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他有什麼大病?!

姬夢幽緊緊握住粉拳,瞥開一張泛着羞紅的絕色俏臉,貝齒羞恥地壓着唇瓣…..

她好想逃…..理智又驅使她留在原地。

聽着不斷從秦風口中,哼出的淫靡不雅之詞,腦海中還浮現着對方妖嬈的甩象舞…..

這一刻,姬夢幽是真想衝出去,砍了那條東西。

半炷香後;

秦風才慢悠悠穿上衣服,躺在柔軟的草地上,一邊仰望璀璨的星河,一邊感受清風拂徐,準備歇息。

「…..你最好別讓我失望。」

姬夢幽深吸好幾口氣,才從羞憤中冷靜下來,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包容他人;

當然,都是因為秦風預知未來的能耐。

姬夢幽開始計劃;

念及秦風不甘心做自己跟班,她特意換了身衣服出來,以免被認出是羅剎門人。

「嗯?」

秦風嗅到一股誘人的幽香,他猛地起身睜眼,便見一位禍國殃民,天生尤物的絕色美人,正笑盈盈朝自己走來。

「野生的小姐姐?」

秦風揉了揉眼睛,在確定沒有看錯,女子真對自己露出迷人的笑容後,下一刻,他拔腿就跑。

焯,我一個反派遇到這種好事,肯定有詐。

「嗯?」

姬夢幽嬌容一怔,下一刻暴掠追去,她一把抓住秦風的衣領,沒好氣道:「你跑什麼呀?」

「女俠饒命啊!」

秦風虎軀一震,意識到女子的實力十分強大後,立馬開始賣慘:「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未出世的孩子,現今三舅媽隱疾發作,正等我去找郎中救命,這就是我的全部家當…..還請女俠高抬貴手,別因殺我髒了自己的手。」

望着遞來的錢袋,姬夢幽嬌容變幻,緊接着氣得扇飛錢袋:「誰要你的臭錢了。」

「不要錢?」

秦風心中一凜,不可思議地望着姬夢幽;

卧槽,難不成是劫色的?

這女人長得這麼好看,膚若奶肌,凹凸有致,還有那麼高挑的身段,一雙白花花的大長腿,如此一位冰肌玉骨的美人,怎麼可能會缺男人?而且在這荒山野嶺的….難不成我遇到髒東西了?

焯焯焯,我要死了。

「你….」

聽見秦風的心聲,從未被人輕薄過的姬夢幽,一瞬間心態崩了,鳳眸中透出膽寒的殺意;

怒火攻心!

若非理智還在強守,她早已一掌送秦風歸西,豈有此理,這個腦袋裡全是污言穢語的混蛋;

我怎麼會選他當跟班?

卧槽,她怎麼還動殺心了?

秦風心裏一陣媽賣批,好不容易逃出男女主的魔爪,卻從未想過,自己一個反派居然還會半路遇險。

瑪德,這是主角的橋段啊!

嘭——

姬夢幽玉臂輕動,忽然將秦風丟在地上,深吸口氣道:「看不出你的身世如此凄慘,年紀輕輕便擔負重任。」

「嗯?」

咋回事啊…..秦風面露茫然,不懂對方為何前一秒還想殺自己,下一秒就態度大變,但此時,也沒時間給他過多思考,立馬祭出九年義務教育的累累碩果:

「多謝女俠憐憫,看來女俠您不光實力強大,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還有一顆體諒我等螻蟻的善心,真可謂是仙女下凡,莫過如此。」

「小人能在此山間野道,偶遇女俠,更是三生有幸,死有餘辜…..啊呸呸,我是想說女俠你真是個好人。」

「…..」

聽着秦風嘴上說的,跟心裏想的完全不同,一向喜歡動手不動口的姬夢幽,竟生出一種想罵人的衝動。

你比那些自詡正道的小人,還要更加無恥、虛偽。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不生氣、不生氣…..這是我自己選的跟班。

姬夢幽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遂強忍怒火道:「我在你眼中,真如仙女下凡嗎?」

「啊對對對。」

秦風一臉誠懇,連連點頭。

大姐,你看我敢說實話嗎?

