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嘩——

突如其來的變動,令所有人大驚失色,目瞪口呆。

「住手,放開風兒。」

秦家強者的腦袋如炸了弦,出言喝止,畢竟秦風是秦家的希望,不能有任何閃失。

「煙兒,你別亂來。」

林岸同樣大吃一驚,更不懂女兒的做法,今天明明是沖退婚來的,為何突然變卦。

甚至還逼秦風重寫婚書?

這是女兒嗎?

葉鼎聽見要重寫婚書,更是滿心憔悴:「煙兒你冷靜啊,我們是來退婚的,既然秦風都同意退婚了,咱們以後井水不犯河水….」

「我沒同意!」

林煙兒打斷眾人的勸阻,一柄劍懸於秦風肩上,銀牙緊咬:「秦風,你給我重新寫一份婚書,否則…..我先殺你,再自殺於你陪葬。」

「咱們做一對亡命夫妻!」

「不是大姐….」

聽見這話,秦風人麻了;

什麼鬼的亡命夫妻?

他話還未完,就被氣急敗壞的林煙兒打斷:「你以前喊我煙兒,現在卻叫我大姐?你有種再喊一個試試?」

「不是我…..」面對那抖動的利刃,秦風慫了,他吞了口口水道,「煙兒、煙兒….我求你冷靜點。」

「你聽我說啊,我意識到以前追求你,給你帶來了很大麻煩,我道歉,現在我想將功補過…..而且我是真配不上你….你爹他們都是過來人,肯定不害你的,你有更好的選擇,咱們就好聚好散,行不行?」

言語間,秦風悄悄伸手去移劍刃,試圖從肩上挪開。

一柄劍懸於肩上,你知道這對一個穿越新人,是多大的心理傷害嗎?

唰——

少女手腕一抖,將劍從秦風脖子的右側,移到了左側,寒聲道:「你糾纏了我三年,現在一句配不上就打發了?你當我林煙兒是揮之即來、喝之即去嗎?你到底寫不寫?」

「我….」

感受到少女濃烈的殺機,秦風心裏直呼媽賣批,哪個苟作者塑造得這種無腦女主?

我都這樣認慫了…..她還不肯放過我一個反派?

你寫這種小說,難怪你撲街!

無奈之下,秦風只能朝林岸、葉鼎等人,投去求助的目光——主角,我是反派,你快救救我。

快把女主從我身上拔出去啊!

眾人心中的震驚,絲毫不亞於苦逼的秦風;

誰也不傻,此刻都能看得出,真正想退婚的人,竟然不是林煙兒,而是秦風。

分明是林煙兒在糾纏秦風啊!

好傢夥,婚書被撕破了,居然還威脅秦風再寫一份。

到底誰追誰啊?

「煙兒,你幹嘛要讓他寫婚書….」

葉鼎氣得蛋疼;

明明說好來退婚的,你怎麼還求上婚了?

一直被葉鼎慫恿的少女,此刻也來氣了,厲聲道:「我跟秦風的婚約,關你什麼事?你一個外人,怎麼總要插手我們自己的事?你管好自己不行嗎?」

「煙兒,我不是要插手….」

葉鼎被懟得啞語,還沒想到如何緩解尷尬;

少女補刀道:「我就算跟秦風沒有婚約,我也不會嫁給你得,誰要阻止我和秦風的婚約,從今往後,就是我林煙兒的一生之敵。」

嘩——

此話一出,眾人再度驚駭;

「我去,難道傳言是假的….其實林煙兒喜歡秦風大哥?」

「現在看來好像是這樣,而且是秦風看不上林煙兒。」

「旁邊那個叫葉鼎的,難不成是林煙兒的追求者?他長得這麼平平無奇,誰給他的勇氣?」

不愧是主角,葉鼎立馬被嘲諷上了,當然,也讓他看向秦風的眼神愈發怨恨…..

顯然仇都記秦風頭上了。

還有沒有王法啊?

秦風人麻了,本來刻意避免與主角結仇的,現在莫名其妙被主角記恨上,這哪兒行?

秦風趕緊亡羊補牢:「不對不對,煙兒,我覺得你這話不對,你看哈,葉兄他儀錶堂堂,天賦超群,想必家庭背景也不一般….我秦風跟他相比,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要我說,你們倆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你聽我的,你給葉兄一次機會,成親時我隨份子,等生孩子我再補個大的,好不好?」

「額?」

本來正對秦風恨之入骨的葉鼎,茫然地眨了眨眼,他在撮合我跟煙兒?

我在他眼中這麼優秀?

葉鼎顧不上這麼多,眉開眼笑道:「煙兒你看,連他都這麼有自知之明,你放心,今日你與他退婚後,我保證從今往後沒人能欺負你…..」

「….」

林煙兒無心聽葉鼎的承諾,望着秦風的眼神透出失落;

三年來,一直對自己無微不至,猛烈追求的秦風,如今居然撮合別人跟自己在一起?

林煙兒道心破碎,一腳踹向秦風的屁股:「你特么的秦風,我是你的女人啊!」

嘩——

瞧見一向端莊有禮,乖巧優秀的少女,居然爆起了粗口,秦、林兩家人皆是目瞪口呆。

此刻,少女渾然顧不上形象,咬牙切齒道:「你這麼想讓我跟他在一起是吧?好,我現在就告訴你,沒門!」

「不管你以後什麼樣,你不能動我就在上面,你能動我就躺着…..總而一句話,老娘這輩子非你不嫁了,即便你死了,我也要給你守一輩子寡,絕不會考慮葉鼎一刻。」

少女早已氣急敗壞,即便搭上自己的一切,也要讓秦風不如意。

秦風:「???」

眾人:「???」

「秦風,你敢算計老子…..」

這時,葉鼎也氣急敗壞地跳了出來,他突然反應過來,秦風剛才的話明褒暗貶,一下切斷了自己和林煙兒的未來。

好惡毒的手段!

「我操….」

秦風心態也崩了。

不是,反派就要被槍指着嗎?

身為主角,你怎麼能血口噴人?

咻——

眼看鬧劇越來越大,林岸瞅准機會,一個跨步上前奪去了女兒的佩劍;

見狀,秦風找到逃命機會,二話不說就朝外面奔去。

「秦風,你給我回來…..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少女本想追出去,奈何被父親制止。

「這秦家不能回來了。」

聽見少女的聲音,秦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光是今天與對方的接觸,就讓他頭皮發麻。

果然,反派不適合接近男女主。

而且,那個煞筆主角,為什麼總能找理由恨上我…..焯,老子明明也沒幹什麼喪盡天良的事啊!

「正巧趕緊走,免得給女帝當狗腿子。」

秦風忙加快腳步,逃離嵐城;

在這本多融合小說中,秦風不光是一個必死反派,還是本書最大反派女帝的狗腿子,俗稱跟班。

按照劇情發展,秦風被退婚的第二天,就會救下受傷的女帝,從此成為女帝的走狗;

處處與主角陣營敵對….

當然,秦風只是主角成長路上的墊腳石,從來都占不到便宜,即便有反派女帝的庇護,依舊難逃死亡的結局。

「只要我今天離開雲城,就不會遇見女帝,就不會照劇情發展了。」

秦風享受欣慰,殊不知,他的心聲早被一位女子聽見:

「女帝….他指得是我?又說明天會遇見受傷的我….難道是因為我去炎魔教?」

姬夢幽嬌容變幻,好奇心驅使她跟上了秦風,又保持着不被發現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