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反派跟班被女帝讀心後我插翅難逃 第2章_伊小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嵐城,秦家。

秦風打了個冷戰,只覺身體被掏空。

快速接收湧入腦海的記憶後,秦風心裏直呼媽賣批,自己居然穿越到一本多融合的玄幻小說。

還是一個必死反派?

而且今天,他一個反派居然要被退婚?

還有沒有王法?

還有沒有法律?

別的小說都是主角被退婚,這本小說卻另闢蹊徑,讓一個反派被退婚,難怪那苟作者沒有大神之姿;

你都不會噁心讀者!

「秦風,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秦風面前站着一位明眸皓齒,活色生香的少女,她一張白皙無瑕的俏臉,宛若精雕細琢的工藝品;

實在美得不可方物。

但此刻,少女美眸中透出了厭煩,尤其雙手環抱的姿態,寫滿了對秦風的抗拒。

畢竟,面對着糾纏自己三年的人。

少女名叫納蘭嫣….呸,名叫林煙兒,不光有一副好看得皮囊,更是嵐城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少女。

除此外,還是秦風的未婚妻。

只可惜,這段關係說難聽點,就是為主角打臉秦風設計的鋪墊,用秦風當三年舔狗的痛苦,襯托主角一登場,就抱得美人歸的反差爽。

這橋段也配叫文?

瑪德,這是在羞辱讀者的智商啊!

不過秦風以前是屌絲,他愛看。

但當發生在自己身上,秦風恨不得把那個苟作者千刀萬剮,反派也是人啊,憑什麼要被編排?

且今天被退婚打臉的戲碼,都還算輕的,往後的日子,秦風更苦逼,雖然他沒有….

簡而言之,他的存在就是為男女主的感情當踏腳石;

甚至是潤滑液。

簡直狗血到家了。

身為穿越者,秦風當然不能接受,好在知道後續劇情,他處於上帝視角,倒也能改變必死局面。

於是,秦風立刻做出決定,這婚誰不退,誰是狗!

秦風看向林煙兒,因為三年舔狗記憶,讓他對少女毫無好感;

念及得罪男女主又沒好處,秦風還是強忍着不悅,道:「柳姑娘說得對啊,這婚確實該退了。」

「你再糾纏也沒用…..嗯?」林煙兒正下意識以為,秦風又在哀求自己,可她話還未完,突然聽出了不對勁,「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柳姑娘你說得對啊。」

「我姓林!」

林煙兒登時**起伏,被秦風舔了三年,她的傲嬌早已深入骨髓,而且在她的認知中,誰都可以喊錯自己名字;

唯獨秦風不能!

但林煙兒沒心情跟秦風爭吵,挑明道:「今天我一定要跟你退婚的,你聽明白沒有,不同意也沒用。」

「我聽懂了,我同意啊,走,咱現在就去通知大家。」

秦風知道林家人也來了,就為等林煙兒通知完自己,自己一路哀求到正堂,在所有人面前丟臉;

順便被那個姓葉的主角打臉。

焯!這戲碼,秦風說什麼也不走;

這婚必須退!

且要高高興興得退,絕不結仇、絕不給那沙比主角裝逼的機會。

相反,瞧見秦風一反常態,甚至還有幾分迫不及待的樣子,林煙兒腳步沒動,而是懷疑聽錯了:

「你有沒有聽懂我說什麼,我說,我要跟你退婚,明白嗎?」

秦風鄭重點頭:「我當然明白了,其實像柳姑娘….呸,是像林姑娘你這麼優秀的天之嬌女,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又心地善良,天賦超群….世間能有幾人配得上你?我秦風何德何,值得你下嫁啊?」

「不過好在,我秦風很有自知之明,與其耽誤林姑娘的大好前程,餘生心懷愧疚,還不如解除長輩門胡亂定下的婚約,今後咱們就做個朋友、做不成朋友也沒事….這樣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秦風一副深明大義,善解人衣地表態。

「你…..」

這一席話,差點兒沒把林煙兒的cpu干燒。

來退婚前,她曾幻想過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哪怕會與秦家撕破臉,她也都想好了應對之法;

可唯獨沒料到,秦風竟會答應退婚。

而且看上去還這麼迫不及待?

