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一點的從他的身上找出來。

「將軍我們已經到了。」

隨着張震的話語襲來,李除天緩緩地睜開自己那雙疲憊的雙眼。

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到達了目的地,今天晚上還不知道會面臨著什麼樣的血雨腥風。

「我知道了,接下來我會步行回去的,你們先待命。」

留下這樣的話,李除天就依然行色匆匆地離開。

自己的兒子李文是個什麼樣的狀態,還不盡知曉。

雖然他知道在自己妻子林予柔那裡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可一想到剛才丈母娘的那個神色時,難免有一些擔憂。

「女兒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和他在一起,你看他要什麼沒什麼,還帶了一個拖油瓶給你,以你的條件嫁給誰不好,偏要嫁給他。」

才剛剛走到門口,就已經聽到了那魑魅魍魎熟悉的聲音。

只見李除天的嘴角閃過輕藐。

隨後用着最大的力氣將房門打開。

突然的走進房門,對於剛剛還坐在客廳裏面的母女倆來說,並沒有任何多的驚奇。

只是自己丈母娘的臉上多了一絲厭惡的感覺。

「你還知道回來呀,不要臉的臭東西,還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詆毀的話語傳來,但是對於這一切他早就不以為然。

今天他並沒有給自己丈母娘任何好臉色,相反還讓他在剛剛的家族聚會上盡丟臉面。

林予柔沒有任何的話。

手中削蘋果的動作也沒有任何的停止。

「我在跟你說話,你難道真的聽不到嗎?什麼時候你的脾氣變得這麼大了?」

徐倩的話語再次傳來。

她最看不得的就是自己這個一無所有的女婿在自己的家裏面為虎作威。

一想到今天家庭聚會的場景的時候,徐倩的臉上就更加的氣憤,不僅如此,還站起身來朝着李除天所在的方向走去。

她要做的就是將今天自己所受的所有屈辱在這一刻找出來。

對於自己的這個女兒本就沒有任何的感情,而今天出現在這裡也並不是一個意外,只是他刻意來到這兒,為的就是給他一個教訓。

「你耳朵是聾的是吧?」

罵罵咧咧的,說著這樣的話,卻用着自己平靜的姿態走着。

對於她的靠近,李除天並沒有在意。

在軍隊裏面呆了六年,不管是身手還是靈敏,反應度都比以前要強很多。

殺氣一下襲來,而李除天一個轉手,便一巴掌地再一次打在了徐倩的臉上。

火辣辣的感覺一下襲來,就連她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

她沒有想到這個男人速度如此之快,還沒有等他從剛才的那種角色當中走出來,就已經被當頭一棒。

徐倩捂住了自己那滾燙的臉龐。

眼神裏面滿是厭惡。

「我警告你從這裡給我滾出去,要不然今天我可能會讓你毀容。」

只是冰冷的話語,卻不知為何多了一絲冷麗的氣息,竟然讓他自己都有一些不知所措。

按理說眼前的這個男人無非是自己家裏面的上門女婿,但是現在反客為主好像是他的不是一樣。

就連林予柔自己都被那一巴掌徹底的驚醒。

剛才還在手裏面的蘋果也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