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楊洵交代了劉正一些注意事項,又讓薛仁貴帶領八萬玄甲軍駐紮在北燕城內,隨後便返回了鎮北王府。

都說蔡文姬博學多才,還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楊洵還真得見識見識。

剛回到鎮北王府,楊洵便看到院子中站着一位老者和一名身着青衣,十七八歲的絕色女子。

老者楊洵認識,是這鎮北王府的管家,名為楊三。

楊三看到楊洵,連忙迎了上來,躬身道:「少爺,此女名為蔡文姬,是王府新來的侍女。」

楊洵點點頭,這才打量起蔡文姬來。

此女秀靨香嬌玉嫩,肩若削成,腰若約素,一雙比桃花還要媚的眼睛勾人心弦,頭挽飛星逐月髻,一顰一笑皆動人心魄。

果然是世間少有的美人啊!

蔡文姬連忙上前行禮道:「奴婢蔡文姬,見過王爺。」

「免禮,以後你就跟着本王吧!」

楊洵雖然激動,但也不失王爺的風度,將蔡文姬扶起來後便大步走進了書房。

蔡文姬緊隨其後,並在進入書房後關上了書房的大門,隨後站到了楊洵身邊。

楊洵也沒在意,隨即找出北燕的布防圖便看了起來。

北燕乃一州之地,下轄八郡一百零八縣,兵力加起來一共三十餘萬。

除了在南疆戰死的那十萬鐵騎,以及趙正雄帶領的三萬叛軍,還剩下二十萬駐紮在北燕境內。

不過這二十萬大軍乃是北燕各地的守軍,輕易調動不得,特別是邊塞重鎮,更是要防禦北方的匈奴。

原本楊洵還想看看能不能再湊一支十萬人的軍隊,可看了布防圖後,心頓時涼了一半,同時也心生警惕。

北燕腹地的城鎮自然是沒有多少兵馬的,大部分守軍都集中在邊境的五座城池。

其中天門關就不說了,與其相連的水澗關,天遙關也各有三萬兵馬,另外兩座邊境城池飛將關和天劍關則是有兩萬五千兵馬。

這些關卡的守將可都是便宜老爹手下的驕兵悍將啊,難免他們其中會有人像趙正雄那樣擁兵自重,將北燕軍變成他自己的私軍。

北方匈奴虎視眈眈,如果真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導致邊境不穩,自己這個新任北燕王做什麼事都將被束手束腳。

可楊洵又不能拿了他們的兵權。

這些將軍都是北燕的功臣,如果貿然拿了他們的兵權,他們很有可能會狗急跳牆,像趙正雄一樣謀反。

楊洵雖然不怕他們謀反,可到時候誰來駐守邊疆?

一旁的蔡文姬見楊洵將除了天門關外的四個邊境關卡都圈了起來,歪着腦袋想了想,隨後眼睛一亮。

「王爺可是擔心這四關守將會擁兵自重,不服王爺,卻又沒理由拿了他們的兵權?」

楊洵點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蔡文姬,這丫頭果然不簡單啊,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蔡文姬微微一笑,繼續說道:「王爺可以讓這四關守將互相換防,換將不換兵,這樣便可消除隱患。」

此話一出,楊洵當即一拍桌子,秒啊!

這一招雖然是宋朝的玩法,最終讓宋朝的軍隊將不識兵,兵不識將,戰鬥力大大下降,但對現在動蕩不安的北燕來說卻很合適。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等北燕的政權徹底掌握在自己手中,楊洵肯定是不會走宋朝的老路的。

其實換將不換兵也很好理解,比如說可以將水澗關的守將調到天劍關去當守將,把天劍關的守將調到天遙關去,以此類推,而四關守軍不動,維持原樣。

這樣一來他們手中的兵權雖然還在,但手下卻不是原來的那一批人了,既防止了他們擁兵自重,將北燕軍培養成他們的私軍,又避免了強行收回兵權致使他們造反的風險。

自己手握十萬玄甲軍,有玄甲軍的震懾,只要做的不是太過分,他們應該不敢有異動。

他們換防後便失去了原先部下的支持,到時候再慢慢收回他們的兵權不是易如反掌嗎?

內部穩定了,楊洵便可放開手腳來大幹一場了!

畢竟這系統可是爭霸系統,楊洵想要變得更強,就得不斷征伐,通過殺敵來獲取積分!

想到這,楊洵當即打開了剛剛抽到的電子地圖,開始查看起地圖上的礦脈資源來。

楊洵現在可謂是缺錢又缺人,以楊洵現在的實力,是不足以南下征討平南王的。

再加上剛剛又下令免除北燕一年的賦稅,得想辦法弄點錢才行,不然這十萬玄甲軍都養不活!

什麼辦法來錢最快,那自然是搶了!

就在這時,發現匈奴境內居然有數個大型金礦!

這特么真是瞌睡來了就送枕頭!

匈奴與北燕可謂是世仇,征討匈奴不但能賺取積分,穩定北燕的大後方,要是能拿下這幾個金礦,錢就不用愁了!

楊洵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必須想辦法跟匈奴干一仗!

……

三日後,大乾皇宮,青鸞殿。

一名女子站在大殿**,看着二十來歲的模樣。

女子身着紫金龍袍,雅緻的玉顏上畫著清淡的梅花妝,一雙美眸滿是冰冷。

在她身旁躺着一名身穿官服的老者,老者身上還插着一柄七星寶劍。

「吳相,我皇弟犯下滔天大錯,如今被賊人所擒,朕身為先帝長女,自當扶大廈之將傾,穩固我李氏祖先辛苦打下的江山!俗話說國不可一日無主,這個道理你怎麼就不懂呢?」女子不屑地看向老者,冷冷地說道。

「女子稱帝乃是大逆不道,你……」老者奄奄一息,眼中滿是憤怒。

還不等老者說完,女子便打斷道:「我李氏一族人丁凋零,剩下的皇弟中最大的也不過九歲,心智未熟,不堪大用,自應由我來掌管這天下!」

「女子誤國,我大乾必亡啊……」老者眼中閃過一抹絕望,沒了動靜。

女子咬了咬牙齒,她沒想到老者到死都還在反對她登基。

女子名為李妙音,是老皇帝的長女,小皇帝李遷的親姐姐。

自從小皇帝被平南王捉住後,李妙音便站了出來,以國不可一日無主為借口登基稱帝。

在這樣的封建社會,女子稱帝自然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當即便有不少大臣站出來反對,其中以當朝丞相吳科為首,而吳科便是李妙音身旁剛剛咽氣的老者。

就在這時,一名老太監匆匆跑了進來,看到大殿內吳科的屍體,也是微微一愣,隨後便跪到李妙音面前。

李妙音瞥了一眼老太監,走到龍椅前緩緩坐下,開口問道:「前方戰況如何?」