追了自己三年,現在說退婚就答應,他甚至都沒有多說一句……

那你追我三年算什麼?

下一刻,林煙兒想到什麼,抬起白皙的下巴:「秦風,欲擒故縱對我沒用的,我知道你一時很難接受,但我們的確不合適,我希望你能….」

「啊對對對,我們不合適,誰說合適,誰特么就是煞筆。」

不等少女說完,秦風都沒耐心了。

這婚能不能快點退啊?

你知道一刻不退婚….我心裏有多擔心掉進狗血橋段嗎?

「???」

望着秦風大步而去的背影,少女卻是傻眼,恍若做夢。

追求自己三年的秦風….他怎麼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秦家正堂。

兩撥人馬足有三十人,還不算外面看戲的,但這麼多人的場面,氣氛卻是靜得可怕。

「林叔叔,我去找一下煙兒。」

一位青年打破沉默;

他叫葉鼎,並非林家人,前段時間偶然間救下歷練的林煙兒,所以目前暫住林家。

今日能一起來退婚,足以證明,葉鼎在林家人心中的分量,其實這場退婚,也多虧了葉鼎的煽風點火,理由是看不得林煙兒一位天驕少女,將後半生葬送在一個只顧兒女情長的紈絝子弟身上。

偏偏這林家家主,林岸,還很欣賞葉鼎。

「也好。」

林岸剛沖葉鼎點頭,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不必了,我們已經來了。」

秦風走起路來帶風,步伐中透出即將解脫的輕盈,就像風一樣的男子;

他撇了眼葉鼎,便猜到這是主角——

真實身份是百炎宗宗主之子,遊歷江湖時發現林煙兒,見色起意,遂跟蹤兩日後,設計一段英雄救美…..

Tui!饞女人身子的下賤貨,也配當主角?

「風兒,你先迴避吧。」

這時,坐於正堂主位的中年男子開口,此人名叫秦甄,乃秦家家主,亦是秦風的伯父。

小說設計秦風父母早亡,但因反派身份,並沒有那些被嘲諷的橋段,而且他天賦不錯,一直是同代人中的佼佼者;

可以說,秦風除了喜歡舔林煙兒外,幾乎沒有缺點。

秦甄等長輩紛紛開口,想讓秦風迴避一下,怕秦風難以接受,畢竟以前大家都知道,秦風有多麼喜歡林煙兒。

但今時不同往日,秦風含笑搖頭:「不必了伯父、叔叔們,我跟柳姑娘….呸,我跟林姑娘已經談妥了。」

秦風話音還沒落下;

林煙兒就已跟來,自然聽見了秦風又喊錯自己名字,本就憋一肚子氣的她,朝秦風投去嬌嗔的目光。

三年都沒喊錯過自己一次,今天卻喊錯三次….你故意的是吧?

這一幕恰巧被葉鼎捕捉,立馬開口:「煙兒,秦風是不是不肯退婚?」

不等少女開口,秦風搶先道:「不不不,我非常樂意退婚,這婚誰不退,誰不是親娘養的。」

嘩——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倒吸涼氣,紛紛傻眼。

秦風居然答應退婚了?

秦風喜歡林煙兒的事,壓根不是什麼秘密,自從三年前定下婚約,他就再無心修鍊,整日跑去林家獻殷勤….

無論碰壁也好,被林煙兒當街呵斥也好,秦風都只是笑笑不予反駁…..可以說,世間男子深情共十斗,秦風就獨佔十二斗;

其餘男子倒欠兩斗。

所以這同意退婚一出….可想而知,不光女人連男人也受驚了。

「風兒,你同意退婚?」

秦家人先是震驚,後又神色複雜。

答應退婚,怕是聽了不少心碎的話吧?

林岸則與秦家人的心情相反,頓時喜出望外,看向女兒詢問:「煙兒,此話當真?」

面對眾人投來熾熱的目光;

林煙兒本欲頷首承認,但見秦風一臉的春風得意後,就好像跟自己退婚,他終於逃離魔爪了一樣;

再聯想到今天對方的表現,搞錯自己名字三次…..

這就是你追我三年的心意?

忽然間,林煙兒退婚的慾望,就像三更半夜被叫起來的男人,壓根兒硬不起來,叛逆道:

「誰說我要退婚了?我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