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5章_伊小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正思考未來作何打算的秦風,渾然不知已被跟蹤,且以姬夢幽的實力而言,世上也難有人能發現她。

話說這世界挺狗的,女帝明明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又殺伐果斷,雷厲風行,妥妥的天選之女,不給設定軟飯路線,居然編排成一個反派頭子。

唉,可惜一位羅剎女帝,最終要慘死在一個**熏心的煞筆主角手下,真令人悲哀。我作為她未來的跟班….呸,她註定要失敗的,我何必再跑去給她當狗腿子。

反正今晚她就會被六老魔算計重傷,現在我離開嵐城,就不會再跟她有任何交集。

秦風的心聲,被姬夢幽一字不落聽入耳中,她雖不懂反派和主角的含義,卻是大受震撼:

「真是他心中的聲音,這麼說,此人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而且他剛才還提到六老魔….說我會被算計,看來此事與炎魔教脫不了干係…..哼,明知是我的跟班,又知未來將會發生什麼,不想着早些提醒於我,居然準備拋棄本帝跑路…..」

望着秦風的背影,姬夢幽一張冷若寒霜的俏臉,充滿複雜:

「此人雖貪生怕死,但能預知未來,倒也算百利唯有一害。如果有他協助,那我身死道消的結局,未嘗不能改變。」

得知自己的結局後,姬夢幽非但沒有絕望,反而因骨子裡不服輸的性格,激起了她的鬥志。

本帝會敗給一個**熏心之徒?

哼,沒人能定我姬夢幽的結局。

姬夢幽當然也清楚,若想改變自己的結局,眼前這個能預知未來的少年,必須先成為自己人。

就像他說的,做自己的跟班。

咻——

姬夢幽屈指彈出一張隱形符籙,在飛到秦風身上後,一瞬消融不見。

而秦風毫無察覺。

「等我忙完再來找你。」

姬夢幽已決定將秦風留在身邊,畢竟對方能預知未來,這太逆天了。而自己又能聽見他的心聲,完全不必擔心背叛。

在此之前,她要先去血洗炎魔教。

….

林家府邸。

「煙兒,你為何如此啊?」

林岸滿臉愁容,五味雜陳地望着女兒,不能理解在秦家發生的事。

「爹,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林煙兒傲嬌地撇開目光,雖然她也知自己太過衝動,明明是去退婚的,卻因為秦風的轉變…..

硬生生當眾承認,自己是秦風的女人。

今後怕是會成為嵐城的笑柄。

一代天之驕女,辜負了追求自己三年的少年後,如今被反退婚不肯…..說實話,林煙兒也後悔;

可一想到追求自己三年,一向無微不至的秦風,今天居然三次喊錯自己名字,還巴不得將自己送給別人…..

林煙兒咽不下這口氣,即便後悔她也要做。

追我三年,你說不追就不追了,當我林煙兒是什麼?

林岸擔憂道:「可你這樣做….該如何向樓宗主交代,你還能進入玉清宗修行嗎?」

少女的退婚,不光是因身邊人的慫恿,還有一個外人所不知的秘辛;

半年前,玉清宗的宗主樓心月,曾找到少女有意收為關門弟子。玉清宗在乾雲大陸,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修行之地。

