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漉言席浩塵》 第3章

《杜漉言席浩塵》 第1章

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不過是一個出名的機會,你想要,我也可以給你。」他雙手交疊放在身前,語氣不以為然,「你和她搶什麼?」他的態度就好像在解決兩個小女孩搶一個洋娃娃。…《杜漉言席浩塵》第3章免費試讀而這一夜,我還是沒睡好。好像做了很多很多有關席浩塵的夢,可等夢醒,卻什麼都不記得了。「咚咚!」管家敲門叫醒了我,並送來一套職業裝。我這才想起來席浩塵要我今天去席氏報道。不用想,衣服一定是席浩塵讓人準備的,因為三圍尺碼是我兩年前的數據—這衣服兩年前的我穿一定很合適,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太寬鬆了。我看着鏡子里有些滑稽的自己,一時不知道席浩塵是不是真的關心我。如果關心我,為什麼會沒發現我的消瘦?可如果不關心,他也不會送來這套衣服……最後,我到底還是穿着這套衣服去了席氏集團。到十八樓的設計部,剛走出電梯,我迎面就碰上了步月歌。沒等我疑惑開口,她先朝我伸出手:「言言,歡迎你來到設計部。」那主人派的模樣讓我很不舒服。我皺起眉看她,故意忽略了她的手:「你為什麼在這兒?」步月歌倒真不覺得尷尬,收回手後嘴角上揚:「我是設計部的總監,當然在這裡。」設計總監?這怎麼可能,她大學專業是金融,對服裝設計一竅不通,怎麼有資格做總監?步月歌卻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突然拉起我的手走進設計部辦公室,對着掛在牆上的一幅幅作品,語氣驕傲:「看,這些都是我的作品。」我下意識看向她指的方向。當看清那些作品時,我感覺胸腔里好像瞬間被火燒一般。我猛然抓住步月歌的手將她推到牆上:「你再說一遍這些是誰的作品?!」那一張張,分明是我這兩年在冰島畫出來的心血!動靜很快吸引來一眾員工。有人拉住我,也有人去關心裝作楚楚可憐模樣的步月歌。最後制止了這場鬧劇的人是席浩塵的秘書。他將我帶到頂樓的總裁辦公室,席浩塵正在處理文件。看見他的那一刻,我心裏的憤怒化作了無數的委屈。以前不管是誰欺負我,席浩塵都不會輕易放過對方。我以為這次也一樣。「步月歌就是個小偷!那些作品都是我的,是我讓她幫我在國內投稿的!」然而席浩塵放下鋼筆,平靜的看着我:「那又怎麼樣?」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不過是一個出名的機會,你想要,我也可以給你。」他雙手交疊放在身前,語氣不以為然,「你和她搶什麼?」他的態度就好像在解決兩個小女孩搶一個洋娃娃。可根本不一樣。別的事我都能忍,可對於我的作品,我絕對不允許別人染指。我看着席浩塵的臉,第一次覺得他那麼陌生:「搶?那本來就是我的!」「她如果真有實力我沒意見,可她偷的是我的作品……你不幫我討回公道,反而還這麼維護她?難不成你真愛她愛到打算和她結婚嗎?」步家在京圈還排不上號,不管從哪方面,席浩塵都不可能真和步月歌結婚。這是我唯一有底氣認定的事情。可我怎麼也沒想到,席浩塵竟說:「我的確有和她求婚的打算。」我耳畔嗡鳴作響!這不可能,席浩塵怎麼會和步月歌結婚,他在騙我。可他是席浩塵,他想和誰結婚都有可能。「你開玩笑的……是吧?」我發出聲音的時候才感覺到嗓子發乾,像是再用力點就能扯出血來。而同時我緊盯着席浩塵,期望他說出一個「是」或者點頭。然而,他沒有回答我。他重新低下頭,翻過文件一頁:「回設計部去給步月歌道個歉。」誰給誰道歉?我有些茫然,等反應過來,手都在發抖:「她偷我作品,我還要給她道歉?我要不要再跪下來給她磕一個!」席浩塵抬頭皺起了眉。我知道這是他生氣的前兆,可我忍不住。我已經失去了親人、愛人和朋友,如果連自己的心血都保不住,那活着的意義是什麼?想到這兒,我突然就好像有了點底氣。「我不會給步月歌道歉,我沒對不起她過,是她欠我。」但下一秒,席浩塵坐着輪椅繞過辦公桌停在我面前。他一字一頓:「那你欠我的呢?杜漉言,你以為那兩年就是全部?」聽見這話,我狠狠一震。我看着男人那雙筆直頎長卻再也站不起來的腿,纏了我兩年的那個噩夢再次浮現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