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漉言席浩塵小說》 第15章

《杜漉言席浩塵小說》 第3章

輪椅軋過沙土,也像壓在我的心上。我看着席浩塵的背影,眼眶發酸,險些就要把那個藏在心底兩年的秘密大聲喊出來——在那場車禍里,失去重要東西的人不止他一個。…《杜漉言席浩塵小說》第15章免費試讀毋庸置疑,我那出去旅遊的家人回來了。我走回自己家的大院,剛靠近宅門,就聽沒關緊的門縫裡傳出客廳里幾人的說笑聲。我正想敲門進去,這時,卻聽我弟弟杜景翊問:「我二姐呢?不是說席先生同意讓她回來了嗎?」回答他的是我的姐姐杜明詩:「聽說在席家住着,和以前一樣,好像家裡虧待她一樣,就是不喜歡回來。」我想敲門的手停在半空,兩年沒見的想念在這一刻都變成了可笑。我一個人在國外待了兩年,他們沒人關心我過得怎麼樣,而是說我和家裡離心,說我不願意回家。到底是我不想回家,還是他們不想讓我回家?如果不是他們把我一次次遺忘,我會沒辦法去席家借宿嗎?心口又澀又疼,我頂着大太陽站了很久,到底還是收回手轉身離開了杜家。卻不想走出院門就看見席浩塵。讓我意外的是,他又坐回輪椅,彷彿我看見他站立的畫面只是一次幻覺。因為他出現的太猝不及防,我沒能及時掩藏好臉上失落的表情。他微抬着?d頭看我,像是要說出安慰的話——以前我在家裡受了委屈,他都會安慰我的。「你……」我看着他薄唇輕啟,飛速地打斷他:「我沒事,真的。」席浩塵停頓了瞬,然後再次開口把話接著說完:「你回冰島吧。」我怔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回冰島?這次又是因為什麼?因為我不願意把自己的作品給步月歌?還是因為我發現了他的腿根本沒事?席浩塵看我的眼神,就好像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的心驟然像被捏緊,呼吸都變得艱難。我握緊手,沉默地緩了緩疼,才再次開口:「我不願意。」席浩塵的臉色毫無意外的冷沉下來。這在我預料之中,畢竟從前的我對他言聽計從。但自我從冰島回來後,我就三番兩次的對他的「命令」表示拒絕。我避開他鋒利的目光,堅持着重複了一遍:「我不願意。」耳邊安靜幾秒,傳來席浩塵漠然的聲音:「你沒得選。」而後他就轉身離開。輪椅軋過沙土,也像壓在我的心上。我看着席浩塵的背影,眼眶發酸,險些就要把那個藏在心底兩年的秘密大聲喊出來——在那場車禍里,失去重要東西的人不止他一個。還有我。那個只有六周的小生命,還沒來得及被任何人知曉,就無聲無息的死在了那場車禍里!我沒選擇把這件事告訴席浩塵,就是不想讓他在失去腿的時候更傷心。我一個人忍着兩份痛苦,我甘願在冰島一個人贖罪。可現在我才終於看清,席浩塵根本沒有在乎過我。他也不會在乎那個孩子,這個秘密也沒有說出口的必要了……小腹又好似兩年前那般隱隱刺痛。我抬手擦掉臉上交錯的淚痕,這時,身後突然傳來少年譏嘲的聲音:「二姐回來了,怎麼不進來?歡迎回家啊,哈哈。」歡迎回家,回哪門子家?我收起所有情緒,儘管再不願意,還是轉身看向杜景翊。十八歲少年身形頎長,但在父母的驕縱寵溺下,他站沒站形坐沒坐相,活像哪個街頭的小混混。我懶得理他的陰陽怪氣,越過他就要走進家門。可就在擦肩而過時,他突然向前伸出腳。我看見了,並且沒有停下,而是狠狠踩在了他的腳踝上!「啊——」杜景翊整個人跳起來,臉上看好戲的表情變成扭曲的痛苦:「杜漉言你瘋了吧?你想把我踩瘸啊?!」他從小就是這樣,一口一個二姐叫着,卻時不時就找機會欺負我。我忍得夠久了。「瘸了也是你活該。」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太狠厲,杜景翊愣在了原地。而聽到他的叫聲,我那愛子如命的父母立馬跑出來:「兒子你怎麼了?」杜景翊這才回過神,忙指着我告狀:「二姐剛才踩我!媽,你看我腳腕都紫了!」我媽不由分說,疾言厲色地沖我喊:「杜漉言,你怎麼剛回來就欺負你弟弟?馬上給你弟弟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