林煙兒不想錯過良機,可玉清宗又比較特殊,全宗上下唯有女子不說,更有一條人盡皆知的規矩——斷**。

欲進玉清宗修行,必先切斷**,少女身負婚約枷鎖,在被樓心月得知後,便給予其半年時間處理。

「如今半年之期已過,可這婚卻沒退掉,樓宗主怕是會啊!」林岸擔憂道。

林煙兒咬了咬唇瓣,強裝不在乎道:「即便不能進玉清宗修行,我也能去學院或是其他宗門,父親你不必擔心。」

嘴上說得輕鬆,少女也知道,這不單單是進入玉清宗修行,而是放棄成為樓心月關門弟子的機會。

那無限的修鍊資源,及來自強者的經驗指導,並非是單靠自身天賦就能彌補的。

「區區玉清宗,不進也罷!」

這時,先前沒能裝上逼的葉鼎,終於找到機會道:「不瞞林叔叔和煙兒姑娘,其實晚輩乃是百炎宗的少宗主,家父….葉河!」

「什麼?葉….?」

父女倆皆是神色一怔,表情各異。

林岸更是上前一步:「葉鼎,你剛才說你是….你是百炎宗的少宗主?葉宗主是你父親?」

「正是,晚輩不敢拿這個撒謊。」

看見未來岳父臉上的驚愕,葉鼎頓時挺直腰板,語氣鏗鏘有力:「我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待在煙兒身邊,但如今…..見林叔叔和煙兒因一個玉清宗而傷心,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區區一個玉清宗,不進也罷。煙兒,你且隨我回百炎宗修行,我保證,百炎宗給你的資源,絕不弱於玉清宗。」

此話一出,不等少女開口,林岸頓時眉開眼笑:「哈哈,好、好啊鼎兒,叔叔果然沒看錯你,難怪你如此優秀,老話說得真好,虎父無犬子啊…..煙兒,還不快來謝謝你葉鼎哥哥?」

「我….」

突如其來的喜訊,讓少女有些愣神,百炎宗那可是不遜於玉清宗的存在,如果能進入其中…..

哪怕不是宗主的關門弟子,待遇依舊不會太差。

林岸打量着葉鼎,頗有一種岳父看女婿,越看越喜歡的感覺…..這是一條大腿啊!

….

另一邊。

姬夢幽來到炎魔教後,正巧撞見六老魔為算計自己做準備。

「這就是你們所謂與我羅剎門聯手,共同抵禦正道的決心?」

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

六位面容枯瘦的老頭聞聲,一瞬大驚失色。

「誰?什麼人?」

「羅剎女帝…..你怎麼會現在出現?」

發現來者是姬夢幽後,六老魔面面相覷,臉上皆流露出驚恐之色,貌似因心虛所致。

轟——

姬夢幽沒有任何廢話,一股強大的玄力從體內迸發,化作一股席捲蒼穹的黑暗漣漪,迅猛吞向六老魔的方位。

「等、等等女帝,這其中有誤會…..」

六老魔還試圖辯解,因為他們想不通為何露餡,明明炎魔教中只有他們六人知曉此事;

可憑姬夢幽的性子,能用拳頭說話就從不浪費口水,何況面對得還是兩個剛邁入合聖境,四個聚靈境的老魔物;

如果不被暗算偷襲,壓根兒不會對她有半分威脅。

只一剎間,整個炎魔教便被強大的玄力吞沒,六老魔連同少數炎魔教弟子,灰飛煙滅。

整個炎魔教被連同峽谷在內掩埋,玄力所產生的衝擊餘波,更是席捲方圓數十里外。

炎魔教在江湖也算一股不小勢力,可惜他們面對得,乃是乾雲大陸最為恐怖的存在。

令正魔兩道都聞風喪膽的女人,羅剎女帝。

「糟了,又忘記先審後殺了。」

等殺完人後,姬夢幽咬了咬粉唇,一張令人生畏的御姐臉上,浮現出罕見地可愛。

如今正道不斷結盟,又有屠魔之勢,炎魔教身為魔道勢力,這時候更應該抱緊羅剎門的大腿,絕不敢算計姬夢幽才對。

六老魔事出反常,必有隱情。

「那個小跟班果然有預知未來之能……哼,雖然我沒審出線索,但他肯定知道真相。」

於是,姬夢幽神念一動,通過追蹤符籙去尋秦風。

夜深人靜。

秦風跳進清涼的湖水,痛快地洗了個涼水澡,他沒穿衣服就走上岸:「哈哈,老子終於擺脫劇情了,接下來,我就能好好體驗修仙世界了。」

高興之餘,秦風在空曠無人的山脈,想起蠟筆小新里名場面:「大象大象,你的鼻子為什麼這麼長…..」

「嗯?」

正隱藏在不遠處的姬夢幽,見此情形,一張宛若精雕細琢的容顏,逐漸浮上懷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