得虧我是一個反派,但凡像你這樣的女人偶遇主角,高低得問你一句,你也不想一屍兩命吧?

你就慶幸遇到我吧,不然今晚你高低走不了。

「你…..」

姬夢幽殺心再起,一整個氣抖冷了。

這個混蛋…..我好想殺他啊!!!

可為了大計,姬夢幽只能強忍怒火,轉身對着月亮狠吸涼氣…..姬夢幽啊姬夢幽,你要冷靜。

他是能預知未來的。

卧槽,這娘們怎麼還衝着月亮吸氣啊?難不成在吸收月光陰氣?等吸完陰氣怕不是就來吸我的陽氣了。

她會從哪兒下口啊?脖子?不像,難道是嘴….

秦風正面露忐忑,分辨不出女子是何方神聖,又為何會跟自己偶遇,姬夢幽忽然向他看來:

「跪下,我跟你說個事。」

噗通——

秦風立馬照做,挺直腰板道:「小人任憑仙女姐姐的吩咐。」

「看在你身世悲慘,引起我的共鳴,又嘴巴很甜很會說話的份上,我決定,收你為徒。」

既然秦風怕死不願做跟班,姬夢幽便決定從其他方面入手,拜師就是一條途徑。

如此不光能避免強迫秦風,引起不忠,也能借師徒關係加深感情,漸漸讓其主動忠誠。

秦風聞言瞠目結舌:「拜師?」

「行禮。」

面對秦風的困惑,姬夢幽不做任何解釋,霸道地要求行禮。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秦風沒有任何選擇,他只能在狐疑之中行拜師禮,但看現在的樣子,對方貌似不想殺自己。

秦風心中暗自慶幸——

肯定沒有先拜師再殺人的說法,不然那可就太閑着蛋疼了。

「….」

姬夢幽閉上長睫毛,深吸氣慢呼吸,心中不斷安慰自己:「嗯…..好多了,我已經慢慢習慣….習慣不再罵他了。」

「為了羅剎門,為了改變我的結局…..忍得住!」

而秦風完全不知,剛得的便宜師父,此刻正因自己在心中博弈,既然確信自己不會被殺,他終於能夠發問:

「徒兒秦風,想請問師父尊姓大名,及身份背景,如此遊走於江湖時,也好自報家門。」

「你暫時先待我身邊,不必遊走江湖,等到該告訴你時,為師自會讓你知道一切。」

姬夢幽當然不會直說,扯開話題:「將手遞來,為師要查看你的天賦。」

「是,師父。」

秦風一副人畜無害地遞出右手,不料姬夢幽看見那隻手,便想起之前扶象之場景,寒聲道:

「另一隻!」

「是,師父。」

怎麼還賣起關子了?這女人到底是哪方人物,怎麼會讓我拜師,羅剎女帝?不對,劇情線都變了,現在也不是遇見女帝的時間線,而且照羅剎女帝的性子,她怎麼可能一見面就收我為徒?

罷了罷了,既然長得這麼靚,拜師我也養眼,只要不是羅剎女帝都好說….嘶,不會與女帝有關吧?

念及此處,秦風試探道:「師父的實力如此強大,讓徒兒不禁想起乾雲大陸最強的女人,羅剎女帝。不過在徒兒看來,師父您肯定有超越她的潛力。」

面對秦風的試探,早知心聲的姬夢幽自然從容鎮定,故作嫌棄道:「休拿那女魔頭與我對比,別說話,為師要檢驗你的天賦。」

「是!」

秦風立馬閉嘴,心中暗喜;

太好了,這白撿的師父跟女帝無關,實力強大又能保護我,爽,這下徹底安全了。

當姬夢幽玉手觸來時,秦風頓時心跳猛升——

嘶——哦~師父這小手真軟和啊,哈哈,難怪那些主角都想當禽獸,話說修仙界的女人就是漂亮,若非我實力不濟,怕也會隨大部隊做個禽獸。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