕她也能包容徒弟迷人的小缺點。

「風兒,今後不可對任何人透露饕餮聖體,這是你最大的秘密,到死也要守住,知道么?」

姬夢幽叮囑道。

面對師父溫柔的稱呼,還有迷人的笑容,秦風險些看呆了,這可比還未完全長開的林煙兒,更加楚楚動人,我見猶憐啊!

簡直美得不可方物。

原來師父笑起來這麼好看,嘿,這次拜師賺大了,不然我還不能發現饕餮聖體。

「師父,萬一搞錯怎麼辦?不然我們再試試?」秦風提議道。

「我看你是想繼續吞噬為師的修為吧。」

明知秦風不懷好意,姬夢幽卻沒有生氣,反而道:「雖然能靠吞別人的修為提升,但你也要腳踏實,先鞏固從我這兒掠走的力量再說,屆時,我自會給你找來合適的『修鍊資源』。」

「但光有修為不行,你還得有玄功傍身,能施展出多少本事,那才是你的能耐。」姬夢幽掏出一本功法,「這本…..你等我一會兒。」

驀地,姬夢幽急步離開:「好險,不能直接將《太虛屠訣》給他,不然就會猜到我是誰。」

太虛屠訣,正是姬夢幽一瞬覆滅炎魔教的關鍵力量。

過一會兒後,姬夢幽拿着被改名的功法回來:「這本《九重天》你拿去修鍊,它是一本神通功法,威力無窮,也就是說沒有上限,根據修鍊者的實力,移山填海,不在話下。」

「甚至在你有足夠的實力後,一念之間,蕩平乾雲大陸,未嘗沒有可能…..但能煉至何等程度,還要看你自己的悟性。」

「不過你剛才已吞噬我的力量,體內便算有了它的引子,今後修鍊起來也能更加容易,但你也要勤加修鍊。」

九重天?

聽着姬夢幽解釋功法,秦風聽出什麼,試探性問:「我吞噬師父的力量就能與它有關聯,這麼說來…..難道這本功法,也是師父您修鍊的核心?」

「嗯。」

姬夢幽頷首承認,面色嚴肅道:「所以你絕不能傳閱他人,否則…..為師一定清理門戶。」

面對威脅,秦風聽到得卻是重視,正聲道:「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師父,我真是有眼無珠,剛才居然發誓不做沖師逆徒,你不過就是凶了點,可還是一個寶藏師父。

我秦風飄零半生,只恨未逢名師,徒兒我收回之前的誓言,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聽見秦風的心聲;

姬夢幽感動之餘,又氣得牙痒痒,心中怒罵:「真是個逆徒,你回報的方式…..就非要當那種徒弟嗎?」

你都不問問我想要什麼?!

念及秦風也是感激自己,姬夢幽並未計較,轉而又掏出本功法:「《九重天》可慢慢修鍊,你先修鍊這本身法《碎星步》,它能助你提升敏捷,無論戰鬥還是逃跑,對你目前都是作用最大的。」

如此關懷,別說是從未談過戀愛的秦風,縱使是久經情場的祖師爺來了,都得丟下一句難頂啊!

在姬夢幽的指點下,秦風開始修鍊起《碎星步》;

雖然是一個穿越者,但藉著前身對修行的感悟,再加上饕餮聖體覺醒對悟性的提升,秦風很快就理解了師父口中,這門身法的訣竅。

引氣入體,貫匯全身,感知萬物之靜動,御風、借勢、發勁;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牽一髮即動全身,飛檐、踏浪、不止。

或許是來自姬夢幽的力量,也或許是剛突破有使不完的力氣,秦風這一修鍊,便到翌日午時。

途中,姬夢幽未曾離開一步,悉心指導,亦幫秦風點解諸多容易誤入的歧途。

《碎星步》雖遠不如《太虛屠訣》難練,可秦風大半天的努力,依舊只能算是小有入門,遠談不上熟練。

姬夢幽卻很滿意:「即便沒有饕餮聖體,你的修鍊天賦亦屬上層,只要別懈怠修鍊,想必很快就能將《碎星步》練到家。」

「是,多謝師父。」

一番修鍊後,秦風的眼神清澈許多,或許是逐漸熟絡起來的關係,他也敢好好打量這個師父了。

昨晚他還沒有看太清,就拿姬夢幽的顏值和身段,那是秦風做夢都不敢幻想的存在;

一張白皙精緻的冷艷俏臉,宛若精雕細琢的工藝品,還有一身像是在牛奶里泡過的玉肌,竟如通體無瑕的美玉,而盤起來的青絲間有幾縷垂落,時而隨風舞動在玉桃之上….

宛若一幅盛世美景!

如此一位性感尤物,竟稀里糊塗成為自己師父,秦風頗有一種夢幻感:「師父,你還沒有道侶吧?」

「我對男女之事不感興趣。」

姬夢幽聞言蹙眉,似已猜到秦風的想法,故意表現出幾分抗拒。

畢竟心聲她聽太多了。

不料秦風卻不按套路出牌,眉開眼笑道:「那就好啊,其實世上男人沒幾個好東西的,師父,你以後可千萬別聽信男人的鬼話,尤其師父你還長得這麼漂亮,他們都是饞你身子,下賤。」

「嗯?」

姬夢幽微微一愣,盯着秦風問:「那你是好東西嗎?」

秦風一本正經道:「我不一樣,我對師父都是感激,只想用感激填滿師父的恩情。」

哼,還感激…..是,你的確是感激。

但你回報的方式…..卻是做一個欺師滅祖的徒弟。

哪個師父需要你這種感激?!

姬夢幽雖然沒好氣,但也沒捅穿這一張紙,畢竟秦風沒有對自己胡來,且她也清楚自己的姿色….

最關鍵是,從秦風的心聲判斷,他是真拿沖師當回報啊,這不是欺師滅祖的幌子。

姬夢幽越想越憋屈,索性道:「走,隨我去鎮上轉轉。」

「好嘞,我請師父吃雞。」

秦風趕緊跟上。

反正只要不回嵐城,去其他城鎮都沒事,總不能劇情還找上自己吧?

….

鹽城。

快到城門時,姬夢幽主動取來面紗戴上,對此秦風深表贊同。

師徒倆走進一家客棧。

「小二,來只兩年半的….呸,來兩隻半燒雞。」

「客官稍等。」

小二記住飯菜後,立馬跑去後廚。

四方桌不大,秦風望着坐在面前的師父,一邊欣賞一邊詢問:「師父,你在想什麼?」

「隔壁好像在聊….最近發生的一件大事。」

「哦?」

秦風側耳聽去,便聽有人說:

「就在昨天,炎魔教組團去見太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